绝品灵仙

189 出丹品相

类别:武侠修真 作者:顾仁棉 本章:189 出丹品相

    <!go>

    时间对她而言十分充足,骆青离没急着马上开炉炼丹,而是先检查了一遍药材和丹炉,结果就在那几份药材里找出了几株混在里面的杂料。

    这几株杂料倒不是说种类不对,相反的,它们都是炼制这三种丹药所需要的灵草,只是年份不足,放在一堆药材中并不显眼,乍一看可能分辨不出。

    骆青离摇头失笑,仔细甄别了一遍,将那些杂料一一剔出,确保没有问题后才开始正式热炉。

    在丹师考核赛上,所有丹师皆不允许借用外力,只得依靠自身内火和灵力炼制丹药,但在场丹师从筑基初期至大圆满不等,灵力储备也不尽相同,当修士体内灵力不足时,倒是可以吞服丹药进行补充。

    黄色内火从指尖飞跃而出,落到丹炉底部,随着骆青离打入指诀输送灵力,那一点黄豆大小的火苗便蹭得窜起,熊熊燃烧起来。

    大广场上炼丹的氛围热火朝天,处在隔绝阵法中的丹师看不清其他参赛选手的现状,但广场之外的围观群众和负责督察的考官却能将丹师们的一举一动都瞧得一清二楚。

    空中高台之上,那位负责宣布规则的主考官目光如炬般审视着台下每一位丹师,身侧一位锦衣妇人瞧见一众丹师不同的反应,忽然盈盈笑问了一句:“立群道友,不知这在炼丹药材中掺假的主意是谁想出来的”

    若是某些丹师没留心,将杂料当成了炼丹药材投入丹炉之中,那这一炉丹基本就算是废了,就算侥幸能炼得出来,那丹药品质也会随之大打折扣。

    对现场参考的丹师来说,每炼坏一炉丹药都是浪费一点时间,且越到后面他们的灵力将越发不济,炼丹也会越发困难。

    不得不说这一招确实是有些损。

    “这当然是主办方的决定。”

    道号立群的主考官淡淡看了她一眼,轻哼道:“作为一名炼丹师,懂得甄别药材是基本功,如果连这点都做不到的话,还是趁早滚回去吧。”

    锦衣妇人挑挑眉,轻轻点了点头,目光落到下方被隔成方方块块的大广场。

    这个时候,有些丹师完全没意识到陷阱所在,已经性急地开了炉,而有些丹师则跟骆青离一样,事先稳妥地检查了一遍,正在挑拣主办方提供的材料中的那些杂料,或是有某些丹师炼丹经验丰富,在投放药材的过程中发现了问题,当场剔除。

    坐在高台之上,广场上的一切尽收眼底,时间一分一秒地过去,有丹师控制不当不慎炸炉,浪费了一炉材料,收拾一番过后从头开始,也有丹师面色紧张,手忙脚乱地打着指诀手印,中途出了差错,当然也不乏技术纯熟者,进展顺利,稳中求胜。

    锦衣妇人看得津津有味,一个多时辰之后,广场上开始出现阵阵丹香,已经有某些丹师丹炉中的丹药基本成型,再过一会儿便可以开炉收丹。

    但到了这一步,炼丹才刚完成一半,收丹的时机十分关键,若是过早收丹,丹药会因为能量不稳而炸丹,化作飞灰,可若是收得太晚,过多的丹毒就会沉积在丹药中,那这丹药也就失去了本身的价值无法服用。

    收丹时机往往是最体现一个丹师水准的环节,没有任何捷径可走,只能看个人的感觉和经验。

    骆青离便是这最早一批成丹修士中的一个,她最先炼制的是这三种四阶丹药里最困难的回春丹,这也是几乎所有丹师的选择。

    越是往后消耗就越大,状态也越来越差,众人便普遍选择由难到简。

    丹药在炉中成型,骆青离的神识时刻关注着内部的情形。

    一炉回春丹满炉是十枚,而此刻丹炉内已经有八枚丹药在原地滴溜溜地旋转,炉内热气蒸腾,噗噗噗地不断从出气口冒出。

    这个丹炉和平常她用的炼丹炉不太一样,它的炉壁更厚,受热起来稍慢,因此在收丹的时候需要比平时晚上一些。

    骆青离细细观察丹药的情况,在某一瞬间目光忽然一亮,手中打出数道收丹印诀,砰砰砰落在丹炉之上,口中轻喝一声:“开!”

