绝品灵仙

192 乘风真人

类别:武侠修真 作者:顾仁棉 本章:192 乘风真人

    <!go>

    “骆师叔!”

    几个玉蟾宗的弟子早先一步传送了出来,正在等结果,看到骆青离也出现在广场外,一行人赶忙跑了过来,双眼亮晶晶地看着她。

    “骆师叔,我刚刚炼筑基丹一次就成功了,平常都要炼三四炉才能出一炉的,这下这个五阶丹师是没跑了!”

    “哈哈,我也是,早前骆师叔的临场教学真有用,我选了最简单的小还丹,也一次就成功了。”

    “我就没这么幸运了,打手印的时候太紧张,一不小心打错炸炉了,剩下的时间也不够我再炼一炉了……”

    一众人七嘴八舌,他们有人顺利通过考核,也有人遗憾落败,一个个兴致勃勃地说着自己的丹考的过程,让人看着便觉得充满朝气。

    有人出声问道:“骆师叔,您怎么样啊,明天的决赛没问题吧”

    尹天华一个爆栗敲在那人的头上,“你傻啊,刚在外头就看到骆师叔顺利收丹了,炼制的还是三种里面最难的洗髓丹,放眼整个大广场,两百余人中炼制洗髓丹的不会超过十数,就算这些人全部成功出丹了,骆师叔也肯定能进决赛了啊。”

    骆青离含笑朝他们晃了晃那枚玉制的通关令牌,一众人几乎齐齐欢呼一声。

    宁珅在旁看着不由自主失笑,看得出来她在门中的声望不低。

    骆青离四下环顾,没看到肖彻之叶望舒还有韩瑾瑜的身影,她又望向大广场的方向,这三人几乎都在最后快要收丹的阶段,他们选择的都是难度最高的洗髓丹,摆明了是想冲一冲明日的决赛。

    肖彻之最先打出收丹指诀,炉盖升起,水汽蒸腾,四枚洗髓丹落入他的掌心,与之同时他的脚下亮起了传送阵的光芒。

    叶望舒紧随其后成功收了三枚洗髓丹,同样被传送至高台之上,却是韩瑾瑜在收丹的时候出了些小意外,时间稍稍早了一些,本来已经成型的三枚洗髓丹在空气中微微一震,化作飞灰。

    韩瑾瑜面色一怔,垂着头无奈轻叹了口气,脚下传送的光辉将她直接送到广场之外,这也昭示着她在这次丹师考核大赛中走到了头,止步于五阶丹师考核。

    宁珅来到她身侧,宽慰道:“别丧气,便是绮罗师叔也不能保证自己的每一炉丹药都能百分百炼制成功,大不了十年后再来。”

    “宁师兄,我没事。”韩瑾瑜摇摇头,“炸丹是常有的事,我就是有些遗憾罢了,再说了,师父也知道我有几斤几两,我现在这是虽败犹荣!”

    她很快便打起了精神,嘻嘻笑道:“只要宁师兄晋级了就好了,咱们沧海宗的荣耀主要还是在你身上!他们中原总有些看不起南诏,明天就让他们看看,我们也是不差的!说不定这次丹考的魁首就是我们南诏人呢!”

    宁珅闻言微微挑眉,不动声色地望了眼不远处的骆青离。

    韩瑾瑜这话确实不错,说不定这次的魁首就是南诏之人,甚至这个人还可能是出自从来不以炼丹闻名的玉蟾宗……

    月亮高升之时,第二日的丹考彻底落下帷幕,立群真人与蝶梦真人将一众完成五阶丹炼制的修士名单整理出来,又根据成丹率和出丹情况做了细致分析,排出了前二十位可以参加决赛的名单。

    立群真人扬手一挥,一面硕大的卷轴横空出世,这面卷轴浮在半空,在夜色下熠熠生辉,随着他打下几道指诀,卷轴上便出现了一个个灵光闪闪的名字。

    立群真人高声道:“此卷轴上的二十名丹师,便是明日可以来参加决赛的修士名单,凡是上面有名字之人,上前来领取通关玉牌,明日辰时仍在此地,将进行本届丹师考核的总决赛!其余通过今日考核者,至蝶梦真人处领取五阶丹师徽章,未通过者,前往掌事堂领取四阶丹师徽章!”

