《烽火》

第拾陆章 早朝

类别:历史穿越 作者:墨言 本章:第拾陆章 早朝

    西周首都──镐京

    王城里,早朝的大殿之上。

    文武百官排列整齐的站立着,等着宝座上那个打着哈欠伸着懒腰君临天下的幽王发话。

    「有事早奏,无事退朝。」幽王慵懒地斜躺在王座之上,说:「寡人待会儿还得到後g0ng去陪丽妃下棋呢,忙得很!」

    完全就是一副觉得上早朝这种事又麻烦又无聊的样子。

    堂下众臣各个你看我、我看你,明明才一上朝而已,大王就说了「无事退朝」四个字,害得众臣即使有本要奏,也不知道该不该奏。

    「大王,臣有本要奏。」终於,众臣中有人朗声说道。

    随着众人的眼光看去,说话的人原来是褒国国主,褒珦。

    「什麽事?讲!」幽王。

    「启奏大王,」褒珦走上前来,说:「关於前些日子赵叔带被免职一事,臣以为还可再议。」

    赵叔带也是当朝的大臣,日前只因劝谏幽王必须重视岐山连续发生了两次的地震而触怒幽王,被幽王削职免官、降为庶民。赵叔带从此对幽王这个君主失望透顶,於是决定举家老小包衭款一款搬到晋国去,不愿意继续待在镐京。临走前甚至还呛了幽王一句:「危邦不入,乱邦不居。吾不忍坐见我朝有麦秀之歌!」(注:麦秀之歌为商朝箕子所作。箕子感叹商纣王因为不听劝谏而导致灭国,在某日路过殷商故都时,触景伤情而写下的歌,歌词为:『麦秀渐渐兮,禾黍油油。彼狡童兮,不与我好兮!』)

    褒珦觉得赵叔带实在是个不可多得的良臣,无论如何必须留住他,因此大着胆子再度对幽王提起此事。

    一听到褒珦又提起「赵叔带」这个名字,幽王就有点不高兴,说:「赵叔带老是拿些洪水啊、地震之类J毛蒜皮的小事来烦扰寡人,难道不该被免职吗?」

    「将赵叔带削为平民,已然是大王法外开恩、刀下留情了,你怎麽不感恩戴德,反而讨价还价呢?」一旁的虢石父听到幽王这麽说,立刻油嘴滑舌的cHa上这麽一句,好表明自己是站在幽王这边的立场。

    褒珦却全然不理会虢石父,迳自说道:「暂且不说别的。岐山守臣连续两次来报,泾、河、洛三川地震。川流俱竭,岐山复崩,压坏民居无数。赵叔带只是认为此事非同小可,对大王稍作提醒,其本意出於良善,即使再怎麽冲撞了大王,也不应当将他罢官免职啊!再说,山崩川竭,其象为高危下坠,脂血俱枯,乃国家不祥之兆。这怎麽会是J毛蒜皮的小事呢?还望大王明察!」

    「山崩地震,此乃常事,有什麽好大惊小怪的?」幽王还是一副无所谓的样子。

    看来要叫这个幽王明察,大概是不可能的事了。

    褒珦知道,除非这个地震会直接威胁到幽王的身家X命,否则幽王是不可能对地震这种事情稍加关切的。不过褒珦还是决定克尽臣子的本份,Si不放弃的力谏:「昔伊洛竭而夏亡,河竭而商亡。今三川皆震,川源必将堵塞,如此便会造成河川乾涸,一旦河川乾涸,岐山必定崩塌!岐山乃大王发迹之地,此山一崩,我国难道还能安然无恙吗?」

    「大王功勳盖世,千秋万岁!岂会惧怕这小小的地震?」虢石父又开始在那边讲一些有的没的:「你如此混淆视听,究竟将大王的威严置於何地?」

    「虢公言之有理!」幽王差点就被褒珦说得接不下话了,幸好有虢石父及时的帮腔,才不至於哑口无言。

    「身为人臣最重要的是什麽?」虢石父眼见幽王支持自己的说法,洋洋得意的继续他的胡说八道:「就是要懂得讨大王的欢心,让大王高兴,只要英明神武的大王一高兴,那天底下还能有解决不了的事情吗?你和赵叔带老是拿这些小事来烦扰大王,天下又怎麽会太平呢?」

    「没错没错!」虢石父这话真是说到幽王的心坎儿里了,「所以现在的首要之务就是……」想了想,有了!「替寡人去民间寻访美nV,越多越好,越漂亮的赏金越高!至於那些地震之类的小事,就别理会了吧哇哈哈哈!」

    这真是越来越离谱了。

    「大王!」褒珦忍无可忍的大吼:「国家已然发生了不祥之兆,这是上天给我们的警示,万万不可等闲视之!大王从今而後应当勤政恤民,求贤辅政,才可望消弭天变。怎麽可以不访贤、反而去访美nV呢?」

    没想到褒珦心急之下的大吼,竟触怒了原本就不怎麽开心的幽王。幽王脸sE一变,转为Y沉,「寡人即位逾十载,还从未有人胆敢在朝堂之上对寡人大吼,你倒是第一人啊!」

    「臣不敢,臣只是一时口快……」褒珦连忙想要辩解什麽。

    「大王,」然而,虢石父却夺走了褒珦辩解的机会:「依臣看来,这褒珦早已有慢君之心,借端谤讪,望吾王详察。」

    「虢公所言甚是。」幽王点点头,不怒反笑。但褒珦却宁愿看到幽王的怒,因为这笑,是嘲笑,嘲笑褒珦即将面临的悲惨命运。

    「刚才你对赵叔带被免职一事有意见,寡人猜想,你是羡慕他可以解甲归田、过上清闲的日子吧?」

    这下惨了!

    褒珦的心脏瞬间凉了一半。

    「寡人可以成全你!但是放你回老家的话,你一定会去找你的好朋友赵叔带,一起来说寡人的坏话,那还得了!既如此……」幽王故作思考状的捻了捻胡须,然後说:「你就下狱吧!」

    「这……」不知是气还是怕,褒珦全身发着抖,再也说不出一句话来。

    「在大狱中全然不必思考家国大事,也挺清闲的不是?」虢石父完全就是一副幸灾乐祸的Si样子。

    从头到尾在朝堂上看着这一切的伯yAn父,已然是义愤填膺,简直都想要把幽王和虢石父用垃圾袋包一包拿去丢掉算了,但冷静如他却知道,此时不宜再多嘴任何一句话,否则只有自讨苦吃的份。

    伯yAn父心道:「老夫若是现在出面制止大王的行为,一定会连带被下大狱。要是连老夫都下了大狱,朝堂之上就再也没有忠臣了,那岂不糟糕!只好之後再另谋他策将褒珦救出便是。」

    於是伯yAn父只好眼睁睁的看着勇於冒Si进谏的忠臣褒珦,被侍卫一左一右的拉下了朝堂。

    「铲除异己,真是大快人心啊哈哈哈!」幽王夸张的大笑,转而打了个哈欠之後,才说:「寡人乏了,退朝!」


如果您喜欢,请把《《烽火》》,方便以后阅读《烽火》第拾陆章 早朝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烽火》第拾陆章 早朝并对《烽火》章节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