    炉顶大开,雾气弥散,白雾蒙蒙间,八枚丹药一溜儿地排在原地,随着她取出玉瓶打下摄物诀,回春丹一一落入玉瓶之中。

    看了眼成果,骆青离轻轻吐出一口气,总体挺满意,清理了一下炉渣,便准备炼制第二炉增元丹。

    场上和她一样第一炉收丹的修士也有不少,有的顺利收丹成功,有的在出炉的那一瞬间丹药化作了齑粉,也有的因为炼制时间过长,原本雪白的丹药颜色变成了浓重的墨色,明显沉积了丹毒。

    锦衣妇人扫了眼,轻轻一笑:“今年这批丹师看起来比上一届普遍好了不少,立群道友以为如何”

    立群真人似笑非笑弯了弯唇角,“不比蝶梦道友家的悦和小友,小丫头在丹道上确实独具一格,未来成为炼丹大宗师指日可期。”

    蝶梦真人咯咯直笑,“立群道友谬赞,悦和也就这么点兴趣爱好,不过她年纪还小,未来如何现在说为之过早,倒是同光小友,小小轻轻便实力不俗,以后才是前途不可限量。”

    二者一人代表鎏金道塔,一人代表木兰道塔,你来我往一通互相吹捧,尽是些面子上的功夫。

    日头渐渐西斜,当黄昏的余晖落下之时,骆青离完成了所有三炉四阶丹药的炼制。

    这三炉丹药炼制的过程很顺利,待她完成之后,骆青离便向空中举手示意,脚下顿时有传送阵光芒亮起,将她送至高台之上,作为本次丹师考核的两位主考官立群真人以及蝶梦真人已经端坐于案前。

    广场被隔绝阵法覆盖,骆青离不清楚自己是第几个完成考核任务的,不过这种比试,只要任务达标就行。

    她将三瓶丹药一一呈上,行了一个晚辈礼,“晚辈骆青离,见过两位真人。”

    “骆青离”

    蝶梦真人喃喃念了一遍这个名字。

    作为主考官,一众参加丹考的修士资料她手中都有,比较出名的几个她都有印象,听到这个名字就立马能够对号入座。

    蝶梦真人扬眉问道:“令师是玉蟾宗惊鸿真君”

    “正是。”

    蝶梦真人轻笑出声:“原来如此,在你之前小半刻钟有个沧海宗的小子第一个完成考核任务,看来这次南诏的丹师都相当不错啊。”

    骆青离微垂着头,心道这位沧海宗的小子十有八九应该就是宁珅了。

    能在数百丹师之中脱颖而出,足以见得宁珅炼丹术的精湛。

    立群真人默不作声,作为中原人,又是东道主,被两个南诏的丹师分得一二名,到底让人有些不快,但他一个金丹修士,还不至于对两个筑基期的小辈摆什么脸色,只是公事公办地将骆青离炼出的三瓶丹药一一倒入他的面前摆着的一只玉盘里。

    圆滚滚的丹药在玉盘上滚了一圈,立群真人轻轻扫了一眼,眉峰微跳。

    “四阶回春丹,满炉十枚,实炼八枚,上品丹两枚,中品丹三枚,下品丹三枚。”

    “四阶增元丹,满炉十枚,实炼九枚,上品丹三枚,中品丹四枚,下品丹两枚。”

    “四阶定颜丹,满炉十枚,实炼十枚,极品丹一枚,上品丹四枚,中品丹五枚,无下品丹……”

    随着立群真人一字一句说着骆青离的考核结果,就是蝶梦真人都不由看了过去。

    玉盘上二十七枚丹药排在一起,颗颗圆润光泽,这其中有一粒深红色的定颜丹上缠绕着道道金色纹路,这也是所有丹药中唯一的一枚极品丹。

    成丹率高达九成不说,就是丹药品质也如此上佳。

    旁的丹师,炼制出的丹药里最多就是下品丹,只偶尔一两炉里才会看到有中品丹上品丹,至于极品丹药,那本身就是可遇不可求的东西,能不能炼制出来纯凭运气。

    她倒好,跟别人完全反着来,所有丹药里面最少的是下品丹,每炉都能出上品丹中品丹,甚至还有极品丹!