    卷轴光芒四溢,每个人都仰起了脑袋望了过去,最先注意的,自然便是排在第一名的名字。

    “快看,是骆师叔第一!”

    尹天华一眼就瞧见了排在第一位的“骆青离”三个大字,当下指着卷轴惊呼出声。

    一众玉蟾宗弟子也纷纷惊叹连连,便是肖彻之和叶望舒都不免有些惊讶。

    他们是知道她的炼丹术出色,可是没想到居然出色到这个地步。

    韩瑾瑜看到排在骆青离之后的宁珅,不解地看向他,宁珅却是一副早已知晓的模样,丝毫没有任何意外。

    “宁师兄,骆道友她……”

    宁珅微微一笑,十分肯定地说:“她的炼丹术在我之上。”

    这是不争的事实,宁珅没必要去否认。

    骆青离那样的成丹率和出丹品相,他必须得承认,就算再给他十年,在他最好的状态下,也未必能炼的出来。

    放在十五年前,宁珅大概如何也想不到,当初自己随手从河里捞出来的那个瘦瘦小小的小丫头,居然会有一天,方方面面都赶到了他前面。

    韩瑾瑜顿时哑然。

    骆青离扫了一眼,宁珅、肖彻之、叶望舒和沈仲俱在明日决赛的名单之内,他们都成功炼出了洗髓丹,排名也都在前十,至于名单上剩下的那些人,则是从成功炼制筑基丹的丹师中挑出成丹率和丹品更高的。

    二十人的名单中,玉蟾宗占了两个名额,赤霄宗占了两个,沧海宗的丹师更多也更擅长此道,占了四个,另外其他宗门中也有零星几个入围。

    这次的决赛名单,光是南诏丹师就占了超过半数,这是以前的丹师考核赛上很少出现的现象,有不少修士都有预感,南诏这一辈的修士,似乎比往年格外优秀。

    骆青离回到门派驻地,小五这才后知后觉地问道:“主人这是得了第一名吗”

    “丹考还没结束,明日才是正式的决赛,结果怎么样还不好说。”

    就算今日她能在两百多人之中脱颖而出,明天她要面对的却不止是这些人,还有上一届丹考的佼佼者。

    今日在高台上看到的那两人,女修是窦悦和,男修应该便是惠同光,这两人都是六阶丹师,分别是上届丹考的一二名,当初他们已经有炼制六阶丹的实力,如今十年过去了,技艺应该更加精湛,说不定已经可以炼制七阶丹药。

    骆青离有种预感,明天的决赛恐怕会是一场硬仗。

    小五催促道:“主人快些休息,明天好将他们打得片甲不留!”

    骆青离好笑地摇摇头。

    此时的惠同光心事重重地回到了城主府,发现乌霜真君正在堂内招待一个人,见他回来,乌霜真君笑着招手将人叫了过去,“同光,来看看这是谁。”

    惠同光抬眸望去,背对他坐着的白衣青年回过头来,剑眉星目,清俊无双,手执一把折扇,端的是一派肆意风流。

    “陆……”惠同光面露讶然,刚说出一个字,便猛然意识到不对,连忙行了个道礼,“晚辈见过乘风真人。”

    中原少年英才榜排在榜首的陆珩,以前他们还是同一辈的修士,但两年前陆珩就已经结丹,道号乘风。

    就算惠同光此前没有正式和陆珩打过交道,却也在他的结丹大典上遥遥见过一眼,大致知道此人长什么模样。

    陆珩摇着折扇摆摆手,“免了,我可没见面礼给你啊!”

    惠同光一怔,乌霜真君好笑道:“乘风小友可真会开玩笑。”

    陆珩皱着脸唉声叹气,“乌霜前辈有所不知,这家家有本难念的经,前几年我把师父给我的小金库全败光了,他老人家还不肯给我报销,弄得我现在就是个彻底的一穷二白人……”

    乌霜真君哈哈大笑,“这未央真君何时也跟无极道友一般了”

    “俗话说,近朱者赤,近墨者黑啊。”

    两人你来我往随口谈笑风生,惠同光站在一旁悄悄看着陆珩。

    作为中原最年轻的金丹修士,陆珩几乎是每一个筑基修士心目中的偶像,而同在少年英才榜上占据一席之地,惠同光自然以榜首的陆珩为自己奋斗的目标。

    乌霜真君瞧见了,暗暗好笑,给他介绍道:“同光,乘风小友会代表雷神道塔担任明天丹考决赛的评判,你明日可要好好表现啊。”

