涅槃何方

第114章 谁的烦恼

类别:其他类型 作者:清风疏竹 本章:第114章 谁的烦恼

    俞敏俪虽然见父母没有了责备怒骂之意,但等到了回家时分,她犹觉心虚羞愧,又怕他们会为难了林书轩,索性只独自一人咬紧了牙关回家。

    她小心翼翼地推开院门,没想到还没进到内屋,一人猛得冲出来大喝一声:“站住!”紧接着又说:“哈哈,一看就知道有人干了坏事,鬼鬼祟祟得很!”

    原来俞敏海和许雅安刚率先一步到家。

    还没等俞敏俪有所反应,俞大明和俞香兰闻声也冲了出来。

    俞大明抢先接过了她的行李包。

    俞香兰泪目闪光,拉着俞敏俪上看下看左看右看地看个不停,似乎不见了她许多年。原见许雅安的脸色略显憔悴,俞香兰问长问短地关怀了一番,如今看见小女儿回家,一门心思就转移了开来。

    俞敏海又是哈哈大笑说:“俪俪,我看爸爸妈妈心情激动得跟丢了宝贝又找回来似的,你就不要再紧瞪着视死如归的眼神了。”

    俞敏俪心内感动,一时竟无法言语。

    俞香兰认真地朝俞敏俪身后望了望,:“怎么书轩没跟你一起回来?”

    俞大明:“他要是来了,我非得揍他两拳不可,胆子大得拐我女儿,幸好我家小俪俪无伤无痛地回来。”

    俞香兰却说:“你又来了,少虚张声势了!”

    俞敏海朝俞敏俪眨巴着小眼睛,一脸布满意味深长的笑容。

    俞敏俪只好一拳捶上了他,叫道:“我先打海海了!”

    俞大明放了行李,推了自行车说要上菜市场忙采买去。

    俞香兰不等他回来就挂起了围兜,在厨房里盘想这几天里的菜肴。

    先不提家中的那份亲情热溶,就单说俞敏海在哪里,哪里都有他要的热闹。一回到福宁,他就撇了许雅安,自己忙得不亦乐乎。

    许雅安卧在宽大的双人床上,手里握着电视遥控,眯缝着双眼盯着电视屏幕,无聊机械地切换着电视频道,脑海里睏意泛滥,她却又不想将眼睛好好闭上,转头瞪大了眼睛,认真看了看墙上的钟表,已然是凌晨一点多了。院子大门似乎有些响声,她侧耳仔细地听了听,许久才听见俞敏海的脚步声由远至近,眉头情不自禁地拧了又拧。

    清晨时分,俞敏俪迈着轻盈的步伐下楼,见俞敏海和许雅安的卧房门口放着一个张开的袋子,还残留些食物的余味。她看了眼房门,房门紧闭,顺手就将垃圾袋拎起,刚走出两步,与父亲迎面碰上。

    俞大明一见她手中的东西,一脸嫌弃而又无奈地说:“我今早就故意不给他们收拾,一连几天了都这样,一大早门口就堆了垃圾,有时还有汁淌得一地都是,实在不知道他们晚上几点才去睡觉,怎么每晚都要吃夜宵。”

    俞敏俪冲父亲俏皮地伸了下舌头,:“主要的原因应该是他们的胃消化能力超强。”

    俞香兰从楼上下来,不耐烦地大声说:“每天不到午饭时间,他们是起不来的。男人这样,女人也这样,哪看见做事业的劲头?这简直就是败家的坏兆头。”

    俞敏俪连忙嘘了声,小声说:“妈,小声点!或许是因为养殖场晚上要蹲点,他们也就养成了晚睡晚起的习惯,雅安以前不这样的。”

    俞大明和俞香兰不再言语,但脸色明显不好,原先单位通知了退休人员聚会,他们只管忙着去见老同事去了。

    晚饭后,俞敏海又是洗漱一新,还往头上喷了点发型定形剂,浑身上下散发着一股淡清香,拿了一只小皮夹,正想出门。

    俞香兰闻到了一股香水味,忙从厨房里跑出来叫:“又上哪里去?”

    俞敏海偏了偏头,故弄玄虚问:“您老猜猜?”

    俞香兰一脸不高兴,:“又是去胡玩?这么老大的人,还要我老提醒你,你到底几岁了,知不知道?”

    俞敏海却贼贼地笑了,:“妈,我想我小时候没有得到足够的关爱,所以心中老住着一个长不大的孩子。”

    俞香兰发怒说:“你还好意思这么说!你的心中一直住有一个孩子,他在不停地要妈,那雅安的心中要是也藏有一个孩子,她也想满世界地找爹,这世界不乱了套?”

    此时厅里电话铃声已响了好多声,似乎无人接听,俞香兰只好去到厅里。

    俞敏海借机溜之大吉。

    俞敏俪从三楼奔下,随他走出院子大门,轻飘几步堵在了他的前头,:“喂!干嘛去?怎么不带雅安?想搞地下活动?反革命分子一个?”

    俞敏海嘻嘻一笑:“有的场合只适合男人,跟你们这些女人说不清!”

    俞敏俪:“可雅安不是普通女人,是你的老婆!”

