淫靡艳事_御宅屋

分卷阅读87

类别:激情耽美 作者:烟花微微笑 本章:分卷阅读87

    淫靡艳事_ 作者:烟花微微笑

    献舞后净房承宠,射尿后男精灌穴

    世间男子,薄情者众。听闻当今太子自太子妃去后,对其甚是思念,迟迟不愿娶新妻,东宫亦不过三五人,比起成王后院几十号人,实在是女子心目中的好男人了。

    玉芙蓉却不以为然,但太子宫中侍妾少是事实,只要她顺利在太子心中占据一席之地,日后太子登上皇位,她有六七分的把握能成为皇妃,可比在成王府蹉跎或是那些给官员富商做小妾外室的姐妹们强多了。

    皇帝寿宴过后半月,就是成王的生辰,太子因地位稳固,和成王关系不差,按照惯例是必定会来的。太子喜好音律歌舞,玉芙蓉精心编了一支桃花舞,日日勤加练习,将每一个姿势都练得炉火纯青。

    柏侧妃得了玉芙蓉送的春楼香,勾的成王夜夜歇在她房里,竟像是独宠她一人的态势,王府内一众妾室没有不咬牙捏帕扎柏侧妃小人的。

    成王生辰当日,太子果然来了。

    太子身份尊贵,自然不是和许多前来恭贺的客人在一处吃宴席,而是另选了一处院子,叫来些皇室宗亲一起坐着吃酒宴赏。得了柏侧妃的耳旁风帮助,玉芙蓉顺利献舞的一员。

    宴席上,玉芙蓉一身清浅的桃花粉抹胸舞裙,露出纤细雪白的臂膀,两团高耸挺翘的大奶随着玉芙蓉弯腰旋转的舞步颤颤巍巍的晃动,雪白盈润的骚奶子几乎要蹦跳出衣裳的禁锢。

    舞裙的腰带就在圆嫩的乳团下方,勾勒出细细的腰肢,一动一转间让人忍不住担忧那纤细的腰肢会不会被美人扭断。

    有些公子哥则将视线放在脚下,玉芙蓉是赤脚跳舞,裙子布料在脚踝处消失,小巧可爱的玉足踩在地上,精致的脚踝时隐时现,那些有恋足癖好的只恨不得要了这个美人回家,在床上用小脚伺候自己的肉棒。

    国舅的小儿子笑嘻嘻的道:“王爷府内美人甚多,随便一个舞妓都这般绝色,要不是怕被我爹骂,我都想把人要回家里去了。看那对骚奶儿,握在手里必定柔软滑嫩,枕在上面睡觉,怎能不叫人沉迷?”

    馆阳大长公主和承恩侯府不合,于是大长公主的孙儿嘲讽道:“你这糙人,就知道看骚奶子,花楼里有一对雪白大奶的妓子何其多,就是要产奶的也不少,再不济,寻来两个年轻貌美的奶娘,白天黑夜的都在你房中伺候着,玩够了骚奶子还能吸两口。”

    国舅小公子回讽道:“我是糙人,比不上你是皇室显贵,倒是委屈你这个显贵人和我这糙人同坐一室了。”

    眼见两人就要吵起来,其余人赶紧劝解,太子在场,两人都有所顾忌,各冷哼一声不再说话。国舅家的小公子回家后还在生气,于是真寻了一对被恶霸霸占生下孩子有了奶水的双胎姐妹,用药物将一对鸽乳催至两手勉强能合拢大小,以作奶娘专门在房里伺候他。

    和大长公主的孙儿交好的郡王之子盯着玉芙蓉的美足,出言道:“大家看那对玉足,小巧可怜,不过巴掌大,毫无裹脚的痕迹,这才是天生的莲足啊。重要的是脚趾根根并拢,不论是踮脚还是走路,这样的美人,那嫩穴儿可是天生的名器,会吸的很。”

    一时间人人把目光放到玉芙蓉的脚上,玉芙蓉跳舞的动作依旧流畅,她轻轻咬着下唇,将唇瓣咬得颜色嫣红,小屄因为男人们赤裸露骨的目光而出水湿润,骚逼媚肉却是真如人所说的那样,紧紧收夹着。

