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甘雌伏 NPH

番外

类别:激情耽美 作者:沐沐 本章:番外

    不甘雌伏 nph 作者:沐沐

    情蛊。

    云星承喃喃:“那是个什么混账东西,为什么会在她身体里。”

    “她来昆仑时便有了。”风吹过头发沾在了不恨嘴角,石言玉抬手想拂开,被云星承打开,抬眼,两人争锋相对。“种蛊

    之人是云星逸,或许你更应该问下你自己,他为何要在不恨体内种下情蛊。&"

    云星承手一颤,紧紧抱住了不恨。

    “是因为我?&"

    &"嗯~”许是抱得太紧,不恨嘤咛着,微微挣扎,眼睫却依然紧闭。

    “快找个地方,让她先吸食精液。”

    陌千叶想接过不恨,却被云星承狠狠擒住手腕,双眸猩红,“你有办法救她对不对?我说的不是一个劲给她喂男人的精

    液!”

    “来不及,魔窟的血池太远,当务之急是先缓住这一波情毒,之后换血洗髓应当可以。”

    &"什么血池&"

    &"哼~”不恨面上越来越红,红似滴血,汗珠如雨将一层层锦帛染湿。

    不悯心急如焚,恨不得抢过人,“你到底在做什么!你要害死她不成,快把不恨交出来!”

    魔族早已与神族止戈,楼冥却再次召出魔珠,黑雾汹涌,煞气冲天,“他已把我魔族血池吸的一干二净,如何能救人。不

    把不恨交出来,便去死吧!”

    云星承不躲不避,在黑雾中仰天长啸,再次化魔带着不恨离去。

    “不恨!”

    几人要追。

    “别追了。”陌千叶说道,“追他反误了时机。”

    石言玉握紧拳头,“可他一个人不够。”

    陌千叶无声叹了口气,“他会回来的。”

    三日后,消瘦的少年背着一个浑身出血的女子,跪在了陌千叶面前。

    “救救她吧。&"

    ——

    不恨醒来的时候,陌千叶只脱了亵裤,玉色盘结青筋的肉棒塞在她嘴里,神情似悲似悯还有一丝圣洁,唯有嘴里含的硬度

    彰显着他的不平静。

    &"唔~“她双眼微微眯起,泪花点点。

    背后两根粗硬的肉棒插到了她的酸处,腰拱都拱不起来,无力地被两个男人贴着操着。

    一前一后,一上一下,几乎要将她磨得发疯。

    陌千叶低下来,拂开她眼角的泪珠,却将肉棒塞的更深,抵在了喉咙深处,滚烫的精液喷涌而出。

    “咳,咳咳!”

    不恨干呕不已,想吐吐不出来。

    少了陌千叶,另外两个男人似乎想干的更方便一些。

    先停下来,将不恨扶起,把她夹在两个坚硬火热的胸膛之间。

    “啧啧,怎么这么可怜呐。”有个人抬起她的下巴。

    不恨喉咙还火辣辣着,有些沙哑,”楼冥“”乖~&"楼冥笑着摸她脑袋,下半身却狠狠将肉棒操进她肉穴里。

    “啊哈~&"

    后面又有一双手揉上她的胸,湿热地舔着她耳郭,“玉儿玉儿~”

    “嗯哼~不悯?~啊!”

    在菊穴里的粗棒也顶了起来,摩擦着她的软肠,又热又痒,用力地似要将她肠子扯出来一般。

    “啊哈~你们~啊~”

    楼冥抬起她的腿,更用力往里插着。

    她略一低头,就能看见男性黑乎乎浓密的阴毛贴着她的耻骨,退一点,是粗的可怕的肉器。

    磨成深红色,沾满了水亮的淫水,凸起的青筋似一根根都能呼吸般。

    然后用力一顶。

    “啊~”

    又全都插了进去。

    似不过瘾一样,楼冥跪了起来,肉棒只退了半截,捏着她臀肉,啪啪啪,不停往上操着她。

    不恨哪里跪的起来,身体跟水草般起伏,最后无力地趴在楼冥肩上。

    微微侧过头往后看,男人的大手捏着她屁股,股缝间夹着另外一根肉棒。

    那肉棒粗的,将菊口的褶皱撑的饱满微透,一进一出都能看到嫩肉被带出来,又被全数塞了回去。

    “啊哈~”插到底了能听到咕唧的水声,以及菊穴深处传来的瘙痒。

    前面插的凶狠,后面却慢而重地磨着她的敏感点,似冰与火的夹击,将不恨折磨着几近要疯。

    “呜~啊哈~师尊~唔嗯~”

    不恨受不了,朝陌千叶伸手。

    陌千叶拉住她的手,低头吻住了她红得滴水的唇,细细绵绵,将她的呜咽如数吞了下去。

    一手拂开她湿漉漉的发,尔后摸着她的侧脸。

    “快好了。”

    不恨嘟嘴,手往下握住了他的昂然,已经热热硬硬的,在衣袍顶起了个大帐篷。

    不过轻轻几个来回,肉棒便自主在她掌心摩擦着。

    “嗯哼~”不恨趴在楼冥肩上,媚眼如丝,香脸桃腮,整个人光莹娇嫩着,“我要你~&"