    相较起来,之前沧海宗的那小子,虽说速度上略胜一筹,成丹率也在八成以上,可这炼制出的丹药品质却明显比这丫头差了许多。

    蝶舞真人与立群真人对视一眼,又看了看骆青离,扬手向空中负责督察的副考官发了一道传讯符。

    广场四周分别有金丹期修士监管,以求杜绝舞弊现象,一经发现便会被永久取消参赛资格。

    骆青离既能走到高台上,便说明她在炼丹过程中没有问题,可这过高的丹药品质,他们还是需要再确定一遍。

    传讯符很快就有了回音,副考官确认一切正常,立群真人和蝶舞真人一下都有些心情复杂。

    还真是她现场炼出来的!这小丫头的成丹率和出丹品相未免也太高了吧!就是他们这种有上百年炼丹经验的人都不能完全保证如此出色的出丹情况。

    两人心中惊讶,却未露于表面。

    立群真人取了一块玉牌交给骆青离,颔首淡淡道:“小友可以先回去休息了,明日辰时,还在此地进行第二日考核。”

    骆青离接过玉牌,再次行了个道礼,由着传送阵将她送至广场的阵法之外。

    人离开之后,蝶舞真人仍是忍不住惊叹:“这小丫头几岁我记得似乎还没到三十吧就算她从炼气期时就开始接触丹道,至多也就是二十年的炼丹师丹龄,这个成丹率和出丹品相,可是能把不少大师都比下去了。”

    立群真人同样眉头紧锁,不到三十岁的筑基中期,本身就已经足以令人惊艳,更何况她的炼丹水平还如此出色,至少惠同光在和她一样大的时候,是做不到这样的。

    立群真人轻吐一口气,“不出意外的话,这小丫头估计会是同光跟悦和小友的强劲对手了。”

    蝶舞真人默认了这个说法。

    陆陆续续有丹师被相继传送至高台上,两人也没再继续谈论这件事。

    骆青离直接到了广场之外,小五望了望还在阵法中的众人,问道:“主人是过关了吗”

    “是啊,不过明后两天还要接着比。”

    小五点点脑袋,笃然说:“小五对主人有信心!”

    骆青离弹了弹灵兽袋失笑。

    不远处的宁珅看到她,走过来打了声招呼:“骆道友,别来无恙。”他面色坦荡,笑容可亲,又朝着她腰间的灵兽袋挥了挥手,“小五,还好吗”

    小五“嗷呜”一声点点头,骆青离也微笑示意。

    “原来骆道友也是炼丹师,这次倒是可以与道友好好切磋一番炼丹术了。”

    即便大家彼此已是心知肚明,宁珅却未提海底试练营之事,只是如老朋友一般与她随意聊着天。

    骆青离还要再看看同门的几个弟子和叶望舒的情况,便和宁珅有一搭没一搭地说着话。

    越来越多的丹师被传送出来,这里面就有肖彻之沈仲等人,再后来叶望舒、韩瑾瑜、尹天华还有那几个玉蟾宗的弟子也都顺利通过了考核。

    韩瑾瑜看到她的时候很激动,她对骆青离的印象还停留在当年的迷瘴林秘地之中,他们几个被传送出来,骆青离却不见踪影,韩瑾瑜本来以为她已经死在那里面了。

    至于现在她不但修复好丹田还入了玉蟾宗拜得元婴真君为师这些事,多半是她个人的机缘,韩瑾瑜却没有多问。

    一番话别,夜色渐浓。

    骆青离准备先回门派驻地,叶望舒还要再与她叙叙旧,便跟着她一道同去,留恋花丛的肖彻之见状倒是不去管那些莺莺燕燕了,信步跟在两人身侧。

    广场上留下的丹师或是还在闷头炼制着丹药,或是近乎自暴自弃地选择放弃,或是心急火燎唉声叹气。

    但越到后头,得已通过考核丹师便越来越少。

    当月亮爬到广场上竖立的那面旗帜上的时候,立群真人立在高台上,宣布了第一日考核赛的结束,光是这一日,便足足淘汰了一半的修士。

    <!over>


如果您喜欢,请把《绝品灵仙》,方便以后阅读绝品灵仙189 出丹品相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绝品灵仙189 出丹品相并对绝品灵仙章节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