诸天谍影

第二十一章 神技-满血拉二胡

类别:网游科幻 作者:兴霸天 本章:第二十一章 神技-满血拉二胡

    “不要你觉得,我要我觉得,不行!”

    狂徒一口否决了老司机的建议。

    他不在乎克隆体的死活,否则也不会将克隆体改造成生化大军,舔食者暴君还有最可怕的幽能虫,哪一样不比女装可怕得多?

    狂徒在乎的是,风格。

    战狂的风格是全家捅,霸气外露,偶尔为了利益,牺牲一两位成员,是能屈能伸的表现。

    男人就要能屈能伸,轮回者更要变通。

    但变成全家被捅,那就接受不了了。

    不过狂徒也没有一言堂,而是给予了分析和新的办法:“有月关在一边冷眼旁观,有未知敌人暗中窥视,单靠女色诱惑掌控剑晨,已经变得不现实,我的克隆人应该肩负起新的作用。”

    老司机问道:“什么作用?”

    狂徒道:“打击剑晨,把你们俩从他身边抢走!”

    “从来没有在一起过,谈何抢走?”

    黑鸟欲言又止,但老司机却是眼睛一亮,拍手道:“妙啊!”

    一味的奉承讨好,只会视作理所当然,唯有大喜大悲,跌宕起伏,才是掌控的不二法门。

    将剑晨从男主角变成苦主,后续展开,更能峰回路转。

    老司机马上就想到:“现在剑界开启,剑晨一旦心绪大起大落,可以引导玄阴十二剑入体,到时候剑晨为祸天下,我们再加以阻止拯救,无名的好感度还不是妥妥的?”

    狂徒点头:“很好!”

    两人合计片刻,马上决定实施计划。

    “人选定了吗?”

    “老k已经让幽灵特工散布开来,有两人来到附近百里,一个小时之内,他们就可以赶来!”

    数日之前,老k就派出了二十名幽灵特工,这些幽灵特工都是狂徒的克隆体,行动能力极强,如今已经有两位追赶上来,在老司机的幽能指引下,很快出现。

    好戏上演了。

    “婷,你放心,我们马上就赶到阳昆府,找到火猴,请神医前辈为你解毒!”

    剑晨快马加鞭,眼神中透出七分执着和九分坚毅。

    沉浸在美好爱情中的少男,满柰子都是脑子……满脑子都是柰子……呸,满脑子都是心爱之人的安危,赴汤蹈火,在所不辞。

    别说剑晨有背景有来历,可以与权力帮商量,哪怕是并列人榜第一的步惊云和聂风,他都毫不畏惧,就算是一无所有,剑晨也不会退缩。

    然后他就一无所有了。

    啪!

    一颗血淋淋的人头凌空落下,突然砸在道上。

    剑晨一惊,立刻勒马,前蹄悬空。

    他人在马背上,目光如电,已是现,那人头正是之前酷似第三猪皇的矮胖老者。

    当时奈何不得的恶贼,此刻双目空洞,死不瞑目。

    “是谁杀了他?”

    “那名字很长的毒丹解药呢?”

    剑晨又喜又惊,正要询问,忽觉一阵风刮过,一道身影足不沾地,飘了过来。

    瞬息之间,就来到了人头的边上,一条腿笔直撑在地上,另一条腿呈直角弯曲,唰的一下展开一柄折扇,噗噗噗扇了起来。

    剑晨愣住。

    主要是来者长相普通,气质古怪,头稀疏,双眼下有着黑黑的卧蚕,乍一看上去,有些像凌云窟里那些魔器员,二十五岁时就这模样,现在穿上劲装,扇着扇子,装出一副风度翩翩的模样,很是违和。

    人不可貌相,剑晨出身名门大派,很快把异色收起,抱拳一礼:“在下剑宗剑晨,见过少侠,不知少侠高姓大名?这恶贼可是你所杀?”

    来者打量了一下剑晨,撇了撇嘴:“当然是我杀的,不然指望某些只会依仗师门的废物吗?”

