逆流青春年代

第780章 不讨论失败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关东风 本章:第780章 不讨论失败

    小马哥表面上是很低调的,包括这些年,因为资源优势,同很多新兴企业形成合作,当然,大多是强势入股。

    例如ks这样的企业,很需要企鹅提供的平台支持。

    所以在很多互联网新贵的融资里,都能看到企鹅的身影。

    但对于不是特别关心商业市场的普通民众来说,他们并不知道企鹅合作的公司连他们自己都快数不过来了,大多都很低调。

    也只是在商圈内为人所熟知而已。

    但与其风格相反的强哥可不是低调的主,每一次叮咚有什么动作都少不了媒体的报道,还要带着老婆一同露面。

    且不说那些动作大的投资合作,即便只是小事一桩,也能造出很大的声势。

    这次也不例外,他带着老婆,组成了代表团访问了路易斯威,前脚刚进路易斯威集团的大门,视频和图片资料就在国内开始传播了。

    一时间,叮咚与路易斯威强强联合做服饰的消息沸沸扬扬。

    其实这次的高调可不是强哥想的,因为这事八字还没一撇呢,暂时只能说是投石问路,且他觉得成功的可能性不大。

    但小马哥意思是得高调,造势。

    当强哥还身在国外同路易斯威进行试探的时候,国内的声音愈热烈。

    那是一幅仿佛叮咚已经和路易斯威形成共识,只差最后的磋商的感觉。

    就像是没有意外的话,双方一定强强联手。

    所以,叮咚携手路易斯威打造华夏奢侈品品牌的事好像必将实现了一样。

    网上响起一片赞誉。

    外来的和尚会念经,国外的企业都很牛,这几乎是国内网民的通病。

    绝大多数人都觉得能和国外企业展开合作,那就是一件很牛的事儿。

    尤其当这个企业是路易斯威这样的世界大咖,就更容易让人兴奋了。

    所以绝大多数人都认为这是很长脸的事。

    当然,事实上也确实如此,能够和路易斯威达成合作,确实是一件值得称道的事,尤其对于叮咚这样的集团来说,不说堪称里程碑式的展,也一定算一件历史大事。

    所以叮咚好样的,叮咚就是强,强哥很牛,那么大的打击都没有打垮叮咚,强哥还能达成如此牛掰的合作,可见叮咚依然强势。

    网上的热闹喧嚣在持续着,更大的好处随之而来。

    叮咚的股票开始涨了起来。

    这几乎是预料之中的事情,对于上市公司来说,随便一个举动都能引起股票的变动,何况是这么大的动静呢,傻子也都知道,一旦这个合作达成,叮咚的股票肯定还得疯长一波。

    也就是说只要这事最后成了,这股票肯定要赚,只是多少的问题了。

    形成如此美好的效果,先是强哥的高调亮相,引来了围观,然后让很多关心叮咚,喜欢叮咚的人热议起来。

    同样,也离不开企鹅的运作,要是光靠网友,或许也能形成这个态势,但时间绝对不会这么快。

    企鹅之所以如此,不仅是要趁着这个机会,让大家感受到叮咚的强大,以及叮咚对服饰领域的重视,他更主要的目的还是因为他和强哥说的那句话。

    如果路易斯威有展旗袍的想法,如果他们会选择合作伙伴,那只能是企鹅和叮咚,而不是于跃。

    春城,春风总部。

    于跃、宾书、于贵洁以及安语等一众公司领导汇聚一堂。

    包括谌麒麟、王少两个原始股东也来了,他们现在都有具体的分管项目,除了偶尔和于跃的交流以外,都忙着自己的一亩三分地,像今天这般坐在一起的机会并不多。

    其实这个会议要是以往,于跃也不准备把高层都喊来的,但经过大马哥提点,他觉得是应该加重大家工作的权重了,也要尽可能的挥大家的优势。

    毕竟随着集团壮大,不能全赖自己。

    于贵洁率先介绍了会议的主题。

    “大家都知道,于总试图同路易斯威展开合作,并且在过年的时候到访了路易斯威,虽然暂时没有达成合作的共识,但我们走出了第一步,对方也展示了很强的意愿,但现在,叮咚突然造访路易斯威,显然是要和我们竞争的,于总想请大家一起探讨下接下来的动作。”于贵洁道。

    于跃接道:“不用逐一言了,咱们就一起聊聊,年会那会儿事情太多,咱们也没多少时间聊聊天,刚好借这个机会,大家有什么关于公司的想法,都可以说说。”

    谌麒麟第一个忍不住道:“咱们不是很低调么,他们怎么知道的?谁这么缺德给说出去了?”

    于跃笑道:“这个没意义了,我总不能打电话过去质问吧?”