    在场的有几个在盘算着要怎么问成王割爱。

    成王妃因为怀孕在房内休养,坐在成王身侧的是柏侧妃,她看到成王的脸色紧绷,知道他是心里不乐意了,想来也是,在跟了他之前是个什么身份,有过多少男人都无所谓,但是跟了他之后还被其他男人觊觎,那就是对他的挑驯。

    3w點po18點Цs

    柏侧妃心内叹了口气,对着侍女使了个眼色,侍女悄悄去到乐师身边,小声说了几句。不一会儿,乐声渐至高潮,玉芙蓉跟着越跳越快,最后盈盈跪倒在地,行礼告退。

    太子看着穿上舞衣和太子妃有五六分相似的玉芙蓉,不觉喝多了酒水,迷迷糊糊叫小太监扶着去解手。

    太子在途中看到一抹粉色倩影,情不自禁追上去,强按着人不放,小太监跟在太子身后,着急叫着:“太子爷,您不是要去净房?。”

    “对,对,净房。”太子走路还强搂着玉芙蓉,玉芙蓉一挣扎他就抱的越紧。眼见太子拉着人进了门,房门砰的一声关上,小太监在门外急的跺脚,又不敢进去,只能忐忑不安的在门口守着。

    太子将玉芙蓉压在墙上,脑袋深埋在玉芙蓉细白的颈侧,嗅到一股好闻的香气,胯下的那根棒子渐渐的抬起头来,在腰胯处隆起一个大包。

    玉芙蓉假意推开他,实则暗暗解开腰带,舞裙松松垮垮的挂在肩上,大半个饱满的骚奶露在空气中,那嫣红如樱的小奶头半遮半露,太子眼睛盯着雪白的乳肉,情不自禁的用胯下硬挺的肉棒去戳着身下的柔软女体。

    玉芙蓉被压在墙上,太子的肉棒恰好隔着轻薄的舞裙顶弄在她的阴蒂上,玉芙蓉久没有得到抚慰的身子立时情动,腰肢发软,骚逼溢流出涓涓细流,空气中的香味越发浓烈。

    “啊嗯……戳到妾的骚蒂了,嗯好舒服,骚蒂好酸……不要撞了,小屄受不住了……”

    玉芙蓉叫的可怜,太子听得来了趣味,故意的隔着衣物去撞击她的私处,“小贱逼这就受不住了,贱逼是不是喷汁了,让孤来摸摸骚货的淫洞喷了多少骚汁。”

    太子说着就把手伸到玉芙蓉腿心,手掌隔着亵裤抚摸阴户,指腹按压凸起的阴蒂,接着手指顺着花唇中间那道细缝摸下去,中指在屄洞口试探性的抽插,指尖果然摸到浸透亵裤的黏腻淫液,男人的中指抵在穴口往内里插了几下,贴着骚逼口的那片湿润布料被戳进穴道。

    玉芙蓉难耐的绞着腿,把太子的手掌夹在腿心,“不要玩了,小逼难受,求您,捏一捏妾的骚阴蒂啊哈……”

    “只要手指捏一捏骚核就够了吗?”太子拉下自己的裤子,释放出紫黑色的巨大肉棒,马眼流出的黏腻液体擦在玉芙蓉粉色的舞裙上,他的肉棒硬得发疼,闻着奇异的香气他只想马上把硬痛的肉棒插到女人的骚穴里,“骚水流的真多,让孤用大肉棒给你堵一堵。”

    太子急的没有脱下玉芙蓉的衣服,撩起裙角拉下亵裤,鸡巴就往玉芙蓉的骚洞口插进去。

    “嗯哦……进来了,大肉棒插到骚逼里了,爷的肉棒好粗,要插坏妾了。”