    剑晨脸色一变,这已不是指桑骂槐,而是指着和尚骂秃驴,忍不住喝道:“你我素不相识,为何恶语相向?”

    下一刻,他明白了,来者冷哼一声,目光跃过,打量着后面的白婷婷,露出温柔之色:“婷婷,以前你对我爱理不理,一见到我就吐,今日我为你报仇雪恨,还找来了解药,你能跟我走了吗?”

    原来是情敌!

    剑晨本来并不担心,因为白婷婷明显是向着自己的,每次自己一靠近她,她就毒呕吐,起初他不明白,后来建刚告诉他,是因为这种剧毒有一味材料叫做情花,中毒之人不能情绪翻腾。

    剑晨明白了,每每看到白婷婷呕吐,虽然很心疼,也是暗暗高兴的。

    这说明她对自己情根深种。

    所以他信心十足。

    可来者竟说白婷婷以前也会呕吐,这毒不是新中的吗,怎么会?

    而下一刻,白婷婷如黑鸟投林,嘭的一声砸入来者的怀抱:“我的毒,终于有救了!对不起,以前我不知道你的厉害,谢谢你为我做的一切!”

    两人抱在一起。

    剑晨:(◎_◎;)

    白婷婷依偎在来者怀里,满满是解脱之色,然后转过身,看了过来,敷衍之色溢于言表:“剑晨,你是一个好人,但我已经找到了更合适我的归宿,我们就此别过吧!”

    剑晨:(((φ(◎ロ◎;)φ)))

    眼见着白婷婷真的要走,剑晨终于如梦初醒,嘶吼道:“婷,你真的就为了这个解药离开我?”

    白婷婷头也不回,语气冷漠:“我还年轻,不想死。”

    剑晨心如刀绞,不忍心骂婷婷,唯有对着来者无能狂怒:“你是谁,可敢报上名来?”

    那人刚要回答,白婷婷拦住:“别说,他是剑宗弟子,与天剑有关,未来可能会报复你,我们快走吧!”

    当两道身影消失在天边,剑晨捂住胸口。

    你居然如此冷酷如此无情毫不无理取闹?

    我这些日子以来,对你那么好那么好的啊!

    所幸就在这时,一道英气勃勃的声音在耳畔响起:“晨大哥,你没事吧?”

    剑晨转过头,看着李建刚那张英姿飒爽的关切脸庞,心中终于浮现出温暖:“刚,我没事!”

    李建刚低声道:“你不要伤心了,还有我陪着你呢!”

    “是的,还有你,还有你!”

    剑晨心中总算有了安慰。

    之前他也有些难以取舍,白婷婷和李建刚,他到底选谁呢?

    想全都要,又怕两女爱他爱得太深,不愿意跟别人分享,最终反目成仇,姐妹都做不成。

    现在白婷婷走了,倒是没了这方面的难以抉择。

    唉!

    也罢!也罢!就当认清楚白婷婷的真面目吧!

    进行自我安慰后,剑晨好受了很多,重新恢复镇定,至少表面如此。

    而这时,狂徒哪壶不开提哪壶:“剑晨,我们现在还去阳昆府吗?”

    剑晨心口一痛,低喝道:“不去了,我们去京城,劫心的下落关系到天下苍生,那才是头等大事!”

    他赶去阳昆府,正是要寻火猴,为婷婷驱毒,为此不惜与权力帮作对,现在婷婷却有了解药,直接跟别的男人跑了,自己的行为顿时变得好傻,还找个屁的火猴。

    狂徒和李建刚交换了一个隐蔽的眼神,得意非常。

    无论神医背后的轮回者是谁,想要布置陷阱让他们去跳,都是白日做梦了。

    两人又看向月关,见他端坐在马上,神情似笑非笑,好像看戏一般。

    狂徒很讨厌这种眼神,压住怒火与杀意:“让你再得意个半天,等到今夜剑晨玄阴十二剑入体,就是你变成遗物盒的时候!”