    大家也都知道谌麒麟的意思,当然知道是谁说出去的,因为除了腾亮没别人知道这事儿。

    于跃说的也是,还要和路易斯威继续争取洽谈,总不能去问腾亮,你咋给说出去了,不但没有积极作用,还会让人家生气,那人家背地里和路易斯威说你点坏话,你这事就不好办了。

    “要不,咱们也公布消息吧。”安语道。

    见众人看来,安语又道:“咱们接触路易斯威的时间比他们早,有很多东西都可以证明,甚至可以让维尔托德个状态证明这点也行,不是有合影么,不管怎么样,得让大家知道,是春风先有这个动作的,叮咚是来挖墙角的。”

    “我赞成!”谌麒麟看着安语道:“我支持安总的意见,必须恶心他们一下,这搞得好像他们多牛一样,不管这事最后成不成,谁成了,都得让大家知道叮咚是来捡剩的!”

    王少罕见的没有和谌麒麟掐,也跟着点点头:“这样的话确实能让一些人知道叮咚的行径,不然让他们的股票这么涨下去,在旗袍这一块被落下的就更多了,应该在舆论上给他们一些打击。”

    又有人附和安语的建议,也觉得这个办法行。

    因为叮咚此举确实让春风人很郁闷,因为今天网上关于叮咚的赞誉都应该属于春风的,那感觉用历史课的话说,叮咚窃取了春风的胜利果实,没有什么比这个更窝火的了。

    而且大家知道,要是刚正面,春风比不得企鹅和叮咚,但要是论舆论战,春风还真没服过谁。

    这些年,哪个被于跃在网上怼的人最后不是服服帖帖的。

    所以这是春风的优势。

    很多人都表态了,然后众人不约而同的看向宾书,虽然很多人是股东,但大家也都知道,在公司管理这方面,于跃最信任的还是宾书,最依赖的也是他,他在管理职权上比这些股东还要厉害,所以他的观点很重要。

    宾书经过一番思考,开口道:“这也是个办法,但我觉得不是第一选择。”

    见众人目露疑惑,宾书道:“如果操作得当,确实可以恶心他们一下,但问题是咱们有证据证明咱们是过年时候接触的,那人家就不能拿出更早的证据么?如果路易斯威真的心向企鹅和叮咚,说早就有电话往来,早就探讨过这个事儿怎么办?那咱们就被动了,当然,对方可能不屑做这些东西,但还有一点,就是如果路易斯威最后选择叮咚合作怎么办?到时候大家会说,春风是先接触了,但人家没看中春风,看中的是叮咚……”

    “路易斯威不同于其他企业,大家肯定觉得这样的大公司,做出的选择一定都是英明正确的,毕竟人家那么牛,那就会给大家造成两个印象,第一,在外国人看来,在外国名企看来,春风在叮咚面前不值一提;第二,都是要做旗袍,路易斯威选择了叮咚,肯定说明人家考察之后,觉得叮咚旗下的产品更好……”

    宾书说完,众人沉默了。

    经他这么一说,众人都收起了自己之前的观点。

    宾书考虑的很长远,很周全啊!

    还真是这么回事。

    除了谌麒麟和王少这样和于跃同龄的人以外,其他高管也都是有经历的,在经济领域不说是专家,但毕竟是参与者。

    商业经营和竞争其实也经历了很多阶段的。

    比如以前,在消息闭塞,没有广告的时代,想要把销量搞上去,要和上边搞好关系,一个政策的福利就能让你拿到吃三年的单子。

    但现在,上边的因素还是有,但网络时代民众的认可度,主观意识的倾向很重要。

    就像宾书说的,一旦民众找到了一个觉得叮咚的东西就是比春风强的道理,还是说的通的,那就会导致此消彼长。

    最简单的,可能有两个人买旗袍,一个说华锦的好,一个说叮咚的好,然后就要各找理由。

    这时候如果另外一个人来一句,叮咚的东西路易斯威都看好,你还有啥可争辩的,难道路易斯威的眼光还不如你?

    就这么一句话,足以秒杀对方,然后那个人也会觉得,哦,是了,华锦的肯定不行…….

    这也是为什么,很多同样的东西,挂个好听的名头就能卖出高价钱的原因。

    有句广告词曾经被奉为经典,说不看广告,看疗效。

    说的好听,其实最扯了。

    很多人不看疗效,就看广告。

    或者说同样的疗效,还是看谁的广告好。

    在这一点来说,一旦形成这个局面,华锦的广告就是不如叮咚。

    最具代表性的或许就是两个红罐凉茶之间的斗争了。

    其实他们的凉茶特么的一个味,价格也一样,但销量却天壤之别。

    为什么?还不是看谁占领了民众心中那块高地嘛。

    一样的东西,就觉得你不好,就不买你的,怎么样?

    安语虽然被反对了观点,但都是为了公司,自然没有什么异议。

    于是,下意识的看向于跃,现他只是安静的听着,思考着,却没有说话的打算。

    她知道,于跃也为此事烦恼呢,为的就是让大家想出高招来,于是看向宾书问道:“那宾总觉得怎么办?”