    “嘶,贱逼,夹的孤好爽。”太子的鸡巴一插到穴里,就好似进入到一个温热多汁的宝穴,柱身好像被无数张小嘴吸住一样,阴茎上的每一条经络都被媚肉缠缠绵绵地吸着。

    他拉起玉芙蓉的一条腿放在肩上,跨部抖动,粗大肉棒在骚穴入的更深,伞状的龟头几乎要顶到宫口,玉芙蓉被大肉棒深深浅浅的抽插骚穴,大量淫水叽咕叽咕的被肉棒肏出来。

    太子的肉棒往骚穴里深插时两人的私处几乎完全贴合在一起,太子肉棒根部粗硬弯曲的毛发扎在玉芙蓉肥厚细嫩两瓣蚌肉上,时而还会扎到柔嫩的阴蒂,弄的玉芙蓉在肉棒插穴时总要不安的扭动身子,这一动作却被太子当做是迎合他干穴的肉棒。

    “小贱逼真浪,干死你,肏死你,骚货。”太子本来压在墙上的手掌移到两人交合处,摸索着找到玉芙蓉的挺立的阴蒂,手指用力捻弄。

    “嗯啊啊……不要掐阴蒂,好痛,啊嗯……又痛又爽,骚逼被玩坏了咿呀呀……”指腹一边捻压阴蒂一边用指甲轻轻骚刮,敏感的肉核被男人肆意揉捏玩弄,骚逼深处大股大股的黏腻骚汁喷涌而出,私处湿淋淋一片,肉棒抽插飞溅的屄水将两人身下的衣服染上骚水特有的腥甜气息。

    小太监手在门外,听着屋内的淫浪之声,脸色涨得通红。

    太子压着玉芙蓉在净房里肏穴,脑子时而昏沉只知道机械的挺腰将翘挺的鸡巴插到湿滑骚穴里,时而清醒的知道自己在弟弟府内肏了不知道是普通舞妓还是弟弟妾室的美人,不管是意识清醒还是昏昏沉沉,鸡巴始终插在美人的嫩穴内,舍不得拔出来,就算是抽插时亦是有一个粗硕龟头留在骚穴内,然后迅猛的挺腰把整根鸡巴冲进骚逼里。

    太子插了约莫两刻钟,玉芙蓉因为是站着挨肏,终于撑不住了,被大鸡巴肏得香汗淋漓面色潮红,骚水顺着腿心流到地上,一对白嫩大奶早在太子数次有力的撞击下被撞得跳出抹胸的包裹,鸡巴插一下嫩逼大奶子就跟着摇晃,红艳艳的骚奶头缀在乳肉顶端,仿佛在勾着人去将它嚼烂咬烂。

    “受不住了,大肉棒不要肏妾的骚逼了,嗯哼啊啊啊……”玉芙蓉骚穴绞紧,自以为能让太子精关失守,没想到却是被一股不同于精液的热流冲刷骚逼,量多又烫,骚逼都要被烫坏了。

    “啊啊啊……好烫,是尿,嗯嗯啊……骚货的烂逼被尿了,烫坏了骚逼被烫坏了嗯啊……”太子射出了好大一泡热尿,翕张的马眼才射出玉芙蓉熟悉的粘稠精液。

    太子的尿液和精液都积攒了一段时间,尿液滚烫泛黄,精液浓白黏腻,一齐浇灌在玉芙蓉红嫩的小穴中。

    被太监玩到潮吹<淫靡艳事(烟花微微笑)|臉紅心跳

    叁щ奌po18奌ひs/7938498

    被太监玩到潮吹

    宴后,成王得知太子在净房就迫不及待宠幸的美人是玉芙蓉,瞬间面色紧绷,从小到大,只要是他看上的,都会被太子抢去,以前的太子妃是这样,现在的玉芙蓉还是这样。

    柏侧妃捏了捏他的掌心,佯作疑惑问:“王爷,怎么了?”