    俞敏海笑得更贼,:“就是因为是我的老婆,她才更不可以去。她去了以后,说不定我就得换老婆,那多麻烦。”

    俞敏俪错愕,不甚明白俞敏海的意思,想再说点什么,俞敏海直推着她回院子,:“不许你当多事婆!你先找雅安去,昨天我特地给你买了件礼物,去看看喜不喜欢。”说完就哼着歌儿,一溜烟就没了踪影。

    俞香兰接了电话,也仅是转眼的功夫,再出来时就不见了俞敏海,回转身时心想自己当初喜欢了许雅安的柔顺和单纯,只希望她即使做不到叱咤风云,也千万不要见风倒柳,海海那般泼皮劲非得使一些心机来整治不可,可许雅安分明不是个有心机的人。

    她想了又觉烦闷,可此一番心事刚起,麻将友们就来了,俞大明正在顶楼拾掇,她大声叫唤了几声,让他下来凑了四人份。一摸起麻将牌来,她的心事竟无。

    俞敏俪磨蹭着走回俞敏海和许雅安的房间,房间里新婚浪漫的气息依旧,许雅安正在收拾行李。

    俞敏俪惊讶地问:“要走了吗?什么时候呀?”

    许雅安停了动作,:“后天吧,已经回来好多天了,卫华已经打了好几个电话催我们过去,但海海一直跟他说忙。”

    俞敏俪:“海海在忙什么?”

    许雅安却问了另一个问题:“你确定林书轩会是个好男人吗?这世上真会有好男人吗?”

    俞敏俪一愣,反问:“为什么这么问?海海不是吗?”

    许雅安摇摇头,却又点点头,:“说不清楚!他总是半夜才回家,说是应酬忙,可我的心里总不舒服。”

    “那你跟他说过你的感受吗?”

    许雅安:“我不敢说,怕他不高兴,他看起来是个好男人。”

    俞敏俪又不解地问:“搞个养殖场养鳗鱼,不是只要喂好鳗鱼就好,还有什么可需要应酬的?”

    “你不懂!工商、税务、财政局、劳动局、镇政府,都要跟他们打交道,吃饭、唱k、送礼,一件都落不下,有时看他也挺为难的,似乎也怨不得他!”

    见俞敏俪神色困惑,她又说:“不说他的事了。海海说我们得赶紧回来救你,怕妈妈饶不了你这次,没想到他想多了。爸爸妈妈看见你平安回家,反而有失而复得的庆幸。你要是想好了,就趁热打铁把喜宴办了吧,家里趁机再热闹热闹。”

    俞敏俪甜甜地笑:“不了,我不再想了。我们准备就去领证,剩下的就是两个人过平凡日子了。”

    许雅安忽记起了一事,:“你进来了正好,海海特地买了条项链送给你,你看看喜不喜欢?”

    她从梳妆台上拿起一个精美的首饰盒子递给了俞敏俪。

    俞敏俪打开一看,一条精细的黄金项链,精巧的挂坠镶了一颗闪亮的红宝石,煞是好看,惊喜地连说:“好看!谢谢啦!怎么突然想着给我买礼物?”

    许雅安坐回床沿,:“你说了你上过了花轿,算是嫁了人!我们得送新嫁娘一份小小祝福。本来海海让我去给你挑选礼物的,但他自己昨天上街看中了这个,就买了下来,也给我买了一条一模一样的。他还说了,这只是小小份的礼物,他还会跟大姐大哥他们商量,再重新包个大红包送给你,说你们靠拿工资买房子太难了,兄弟姐妹们都在国外,大家都有能力帮你一把。”

    俞敏俪拿起项链,认真地细看,心形的红宝石闪亮璀璨,忍不住用手小心地抚了抚,浅浅地笑了,心中泛起了感动和喜悦。她突然间想起林书轩的家人竟然没有谁有所表示,不免又有了份失望和伤感。林书轩约她这个周末去他的老家,她心里有股寂寂的怕意,可又想他也一直在对他的父母妄为任性,而父母亲最能给予爱和包容,自己的爸爸妈妈就是实证,他们现在对林书轩亦有关爱。她不禁在内心鼓励起自己来,既然爱上了林书轩,也该爱他的一切,包括他的父母和其他家人。

    俞敏俪心里放下了自己的事,又惦起许雅安的事来,于是与她并排坐在一起,问说:“你们在养殖场辛苦吗?是不是晚上都要加班加点?”

    “场里并不是每天都忙,只有喂食、下药、起鳗时累了些,其他时间也是闲着,有工人做事的。可忙的人永远只有一个,那个人就是海海!他几乎天天应酬,不带着一身酒气半夜回家属不正常了。”

    俞敏俪难以理解,也无法理解,抬眼看了看许雅安,忽然发觉素颜的许雅安神色无华,她那学生时代的神彩已无处可寻,不禁呆了呆。

    许雅安郁郁地说:“你看他回到福宁照旧忙碌,晚上十二点之前基本不会到家。我也习惯了不等到他回家,再睏也闭不上眼皮,早上也就懒洋洋地撑不起来。其实,早上你们在门口说的话,我都听见了,可我就是起不来!”

    俞敏俪:“那他在咱们福宁也有必要应酬吗?为什么你不跟着去?”

    “是不是必要的应酬都由他说了算,我想不过就是那么些朋友串份子罢了。前两天我也是生气了,他就买了那条项链哄我。他也知道我会在夜里等他,所以他就会带着夜宵回来。算了吧,男人都贪玩。”

    俞敏俪张了张嘴,觉得最后一句话很耳熟,突然间想到大嫂刘娜曾经也这么说过,一时间竟不知该说些什么,只好又闭了嘴。她却又心想林书轩的宿舍里摆满了寿山石,他的闲暇时光几乎都耗在了研究他的印章雕刻和他那“我体”书法,看来他的玩法很不一样。

    俞敏俪又莫名地记挂起刘娜来,自从大嫂要了娉儿的电话号码后就再无联系,不知她现在何方。

    。


如果您喜欢,请把《涅槃何方》,方便以后阅读涅槃何方第114章 谁的烦恼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涅槃何方第114章 谁的烦恼并对涅槃何方章节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