    惠同光目光微亮,陆珩摇摇头,“评判算不上,我对丹道只是略通一二,仅仅就是来走个过场。”

    这是中原一贯的传统。

    雷神道塔作为中原十二道塔之首,本身便是起到震慑审判的作用,凡是类似这种的大型活动或是盛典,雷神道塔都会来一两个修士坐镇,这次陆珩就是被分派过来的,同时也会负责最后为魁首颁发徽章。

    由中原最年轻的金丹修士亲自授予的徽章,那对于每一个筑基修士而言,都会是一种无声的鼓舞。

    惠同光心头火热,郑重说道:“乘风前辈,我明日定会努力摘下丹考的魁首桂冠!”

    ……

    第二日辰时,骆青离照例出现在大广场上,今日是丹考的最后一天,也是最后的决赛,围观的修士数量比起前两日成倍增加,阵法之外里三圈外三圈围满了人,就近的茶楼酒肆窗前更是人头攒动。

    “今年的丹考可真有意思,昨日五阶丹师中的第一名竟是个来自南诏玉蟾宗的女修!听说那女修的师父还是传言中杀人不眨眼的女罗刹!”

    “女罗刹虽说凶名在外,可好歹也有一手出神入化的炼丹术,那女修得其真传,炼丹术理所当然也不会差到哪里去。”

    “不仅是她,这次南诏的丹师都不错,当初参赛的时候,南诏的修士数量可是明显少于中原的,但晋级的二十人中,却有超过一半都是南诏的人!”

    “少数又不能代表全部,那块南蛮之地,就算有某些个惊才绝艳之辈,那也只是个别。”

    “就是,这次决赛又不是那二十人参加,还有上届丹考的一二名呢,他们可都是货真价实中原人,随便一个拿出来都能将他们打回家!依我看,这次的魁首必然还是出在中原!”

    “我猜还是窦悦和!”

    “我觉得怎么也该是惠同光了,好歹人鎏金道塔还是东道主呢!”

    “……”

    人群之中争得热火朝天,尹天华好不容易挤到最前面,听到这些言论,当下怒道:“南诏怎么了南诏的修士是比你们缺条胳膊还是少条腿啊,你们中原不就是仗着地域面积宽广,灵脉多了些吗少瞧不起人!我们骆师叔厉害着呢!”

    然而他的这些话很快就淹没在了声浪里,根本没掀起什么水花。

    外界的纷纷扰扰皆被阵法隔绝,骆青离找到自己的位置,她的左侧是惠同光,右侧是宁珅,而窦悦和则处在第一的位置。

    与昨日的蓬头垢面不同,今日的窦悦和整个人光鲜亮丽,焕然一新,她的模样平平,并不惊艳,但那双眸子却亮如繁星,里面似乎燃烧着某种烈火,与之相对时,总让人习惯性地忽视掉她的容貌。

    窦悦和的目光直直地落到骆青离身上,两人对视间,某种气氛不经意地弥散开,那是一种棋逢对手的微妙感觉。

    惠同光夹在她们中间,眉目微沉,暗暗攥紧双拳。

    时辰快到时,乌霜真君出现在空中高台之上,他的一侧是陆珩,另一侧则是立群真人和蝶舞真人。

    广场上众人神情一肃,骆青离目光轻轻一扫,落到那个身穿白衣的金丹初期修士身上时,目光忽地一顿。

    陆珩

    居然是他!

    原本骆青离还怀疑中原少年英才榜第一位的陆珩跟她认识的人是不是同名同姓,现在看到真人,她便能够确定,当初打铁铺子里燕扒皮的侄子,正是这位雷神道塔的乘风真人。

    不过听说陆珩是个土生土长的中原人,那这么说来,莫非燕晁本来也是中原人

    骆青离注意到他的时候,陆珩也看到了她,目光交汇间,陆珩先是一怔,继而无声笑出了一口白牙。

    原本只是照例过来走个过场,没想到还会遇到老朋友。

    <!over>


如果您喜欢,请把《绝品灵仙》,方便以后阅读绝品灵仙192 乘风真人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绝品灵仙192 乘风真人并对绝品灵仙章节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