绝色毒妃:皇叔放肆宠

第9章皇上病危?!

类别:其他类型 作者:七宝宝 本章:第9章皇上病危?!

    “我若不来,你便真的不去见我了吗”楚天阔嗔怪了一句,面上照旧是满满宠溺。

    “不过是那日落水,受了风寒,总不见好,倒是不严重,”秦长越将手边一沓东西推了过去,“我晓得你最近定然是在为淆州的事情烦心,这便为你搜集了一些资料,你且拿去,看用不用得上。”

    淆州刺史李子山乃是从前楚国一员大将,后因病请辞,这便去淆州挂了一个闲职,但是近来总有传言说淆州那边不安定,李子山也有了不臣之心,皇帝病重,这件事便全权交给楚天阔打理。

    楚天阔翻了几页,面上大喜过望,“阿越,你真是帮了我的大忙!”

    楚天阔抓着秦长越的肩膀,眼睛亮晶晶的,有那么一瞬间,秦长越几乎以为他要吻下来。

    她差点就藏不住自己心头的厌恶。

    “阿越,你好好养着身子,我明日再来看你,有了这个东西,我……”楚天阔感激到说不出话来,“阿越,多谢你!”

    “你我兄弟,何必言谢。”

    楚天阔关怀了秦长越几句,便匆匆离开。

    秦长越面上的和煦笑容一瞬间消失地无影无踪,“清成,你去查一查,楚天阔稍后会约见谁。”

    这些东西,很多楚天阔也能查到,但是他却一直没有着手去做,很明显,他现在还有更棘手的事情在拖累他的心神。

    里面还有一些内容是秦长越动用秦家势力查出来的,

    李子山这些年来,一直在暗中招兵买马,且还拉拢了朝中的不少人,甚至干预了某些重要职位的人员抉择。

    只是李子山为人慎重,大部分的事情,秦长越也拿不到证据。

    不过好在前世已经有过这么一遭,对秦长越来说,查到一点并不算什么难事。

    张清成从前就觉得秦长越天资聪颖,常人难以望其项背,如今更是觉得她似能看透人心,每次叫自己去做的事情,都像是未卜先知一般。

    秦长越当然都知道。

    前世楚天阔也是奉命调查李子山,却不料被李子山发觉,先行起兵,楚天阔前去淆州镇压,最后被李子山围困,还是秦长越带着秦家精兵前去拯救,方才让楚天阔捡回一条命来。

    李子山身死,好多事情这才浮出水面。

    楚天阔甚至没有放过李子山的尸体,扒坟鞭尸,当时的秦长越只当楚天阔是恨其背叛,为了江山社稷,现在想想,恐怕是有私仇在其中。

    这便奇了,前世楚天阔都能尽心去调查李子山,怎么今年就不行了

    前世今生,最大的差别就是自己此次没有再变卖秦家家产给楚天阔凑银子了。

    想来问题便是出在这里了。

    第二天,张清成那里便传来了消息,楚天阔约了人在怡香楼见面。

    楚天阔平时最不喜这些烟花之地,想来是为了掩人耳目。

    秦长越将一块遮阳纱小心塞进去,然后挪开了瓦片,这样既能听到屋内声音,又不至于被人发现。

    七弦琴音如玉珠落盘,高山流水,楚天阔与另外一个男子坐在层层叠叠的纱账外头,将手上的东西推了过去,“你先看看这个。”

    正是秦长越给楚天阔的那沓资料。

    那人只随意扫了几眼,便丢在了一旁。

    “殿下这是什么意思”

    “本殿什么意思,想来阁下是清楚的。”

    秦长越微微眯了眯眼睛,只觉得楚天阔对面的人有点眼熟,却没想起来是谁。

    “本殿还以为,李大人会更有诚意一点,亲自来见本殿。”

    “这些莫须有的东西,不必将军亲自来看了。”

    秦长越的眼皮狠狠跳动了一下。

    她想起来了!

    这人是李子山的心腹,前世为保护李子山,而被砍成了肉泥!

    楚天阔居然约见的是李子山的人!

    “是不是莫须有!”