    成王摇摇头:“无事,既然是太子看上的人,吩咐管家把人送到东宫去。”

    玉芙蓉一入东宫,就被送往白玉池沐浴。由白玉砌成的浴池蓄满了热水,水雾氤氲,水面漂浮着红色的玫瑰花瓣,玫瑰花香四溢。

    四周捧衣侍候的都是些太监,唯有两个宫女跪在门口。一个太监上前要为玉芙蓉脱衣,玉芙蓉后退一步,手指抓住腰带不放,那太监就冷声道:“但凡新人进宫都要经历这一遭,脱衣验身,确保身上没带刀具,身子干净没有隐疾,才能够侍候主子。还请小主不要为难奴才。”

    只不过别的新人都是宫里的女官来验身,眼前的这位是遭了丽姬娘娘的白眼,才特意派他们来羞辱这位新小主。他们这些太监虽然没了那根东西,但看上去还是男人的模样,足够这位新小主羞愤恐惧了。

    想到一会儿可以享用这位娇滴滴的美人,这个吴太监就忍不住心头的窃喜。大殷风气开放,宫内不禁对食,但对于妃嫔和太监之间的事是决不允许的,是以底下的太监们都以玩弄皇家妃嫔为荣。

    玉芙蓉轻咬贝齿,松了手,任由吴太监解下自己的衣裳。衫裙、肚兜、亵裤一一落下,玉芙蓉赤裸着身子,手臂并拢遮住饱满的大奶,就要向浴池走去。

    吴太监用手里的拂尘拦在玉芙蓉身前:“小主留步,沐浴净身前需要好好检查身上是否有明显胎记,是否有腋毛体臭,还请小主躺在榻上,让奴才们好好检查一番。”

    四周站着的太监听到吴太监的话,纷纷面露喜色,眼珠子恨不得黏在玉芙蓉赤裸的身上。

    玉芙蓉面上有些无措,炽热的目光在她鼓胀的奶子和微微凹陷的腿心秘处,若是这些个人是真正的男人,只怕早就一拥而上掏出肉棒狠狠肏弄她的小屄了,就像那些乞丐做的那样,把肉棒插到她的小屄里头抽插不休,将大量的精液尿液射到她的肚子里,把她玩弄得全身脏乱不成样子。

    想到被乞丐轮奸时的快感,小屄隐隐有些湿润,玉芙蓉悄悄夹紧双腿,这个举动落在吴太监眼里就是她害怕了,于是吴太监带着逼迫的语气道:“小主快些,不要误了侍寝的时辰。”

    玉芙蓉从柏侧妃那里听说过新人侍寝的规矩,便猜想自己是被东宫里的妃嫔刁难了。

    思索片刻,玉芙蓉拿定了注意,颤抖着躺到榻上,面色发红,一副羞愤欲死的模样。吴太监手拿拂尘挑开她闭合的双腿,又上前一位方脸太监拨开玉芙蓉挡在胸前的双手,两人合力将玉芙蓉四肢分开,袒露出身体最私密柔嫩的地方。

    方脸太监将手掌罩在柔软浑圆的乳肉上,打着圈儿按揉乳肉,被笼罩在掌心的嫣红奶头逐渐发硬发痒,方脸太监故意挪了手掌的位置,将奶头置于手掌中最粗糙的硬茧处,用粗糙的手茧去研磨娇嫩的奶头。

    玉芙蓉发出难耐的两声哼叫,又马上咬住下唇不让自己发出声音。

    吴太监分开玉芙蓉的双腿后就扔了拂尘,仔细凝视着玉芙蓉腿心的娇美淫穴,这口淫穴下午方才被太子的阳具插过,还没有完全恢复,因着双腿大张,两瓣肥美的唇肉自然分开,红嫩的小屄因为奶头被刻意亵玩,已经潮湿泥泞水润欲滴,只需用手指轻轻一插,就能插出一手的淫水。

    吴太监看着眼前的美景,控制不住咽了下口水,中指朝向湿哒哒的骚洞插进去,稍微抽插两下,滑腻甜香的淫水就弄湿了他的指缝。

    “嗯嗯……不要抠小屄啊呀……”玉芙蓉反射性的想要合拢双腿。

    四周的太监不能亲自动手,只能饿狼一般的盯着玉芙蓉被人玩弄的娇躯。

    吴太监对玉芙蓉的话置若罔闻,手指弯曲抠挖骚穴嫩肉,更多是淫水被他的手指勾了出来。

    吴太监忍不住又加入一根手指,二指合并抽插淫穴,指甲骚刮骚穴内壁。

    玉芙蓉在两人的玩弄下好像一尾失水的鱼,骚屄和大奶被玩弄堆积的快感让她无法平静躺着任由太监检查身体,她呻吟着道:“嗯嗯啊……小屄好酸,不要抠那里咿啊啊……奶头被捏了,好痛唔唔……”