    不喜陌千叶如旁观者般冷静着,看她沉沦。不恨要拉着他一起坠入,欲海翻涌,回头无岸,唯有紧紧相依。

    楼冥咧了下嘴,深深埋在不恨体内,感受肉穴湿热紧致,层层包裹挤压,舒畅得头皮发麻。在畅快地射出来后,还不忘调

    侃陌千叶。”早让你把衣服脱了,偏等到了最后~”

    陌千叶无暇理他,有只小手伸进他衣袍里,摸索着,一层层瓦解他的伪装,自制。

    “嗯哼~”

    不恨咬上了他的胸口,花生大小的乳珠被咬得发红发胀,硬硬地凸了起来。

    楼冥退了出来,不恨便直起身,朝后靠进了不悯怀里,也将后穴的肉根整个深深地坐了进去。

    “哈!啊~”

    不悯掰开她的腿,像孩童尿尿一般朝陌千叶张开,不同的是丝丝淫液却是被他用肉棒操出来的。

    前面的花穴已经被操得有些红肿,还犹不知足地吐着淫水,挤着精液,顺着白腻的大腿缓缓滑下来,饥渴着收缩着。

    陌千叶的衣襟早被不恨散开,露着光滑的胸膛和红肿的乳头,压下来覆在不恨身上时候,衣袂扬起又落下,才见那玉器插

    进幼穴里便被衣裳遮了全。

    唯有不恨夹在他腰上的两小脚丫露了出来,随着衣摆动作,不停躬起收缩动弹。

    “啊~轻点~啊哈~哦!”

    不恨猛地抱紧陌千叶的头颅,脸色似痛似酸,难耐之极。

    偏偏楼冥又什么都看不见,咽了咽口沫,几次想撩陌千叶衣摆,又作罢,悻悻地走了出去。

    外面坐的两人立即都朝他看了过来。

    楼冥立即说道,”别看我,我真就只做一次就出来了。”

    石言玉有些不信,但一想陌千叶一直在里面应该没什么问题。”倒是陌千叶这小子有点狠,在不恨嘴里射了一次,又在操她的穴了。“

    云星承立即起身要进去,被石言玉拦住,“你已经射过了,不恨要的是不同男人的精液。你再进去,她不一定受的住。现

    在就差不悯还没有射了,如果不恨再不醒,怕是连不怪都要进去了。”

    楼冥摸着下巴,笑眯眯道:”不恨已经醒了,还主动要陌千叶操她呢。“

    云星承甚至还来不及高兴,一股又酸又涩的感觉漫上胸口。

    他直接一脚将门踢开。

    屋里头,不恨坐在陌千叶身上,柔荑缠着他的脖颈,两人吻的难舍难分。

    不悯才下床,腿间挂着半软的阳具,依然很大,湿哒哒往下淌着水,见到云星承有些惊讶,”你怎么进来了&"

    云星承直接错过他,委屈地说了声,“不恨~“

    不恨一愣,想回头。

    陌千叶不许,捂着她后脑勺吻得更加深入。

    下半身又开始动了起来。

    &"唔嗯~”

    肉棒越动越快,云星承看到陌千叶硕大的阴囊狠狠地拍上不恨的花口。

    啪!啪啪啪!

    淫水甚至顺着粗大的肉根流下来,流到阴袋,溅了起来,又弄湿了床。

    云星承喉咙收紧,顶着硬邦邦的肉棒靠近,在不恨的臀上蹭来蹭去,咬着她耳朵撒娇。

    “不恨~疼疼我~”

    不恨心软的不行,将屁股更加翘了起来,不但陌千叶插到奇怪的地方,更让云星承有机会一举插进她的菊穴里。

    “啊哈!”

    她整个人软在了陌千叶身上,皮肤又红又烫,浑身似都在抽搐。

    来了,又来了

    高潮似闪电般划过,大脑有一瞬间放空。

    等她意识回来,另一个人握着大肉棒碰着她的嘴。

    石言玉幽幽道:“师妹可不能厚此薄彼啊~“

    楼冥从门口走进来,自顾地脱着衣裳,“没事,慢慢来~我不急~”

    &"那我~是不是也可以啊~”不悯抖着孽根靠近,已然半起。

    不恨心肝一颤,瑟瑟地倒在云星承怀里,“你们怎么都来了”

    云星承眼神一暗,随后咬牙切齿道,&"还不都是你自己惹来的!”

    呃

    自己惹来的人,腰酸腿软穴麻也要吃下去。

    ********

    番外到这就结束啦,后面也不会再出个人番之类。

    其实我蛮不擅长写番外的,也不喜欢把故事写的太透,就像童话里的结尾,王子和公主从此幸福地生活在一起,对我来说就是

    最好的结局了。

    也谢谢大家一直以来的支持,爱你们(づ ̄3 ̄)づ3щ丶po18丶us

    </p>


如果您喜欢,请把《不甘雌伏 NPH》,方便以后阅读不甘雌伏 NPH番外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不甘雌伏 NPH番外并对不甘雌伏 NPH章节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