    众人改道,上了官路,目标直指京城。

    而刚刚策马奔腾了几个时辰,后方官道上疾驰来一位男子,连连出呼喊道:“小姐,小姐!”

    众人不明就已回头,剑晨见那人的目标正是自己一行,心头突然涌起一股不详的预感。

    果不其然,李建刚惊呼起来:“阿大?怎么是你?”

    “小姐,可算找到你了,老爷都急得一个月没睡觉了!”

    那人大喜,翻身下马,单膝跪地行礼:“阿大拜见小姐,老爷让小姐回去,不能再逃婚了啊!”

    黄尚看着这位太阿团队队长同名的名字,保持着似笑非笑,剑晨的关注点却在最后一句上,面色苍白起来:“逃婚?”

    李建刚叹了口气:“父亲还说了什么?”

    阿大道:“老爷说姑爷人品极佳,愿意等候小姐回去,从未有过催促,但我们罗家不能不懂道理,小姐还是快快回去,与姑爷拜堂成亲,入洞房后生上一窝大胖小子吧!小姐别怪我说话粗鄙,这是老爷的原话啊!”

    剑晨:(;′??Д??)

    他看向李建刚,心如双刀割:“你有未婚夫?等等,为什么是罗家?”

    “李建刚”歉然道:“剑晨大哥,李建刚是我行走江湖时所用的名字,我其实姓罗,名玉凤!”

    剑晨觉得这个名字才是真的好听,却是心如三刀连击:“你告诉我的名字,都是假的?”

    罗玉凤道:“剑晨大哥,我要对你说一句我们家乡诚心道歉的方言,骚凹瑞,我不能陪你一起走下去了,阿大,我们走吧!”

    剑晨:||Φ|(|t|Д|t|)|Φ||

    心已是千疮百孔,他还是大声呼喊:“凤!”

    罗玉凤转头,晶莹的眼药水洒落:“剑晨大哥,你是一个好人,你一定会遇到比我更好的姑娘的!”

    说着,她头也不回地翻身上马,与来者一起消失在地平线上。

    当离开数里之地,她摇身一变,恢复老司机的模样,同时黑鸟出现,已经恢复成变形金刚的模样,又有两名参演的幽灵特工,代号47和代号996。

    别被这种代号误解,幽灵特工都是一头秀,相貌英俊的男子,毕竟狂徒本来就是个帅哥,克隆体同样继承了他的长相,还精通易容技巧,可以迅融入人群里,探听情报。

    而第一个克隆体的长相,是为了打击剑晨,故意扮丑登场。

    毕竟长得太帅,妹子被抢走,那心里就有安慰,那种条件没自己好,抢去心爱之人的,才最是打击。

    套路不能反复使用,所以李建刚就变成了逃婚出来,现在被找回去成亲,一切顺理成章。

    黑鸟如释重负,正在给自己输油,毕竟这几天吐油吐得太厉害,需要补一补。

    老司机也放松了些,只是又有些心痒痒的,觉得没有过足瘾。

    当然正事重要,他立刻联络狂徒:“剑晨怎么样了?”

    狂徒回道:“自闭了,今晚我们就动手,让他成为玄阴十二剑的剑主。”

    ……剑晨确实自闭了。

    原本左拥右抱美滋滋,结果一个被解药诱走,十个月之后大胖小子就生了,一个被家奴带走,十个月之后一窝大胖小子也生了,而他瞬间沦为单身狗。

    孩子他妈,说没就没。

    江湖套路多,他想回剑宗。

    “酒!给我酒!”

    剑晨大声呼喊,接过狂徒的酒水,大口豪饮,借酒水麻痹自己,英雄剑插于身侧,包裹更是随意地丢在一旁。

    “如此简单的玩弄,就把这家伙的心态弄得崩溃了,太废物了!”

    绝世好胡内,云雀和红后无语:“月关这次恐怕真麻烦了,关键时刻保他一命吧!”

