滨城奇侠

四 水井/小酒馆 之二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胡思 本章:四 水井/小酒馆 之二

    酒馆内,镇长仍继续cH0U着他的烟斗,袅袅白烟在菸斗的上方飘散,

    布兰德坐在镇长的对面,手里的叉子在餐盘上无意义的拨动食物,

    听到这里布兰德已经完全失去食慾了.

    依镇长的说法,第三位牧师几天内就火速赶来,一连两位牧师消失无踪终於让教团感觉到事态严重,

    有人说第三位牧师是教团里最优秀的菁英,十几岁便取得正式牧师资格,二十出头就爬到资深牧师的位置,虽然当时的他才三十岁左右,但大家都认为他有可能会是教团有史以来最年轻的主教候选人,而冬港镇的这件奇案正是他晋升路上最好的垫脚石.

    而这位牧师也的确很有能力,来镇上还不到三天已将镇民不安的情绪稳定下来,又过了几天就让灯塔教堂重新对外开放,除了失踪的人还没找到,小镇看起来就像是又回复到往昔一般,这位牧师也就暂时在灯塔教堂待了下来,一方面推动教堂的日常运作,一方面继续追查失踪的同僚.

    可惜冬港镇的恶梦尚未结束,几个月後镇民发觉牧师变得有些异常,原本炯炯有神的目光变得涣散,眼眶也黑了一圈,不但人消瘦了下来,有时甚至会发现他一个人对空自语,不知道在跟谁说话,这可把镇民又吓坏了,连忙把他接下山安顿,但是牧师却趁旁人不注意时又独自跑回山丘上,镇上众人觉得这样下去不是办法,於是又派人去向教团求救,结果教团还没来的及派人赶来,第三位牧师又失踪了.

    * **

    奇哥顺着河道朝源头方向一路搜寻,狭窄的水道里Y寒刺骨,青苔肆无忌惮地四处蔓延,一些小型的地底生物不时从奇哥的视线边缘跑过,尽是一些蜥蜴或是老鼠之类的小动物.

    搜索了很长一段间始终一无所获,奇哥终於失去耐X,从腰间cH0U出一卷布兰德给他的法术卷轴,集中心念後,卷轴周身开始散发出淡红sE的光芒.

    犹如彼此呼应一般,前方黑暗里不知多远的地方也亮起一小簇相同的光芒.奇哥将法力耗尽的卷轴塞回暗格里,顺手将肩膀上的光晕也灭掉,寂静的水道又恢复为原本的一片黑暗,只有远处那一点红光在黑暗中显得格外醒目,奇哥知道能够被邪物现形这道法术标示出来的都是绝对邪恶的生物,因此将短剑与匕首握在手里,蹑手蹑脚地潜行过去.

    在黯红sE的光芒里,一道沙哑低沉的声音叹息道:「这是…现形术啊,真令人怀念,好像又回到了在学院求学时的那段年轻岁月.」邪恶的生物缓缓转过身来面向奇哥,

    「出来吧,躲在黑暗里的小鬼,我知道这是你Ga0出来的,让我瞧瞧现在的後生小辈们都有些甚麽能耐.」

    奇哥依然一言不发,悄无声息的潜行到目标身後,邪物发觉无人理会,厉声道:「现在的年轻牧师连礼貌都不懂了吗!?想通过这里就堂堂正正的出来面对我!」一团青绿sE的火球出现在这名邪恶生物的手里,手臂一振火球便飞向河道上方,绿磷磷的火球在上方岩壁波的一声蔓延开来,原本幽暗的空间顿时大放光明,而奇哥在觑准了敌人丢出火球的那一瞬,狠狠地将短剑从邪物背後刺入,锋锐的剑刃贯穿了邪物的x膛,甚至在邪物的前x透出一小截剑尖,邪物吃痛暴怒,一拳挥向後方,奇哥不及将短剑cH0U回,只好松手将其留在邪物身上,扭身避开邪物的攻击.

    一丝鲜血沿着剑锋的边缘流至剑尖滴落,邪物低头看着刺穿自己x膛上的短剑,呲牙咧嘴地说:「该Si的小贼竟然冒充牧师,以为这种卑鄙的偷袭能撂倒我吗.」在青绿sE的火光照耀下,可以清楚的看到这邪恶的生物双眼满溢着疯狂的邪恶气息,身上的装扮与布兰德有几成相似,奇哥的短剑仍cHa在他的背上,他却丝毫不以为意.

    奇哥将反握的匕首横在前方,冷冷地问道:「叛教徒?」

    邪恶的牧师听见疯狂大笑,「叛教?何谓叛教?不!我只是找到了更值得我奉献一切的信仰.」一把若隐若现的牧师法杖在空气中慢慢成形.