    宾书闻言看了看于跃,随即道:“我觉得还是继续低调下去,咱们不还是和路易斯威能交流么,继续阐述咱们的优势,至于选谁,就交给路易斯威了。”

    按理说,作为助理,于贵洁是不该说话的,因为论职位,在座的都比自己高,看起来他们的想法也肯定比自己要全面,但她还是忍不住开口,对丈夫的策略提出质疑,道:“那路易斯威因此选择了叮咚,咱们的旗袍生意就只能望其项背了。”

    宾书听到老婆说话,心中微微不爽:“但不能冒太大的风险,咱们和企鹅这场仗很持久,现在我们遭遇了一些打击,不能让这个打击接二连三的生。”

    “可是这次输了,不就是继续生么?”于贵洁问。

    “我指的是不能让大家知道,我们一直在输,不能让大众知道我们被企鹅打击的很惨,有什么苦,得咽肚子里边。”宾书道。

    “可是,就算咱们低调,不被人知道,那旗袍生意怎么办?就被人打压?”于贵洁问。

    宾书现老婆忘了自己助理的身份了,有点像在家里一样。

    其实这事他俩在家也没少争论。

    原因是宾书不认同于跃进军服饰领域。

    而于贵洁非常认可这个操作,或许是女人的原因,女人喜欢漂亮的服饰,当然也希望自己公司来做这个东西。

    何况于跃展望的蓝图很诱人,国内奢侈品品牌,啧啧,多赞啊。

    所以,此刻两人的态势只是在家的一个缩影而已。

    宾书避开老婆看了眼于跃,犹豫一下,道:“我觉得,如果路易斯威最后选择了叮咚,那咱们就认了,干脆退出服饰领域,把精力集中在其他地方,还有很多产业大有可为,比如智能汽车,或者其他人工智能领域,都不错的,哦对了,我觉得智能家居这一块非常好,家这个概念始终是最深入人心的,智能家居这个时代注定会到来,这个市场潜力巨大,我觉得咱们可以提前布局。”

    于跃闻言眉头一挑,这话没错,家这个概念确实对国人来说非常深刻。

    就像乔迁要办酒一样,就像自己老家那边新盖了房子要放炮一样。

    就这一点来说,和西方单纯的追求居住的舒适还不一样。

    而智能家居,确实是必然的趋势。

    事实上现在很多富豪的家里都是这样的,非常高科技。

    只是普通老百姓还承受不起。

    但注定有一天是会承受起的。

    就像电话小汽车一样,最先是属于富豪的,但现在,谁家还没有车,还没有电话呢。

    “这个很好啊,可以重点考察,列入计划,但和服饰领域不冲突。”于跃道。

    “咱们现在的资金虽然谈不上紧张,但也不充裕啊,服饰领域如果不能有什么突破性的进展,及早抽身还是好的。”宾书道:“而且,咱们要是败了,盈利的空间就更小了,那点收益,都不如搞个电影来着,那还有什么意思呢?”

    “宾总,我们今天是讨论如何争取胜利,而不是失败之后怎么办。”于跃道。

    对于很多与会者来说,这还是他们第一次听到于跃用颇为不爽的口吻和宾书说话,都觉得紧张的不行。

    宾书也明显感受到于跃的心思,赶忙闭嘴点头。

    “还有,胜败是常事,我是可以接受的,但我希望大家不到最后一步,不要轻言失败和放弃,我知道,宾总是为了公司的利益,觉得与其把钱花在这个上边,不妨找点来钱更快的买卖,作为宾总,这个想法是没错的,因为他的目的就是给公司创造收益,但我要声明一点,在座的有咱的股东,我也不介意直说,咱们不是上市公司,不需要对太多人负责,所以我们不是一切都向钱看的。就旗袍这个生意,我知道不算什么好的项目,但还是要做,除非做不下去了,非放弃不可了,那咱们就放弃,但只要有运营下去的可能,都要坚持,因为我就想打造一个奢侈品品牌,我就是觉得旗袍这东西好,甚至,就算叮咚和路易斯威合作了,我暂时也不会放弃这个生意,我相信也还是有机会实现这个目标的,奢侈品这东西,肯定不是一朝一夕形成的,我愿意为他付出十年,甚至二十年,无所谓,所以轻易放弃这个事就不要再说了。”于跃道。

    宾书这下干脆就不说话了,因为也没什么可说的了,要说想法有,但办法是真没有。

    虽然没有想到太好的解决办法,但还是达成了一个共识,就如宾书所说,继续跟进,阐述自己的优势,争取赢得路易斯威的信赖。

    然后于跃还是决定亲自挂帅来盯着这个项目,虽然原计划是想着谁有更好的想法就交给谁,但现在看来,还是自己靠谱。

    宾书就更不用说了,他打心眼里就不想为这事努力,再让他去做也不可能有太好的效果。

    虽然对宾书的言不太满意,但于跃还是肯定了宾书的一个思路,就是尝试着做智能家居这个领域。

    春风这边在商讨着,随着强哥离开,路易斯威内部也在进行着激烈的探讨。

    一个是以维尔托德为的赞同派,一个是以另一个叫亨利的副总裁为的反对派。


如果您喜欢,请把《逆流青春年代》,方便以后阅读逆流青春年代第780章 不讨论失败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逆流青春年代第780章 不讨论失败并对逆流青春年代章节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