    被两女判断必输的黄尚,心神其实一直放在修炼上。

    本体晋升凡入圣之境,寻找开启领域的契机,天剑分身坐镇剑界入口,力阻魔魁与玄阴十二剑,另外还有黄裳分身坐镇联盟,邪王分身往东海而去,了解龙行团队的情况。

    一心四用,有条不紊。

    至于剑晨,他也希望这位积极向上,抵挡诱惑,不受摆弄。

    可惜他也知道,这家伙真的扶不上去。

    年轻人看不破男女之情,其实倒也正常,只是根本没到爱得死去活来的地步,路上认识了也就四五天的女子,就把剑晨的魂给勾没了。

    如此失魂落魄,把寻找劫心的责任瞬间抛之脑后,不正是烂泥扶不上墙?

    黄尚不收剑晨为徒,也是有考虑的。

    大唐世界里,许多原本为恶的剧情人物,都被改变了命运,可这个受到混乱之力侵染的世界里,有些人却是死不悔改的类型。

    也许在某一段时间内,他们会有幡然醒悟之感,可一旦再生波折,体内的魔性必然继续兴风作浪。

    数度弑师,害人无数的剑晨,就是其中的典型。

    所以妇人之仁,圣母之心,最是要不得。

    与其让无辜者受害,不如快刀斩乱麻。

    关于剑晨的安排,他早有打算。

    有趣的是,当夜黄尚正在帐篷内休息,突然感到一股空间波动。

    这一次不是幽能进攻剑晨的心灵,而是开辟出一条通向无极剑界的波动。

    “想到一块去了吗?”

    ……

    剑界之内。

    大战依旧。

    天剑和剑圣立于出口,英雄剑和无双剑牢牢地抵挡住魔魁和玄阴十二剑的轰击,不让它们越雷池半步,进入人世为非作歹。

    这个过程,对于两位绝世剑客来说,同样是一种磨砺与修炼。

    双剑镇一界。

    那边厢剑圣主要负责对付还没有宿主的玄阴十二剑,半神实力的魔魁,则交给天剑无名。

    魔魁起初认为自己无可阻挡,然而施展了成百上千种手段,都无法突破封锁,不禁惊怒交集,魔性波动,向着一座剑山内传音:“剑岳!你还在等什么?你难道不想去人世吗?还不过来助我一臂之力!”

    一道古怪低沉的声音回道:“我不是等,我是打不过他!这家伙就是剑界内最高剑山代表的天剑,你就算加上我,也赢不了他的剑!”

    顺着这道声音的指引,魔魁看向剑界中央。

    那里有一座古朴苍劲,刚烈浩然的剑山,直通天宇,生出一股云破天开,天地色变的无穷之势!

    每一位正道剑客,都有自己所对应的剑山,这座剑山正是天剑无名所立,已是夺天地造化,如同混沌开辟,玉宇澄清,将偌大的剑池都压在下面,不得动弹。

    所以那道声音才如此畏惧,不愿正面抗衡。

    此人名叫剑岳,正是元天剑诀的开创者,后来以此剑诀配合材料特殊的始皇剑,破界而入,进入到剑界之内。

    沾染了剑界气息后,剑岳的寿命也变得悠长,同时血肉意志改变,成为了一位特殊的剑人。

    存活至今,剑岳仍旧有肉身,有神魂,不比魔魁只有神魂,玄阴十二剑只有剑意,他是活生生的人。

    是人,就会被杀。

    人被杀,就会死。

    岂敢造次?

    “胆小鬼!”

    魔魁大怒,仗着不死不灭之身,再度向着英雄剑迎去,斗得精彩纷呈。

    不过渐渐的,它也现这柄英雄剑,正和剑界中央的那座通天剑山所呼应,变得越来越难缠。

    这种呼应,正是通过与魔魁的交锋所成,毕竟这位是剑界戾气凶煞所生,与正道剑山相合,正魔合一,就能开始正式控制剑界了。

    而剑界是它们的根基,如果被无名掌控了剑界的权柄,哪怕是一部分,它们也会被狠狠镇压,再没了机会。

    魔魁的感应没错。

    黄尚正是要压服魔魁,掌控剑界。

    这个时期还不比原剧情里,原剧情里绝世好剑对应的绝世魔剑在魔魁手中,反倒能一定程度调用剑界之力,现在的它,就相当于剑界诞生出一个奇特生灵,还达不到反过来影响剑界的程度。

    机不可失,时不再来。

    “他妈的!”