    奇哥小心的将距离拉开,说道:「所以你背弃了原来的信仰,另外找了一名允诺你更多的新神?」

    牧师抬起下巴骄傲地回道:「在吾神的圣光照耀下,贵富贫贱的阶级将不再存在,权力将永远不再被少数贵族菁英把持,只要我荣耀祂,祂就会赐予我无上的权柄,只要我荣耀祂,祂就会赐予我永生不灭的力量.」牧师伸出手将凝结在空中法杖握住,

    奇哥冷笑了一声,「听起来是桩不错的买卖.」

    牧师闻言大怒,狂野的挥舞手中法杖朝奇哥攻去,狭窄的通道中奇哥没有太多空间可以闪避牧师幻化出来的致命武器,每一下重击都让奇哥几乎握不住手中的匕首,奇哥慢慢後退,利用身形与步伐躲开牧师致命的攻击,左手里的匕首不断的格挡并且寻隙反击,尽管如此,奇哥身上仍是吃了不少杖,反之,无论奇哥在这位牧师身上留下多少伤痕他都似是不痛不痒.

    牧师又是凌厉的一杖击向奇哥的左肩,奇哥飞快地以匕首挡下,藉着奇哥格挡的力道,牧师将杖尾弹向奇哥右侧脇下,奇哥手中兵器来不及回防,只好曲起右臂y吃一记,这一杖痛彻入骨,奇哥也藉着这一击的力量向左滚开,距离一拉开,双方又在狭小的通道中形成对峙的局面,两人慢慢地绕着圈子都想要找出对方的破绽.

    奇哥突然开口说道:「我一直没办法理解信仰这回事,如果你想拯救世人,有没有信仰也不会阻碍你的决心,如果你想征服世界,有没有信仰都不足以撼动你的意志,既然如此,为什麽非得找个神抱着,难不成是因为缺乏母Ai?」

    牧师咬牙骂道:「像你这种唯利是图的小贼,要让你理解伟大的志向,大概是白费工夫了,幸好在吾神的殿堂里也没有你的位置存在,这个问题的答案你就留到来生再想吧.」牧师又是一杖砸向奇哥.

    奇哥侧身闪过攻击说道,「那麽,让我猜猜,你的神有没有对你说,今天,你会失去双眼.」

    「你说甚麽?」牧师一下子没反应过来,脚步也缓了一下,

    奇哥不待牧师回神,冲到牧师面前高高跃起,匕首猛然往下挥向牧师的双眼,牧师立即挥杖反击,杖头以破空之势击向奇哥腹部,奇哥在半空中无处借力,只好一扭腰用别在腹部侧边的三枚飞刀稍微抵挡牧师那一杖的威力,可惜牧师的臂力惊人,一声闷哼奇哥已被击中,口中涌出鲜血,人也往上朝岩壁飞去,牧师等在下方双手紧握法杖末端,准备等奇哥落下来时给予最後的致命一击,却看到半空中的奇哥突然一个翻身,两脚朝上方的岩壁一蹬,人已窜向牧师,牧师面对奇哥这突如其来的反击已来不及挥出手中的法杖,利用这个间隙,奇哥反手cH0U出一张卷轴贴向牧师的双眼,十二道灿烂夺目的炽热yAn光由卷轴中疾S而出,牧师一声惨叫,两手摀住双眼踉跄向後跌倒,奇哥也重重摔向一旁,再也抑制不住伤势,嘴一张,一GU鲜血喷向空中.

    倒在地上的牧师知道自己虽然失去视力,但对手也同样身受重伤,只要自己先行一步治癒双眼,胜算还是握在自己的手上,心念一定,牧师连滚带爬地向後爬出数步,凝神排开两眼痛楚的g扰後,集中JiNg神开始施展医疗法术.

    倒在一旁的奇哥见状知道不妙,只要牧师恢复视力,以现在身T的状况,哪怕牧师随手一击都能置自己於Si地,奇哥咬牙顶着墙壁勉强撑起伤痕累累的躯T,一步拖着一步慢慢走向牧师.

    此时此刻双方都在与时间竞赛,就看是奇哥先出手,还是牧师的视力先恢复.

    坐在地上的牧师术法已接近完成,遭日光之轮灼伤的双眼视力也逐渐恢复,牧师稍微松了一口气,周遭的景物也一点一点地变得清晰起来,突然间一道黑影遮蔽了牧师的视线,牧师随即感觉到背後的那柄短剑被人拔了出来.

    冷冷的声音再次在牧师的耳边响起,「那麽,告诉我,你的神有没有对你说,今天,你会Si.」

    奇哥握在右手的短剑冉冉透出一圈银sE的光芒,左手里的匕首则带着一弯淡淡的月光,

    牧师的身T开始止不住地颤抖,复原的眼睛里所看到的最後景象,是两道急速划向咽喉的冷光,

    奇哥倚着墙壁慢慢坐下,严重的伤势并不是奇哥现在最烦恼的事情,跟布兰德要来的那卷圣疗之光可以勉强处理,奇哥只是没有想到这麽早就会用上,而这条地下水脉依旧深不见底,不知道接下来还会碰上甚麽魔物,这才是奇哥最担心的事,尤其是牧师口中那位不知名的邪神.


如果您喜欢,请把《滨城奇侠》,方便以后阅读滨城奇侠四 水井/小酒馆 之二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滨城奇侠四 水井/小酒馆 之二并对滨城奇侠章节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