    吴太监使了个眼色,立即有两个太监来按住玉芙蓉扭动的身体,吴太监伸手揉了揉玉芙蓉肥腻的臀肉,突然用手掌拍打屁股,臀肉被拍出层层臀浪。

    玉芙蓉猝不及防被扇屁股,骚屄吓得夹住吴太监的两根手指不放,吴太监发现了这一点,一边拍打臀肉一边抠挖小穴,享受着手指被骚屄吸裹的温热触感,还不停的弯曲手指,变换指尖抠挖内壁的方向。

    淫媚骚穴被吴太监纯熟老练的手指抠挖出大股大股的淫水,穴肉抽搐,阴唇沾上黏腻的淫水,泛着一层淫荡的水光。

    “嗯啊……不要,抠到骚心了唔唔啊……骚屄要喷了嗯嗯……”骚心那处敏感嫩肉被指甲反复骚刮按压,玉芙蓉突地挺起小腹,花穴剧烈收缩,骚穴深处喷出一波透明水液,将吴太监的衣物都打湿了。

    晶亮的骚水散发着一股奇异香甜的味道。

    方脸太监一边揉着一对翘挺大奶儿,一边咽口水,只恨插在美人骚穴里的手指不是自己的。

    四周太监看到玉芙蓉潮喷出的汹涌淫液,交头接耳的低声交流起来。

    “看不出来新来的美人竟是个小淫娃,被手指玩玩就潮喷了,怕是花楼里千人骑的骚屄婊子都比不过她骚。”

    “奶头和骚屄的颜色又骚又红,不知是被多少男人舔出来的。”

    “屁股还在一抖一抖的,是想着吴公公继续打她的骚屁股呢。”

    有人起哄道:“吴公公,快舔舔这个骚货的浪屄,骚货喷出来的淫汁闻着就香甜,浪屄里头的新鲜淫汁味道一定更好,咱们不配舔小主的屄,吴公公就替咱们尝一尝。”

    “是啊是啊,还可以嚼一嚼骚阴蒂,让这个骚货烂穴再喷一次水。”

    “哟哟,骚屄还在一收一缩的夹着吴公公的手指呢,骚货就是饥渴,连手指都馋,等看到太子爷的大肉棒还不得跪倒地上求着太子爷赏你一泡浓精啊。”

    吴太监没理会起哄的几人,他接着检查身体用手指奸玩美人的小屄还可以说是责则所在,但要是真用舌头舔了美人的骚屄,被人报到上面,那就得不偿失了。

    “这是咱们将来的主子,主子的骚屄可不是做奴才的能舔弄的。”他清了清喉咙,正经道:“这位小主的屄紧致湿热,骚肉吸夹有力,淫水香甜,私处无异味,可以侍寝。”

    方脸太监两只手掌都堆在玉芙蓉白嫩丰满的乳肉上,正肆意揉捏着一对大奶,吴太监都说话了,他也不好继续在众人眼皮子底下拖延时间,他拉起玉芙蓉的手臂看了看腋下,道:“腋下干净,身上无胎记黑痣,乳房高耸圆润乳头敏感异常,想来太子会喜欢的。”

    一场羞耻折磨人的验身总算过去,玉芙蓉刚刚高潮过的身子软得根本走不动路,被几个太监半扶半抱着到浴池里,短短的几步路还被太监们摸了腰肢和大腿。

    玉芙蓉无力的坐在浴池中,跳下来一个太监伺候她擦澡沐浴,太监的手在丰满的乳房上划过,有意无意的触碰坚硬的乳尖,接着把手探到下面,仗着水底下别人看不清楚将手指插到她的小穴里,仿如男人阳根一样抽插起来。

    玉芙蓉靠在他怀里,被他的手指送上高潮。

    </p>


如果您喜欢,请把《淫靡艳事_御宅屋》,方便以后阅读淫靡艳事_御宅屋分卷阅读87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淫靡艳事_御宅屋分卷阅读87并对淫靡艳事_御宅屋章节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