    楚天阔陡然提高了嗓音,然后深呼吸一口气,叫那歌姬先行出去,屋中便只剩下了他们两个人。

    张清成环绕四周,一旦发现有人过来,就会赶紧提醒秦长越离开。

    “是不是莫须有,李大人心里清楚。”楚天阔勉强压制住了自己的怒气。

    秦长越能感觉到自己在忍不住颤抖。

    她好像发现了什么了不得的事情。

    “将军之前和属下说,叫殿下说别人之前,先看看自己的屁股是不是干净。”

    “你……!”

    楚天阔有几分恼了,对面的人却照旧不慌不忙。

    “这五十万两银子,将军说了,不是不能给殿下,但是将军不接受威胁。”

    “什么意思”

    “殿下如果愿意三拜九叩求一求将军,将军兴许能再多给殿下一些。”那人面上挂着浅浅的笑容。

    “混账!”楚天阔抬手扫落桌上的杯盘碗盏,“李子山这是给脸不要脸!”

    楚天阔很少会有这样控制不住自己情绪的时候。

    五十万两。

    楚天阔居然用这些东西去和李子山交换五十万两。

    他到底因为什么,竟然如此缺钱

    秦长越手一抖,那块遮阳纱没有按紧,清风拂过,忽然吹起一个角来。

    屋中楚天阔神色一变,忽然抬头往上看去,“什么人!”

    秦长越不敢犹豫,点地飞身而起,张清成则迅速往另外一个方向飞去,希望能转移楚天阔的注意力。

    哪知道楚天阔偏偏没注意到张清成,朝着秦长越离开的方向飞奔而去。

    秦长越慌不择路,生怕被楚天阔认出来,在拐过一个弯以后,直接跳进了一间屋子。

    楚凤歌正清冷冷地看着她。

    秦长越一时间不知道自己的手脚该往哪里摆才好。

    “王……”秦长越话还没说完,忽然就被楚凤歌兜头扔过来的一件衣服盖住了脸。

    “换上。”

    秦长越不敢犹豫。

    楚天阔一间一间屋子搜了过来,老bao在旁边跟着,哭诉不停,“爷,您这还叫我们怎么做生意啊!”

    楚天阔踹开这扇门的时候,秦长越正如水一般伏在楚凤歌的身上,衣衫滑落,露出半个如玉的肩膀。

    楚凤歌一只大手按在她的腰上。

    下一秒,秦长越就被楚凤歌给直接甩了出去。

    她娇滴滴哭吟一声,“爷……”

    “你们这里,就只有这种货色”楚凤歌白着脸咳了两声,声音微弱,却带着压迫人心的力量。

    老bao赶紧赔笑,楚天阔扫了秦长越一眼,便拱手道:“侄子还有事,便不叨扰了。”

    “爷,这是……”老bao抖着声音上前。

    楚凤歌对其挥了挥手,“罢了,你先出去。”

    “她留下。”见老bao看向秦长越,楚凤歌补充道。

    一直到所有人都关门离开,秦长越才从地上爬了起来,楚凤歌一点扶她的意思都没有。

    “多谢王爷。”

    秦长越觉得自己的尾椎骨还有点隐隐作痛,却照旧站得笔直。

    “本王素来听说,你与三殿下关系匪浅,怎么也有这样你追我躲的一日”

    “臣……”秦长越舔了舔干涸的唇,不知从何开口。

    楚凤歌抬手给她指了门的方向。

    秦长越拱手告退。

    走到门口的时候,秦长越偏头扫了旁边的花瓶一眼,后头楚凤歌微微眯了眼睛,面上却不动声色。

    秦长越开了门,复又折身回来。

    “王爷,也是在听楚天阔的谈话吗”

    秦长越说这话的时候,还是有几分忐忑的。

    可是她虽然跑得时候七拐八拐,可是一开门她就发现了,这间屋子,正好就在楚天阔刚刚那间屋子的背后。

    “污蔑本王,将军应当知道下场。”楚凤歌抬袖饮茶,半点不见慌乱。

    “这东西,”秦长越指了那花瓶道,“臣曾在边关偶然得见过。”


如果您喜欢,请把《绝色毒妃:皇叔放肆宠》,方便以后阅读绝色毒妃:皇叔放肆宠第9章皇上病危?!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绝色毒妃:皇叔放肆宠第9章皇上病危?!并对绝色毒妃:皇叔放肆宠章节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