    魔魁连连受挫,终于出了属于强者的呼喊,魔影滔天,开始迂回。

    这一幕代表着,它的自信心也荡然无存,已经有了退缩之意。

    真别说,如果给魔魁缩入剑界深处,就跟乌龟缩回了头,确实难办。

    感应到魔魁不支,剑山之内,一个集邪剑仙、夜王、黑武士等等诸多反派于一体的脑袋钻了出来,正是剑岳。

    “难道真的要永远困于剑界之中吗?”

    他的眼中露出迟疑、愤怒和仇恨之色。

    他不比魔魁和玄阴十二剑,能够寄宿在剑池之内,他在进入剑界前,属于正道人士,进入剑界后也只能隐居在剑山之上。

    而无名所成的剑山,对于他的压制十分强烈,如芒在背,简直就像是时时刻刻扛着一座山般。

    所以从理智上来看,剑岳知道自己应该帮助魔魁和玄阴十二剑,一起反抗无名的入侵,但身为剑人,他对于天剑的压制感受更为深刻,实在是不敢正面对敌。

    “咦?”

    不过下一刻,他轻咦一声,突然感到一个熟悉的空间波动。

    那是界壁被破开的波动,当年他以元天剑诀破开界壁,来到剑界时,就差不多是这个感觉。

    无名和剑圣施展最强一剑,打开剑界,属于正规方式,而剑岳的穿梭则是属于偷渡。

    现在又有人偷渡了。

    老司机的虚空幽能!

    “魔魁,有机会出去了!”

    剑岳立刻穿梭过去,里应外合,助这条通道打通。

    有了这条通道,他就能偷渡回人界,再也不用去硬闯无名和剑圣的封锁了。

    “该死的,太小了!”

    在剑岳的指引下,魔魁魔影分化,同时找到了那个波动一点,两者合力撕开通道。

    但很可惜,他们很快现那个通道极为细小,只能供蚊子出入,连魔魁这种虚幻式的神魂,都由于实力强大,难以通行,更别提剑岳还有肉身了。

    “剑岳你看!那柄神兵!”

    不过在通道的那一头,魔魁看到了一个烂醉如泥的年轻剑客和其身侧的英雄剑!

    以魔魁的半神实力,自然能认出,剑晨身侧的英雄剑,和无名手中的英雄剑并不是同一柄,却是出自同一人手中,显然关系非比寻常。

    “有了!”

    电光火石之间,魔魁就对着玄阴十二剑招呼道:“你们去人世!”

    魔魁和剑岳进入不了这蚊子通道,玄阴十二剑却可以。

    而它们一旦扰乱人世,无名和剑圣就会腹背受敌,无法镇压在通道口,属于魔魁和剑岳的机会就来了。

    嗖!嗖!嗖!

    其实不用魔魁指挥,当这道小小的传送通道开启,玄阴十二剑就往那边投去。

    它们被剑圣压制,不是实力弱小,完全是因为没有宿主。

    这个时候,别说剑晨天赋还算不错,就算真是一个废物,也没有选择了。

    不过当玄阴十二剑即将越界而至,扰乱人世之际,帐篷掀起,黄尚来到烂醉如泥的剑晨身边,五指微张,被其随意摔在一旁的绝世好胡缓缓飞起,落入他的手中。

    当狂徒赶到帐篷外时,就听到悠扬的琴音从中传出。

    透过烛火与帘布,他看着那道身影,心神大震:

    “无名?”

    ……

    (后面还有。)


如果您喜欢,请把《诸天谍影》,方便以后阅读诸天谍影第二十一章 神技-满血拉二胡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诸天谍影第二十一章 神技-满血拉二胡并对诸天谍影章节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