绝品灵仙

181 青阳派旧址

类别:武侠修真 作者:顾仁棉 本章:181 青阳派旧址

    <!go>

    “绮罗仙子结婴了”

    薛策微微一怔,“那如今沧海宗不就是一门八元婴”

    南诏上三宗之中,原本沧海宗和玉蟾宗的元婴修士数量是彼此齐平的,都是一门七元婴,这两个门派挨得近,常常被拿来作比较,玉蟾宗的名声虽没有沧海宗好听,但二者之间的实力还是基本相当的。

    现在沧海宗多了一名元婴修士,这距离无疑是被拉开了。

    想到这,薛策连忙问道:“师父,那眉山老祖呢可是出关了”

    十年前他就从韩瑾瑜那里听闻了眉山老祖闭关冲击元婴大圆满的消息,本来眉山老祖的寿元就已经不多了,如果失败,沧海宗唯一的一名元后修士将要面临陨落,即便多了一个新结婴的绮罗真君,双方元婴修士数量持平,可没有元后修士坐镇,那也是差了一截的。

    “眉山真君闭的是死关,哪怕这次绮罗结婴,广发请帖邀请同道中人,他这个做师父都未必会出面。”

    伏冀真君敲了敲薛策的脑壳,“绮罗结婴的时机很微妙,至于未来上三宗的局势会演变成什么样,一切都要看天意。”

    薛策垂下头,伏冀真君笑了笑说:“或许未来某一天,门派的未来会落到你们这一辈的手里,但现在还不是时候,你小子就是在这里瞎操心也没用”

    说完,伏冀真君摆了摆手,“你一个人好好静静吧,为师先走了。”

    薛策目送着伏冀真君远去的遁光,自己一个人回了洞府。

    骆青离可不知道薛策此刻的纠结,离中原的丹师考核大赛还有三年时间,在这段时间里,骆青离对自己的规划很明确。

    她的修为提升很快,用不着刻意去修练,每天只花费两三个时辰打坐,剩下的时间则主要放在了法术剑术和杂学之上。

    早前几年游历,时时在外漂泊,炼体术也闲置了下来,现在有了时间,骆青离便开始继续大量收购兽血淬体。

    闲暇时刻,她琢磨了一下从金丹期铜尸那处得来的五行傀儡阵,很遗憾的是,这五个傀儡偶是一个整体,且它们体内刻录的阵法相辅相成,无法单独拎出来驱使,但一旦结合起来之后,却完全是一加一大于二的效果。

    骆青离第一次按照玉简上指引布下五行傀儡阵后,曾经入阵尝试过。

    原本只有巴掌大小的傀儡偶在阵法之中变成了一个足有正常两人高的巨物,它们虽只是个死物,行动力没有修士那般敏捷灵活,但却力大无穷,且不惧疼痛,身上材质特殊,任由骆青离使劲浑身解数,也没能在它们身上留下一星半点的伤痕。

    这些傀儡偶一个个赤手空拳,身上却溢满了五行灵气,澎湃浩荡足以与一名筑基大圆满的修士匹敌。

    若只是一个筑基大圆满的傀儡偶,骆青离或许还有一拼之力,可要命的是这五个傀儡偶一起上。

    它们身上的五种灵气相依相生,形成了一个循环,更添几分威力,且彼此之间就像是孪生兄弟一样,配合无比默契,傀儡偶打出的拳劲掌风道道凶猛,要不是她掌握了五行傀儡阵的阵法密钥,她估计是要被留在里面出不来了。

    到最后骆青离得出了一个结论,这个五行傀儡阵不是她现在这个境界可以尝试的,那位金丹期的铜尸既然是依靠的这个傀儡阵来炼体,那必然是符合他当时的修为境界的,也许等往后自己结丹了,也可以用这个阵法来锻炼。

    或者日后遇到了什么格外难缠的对手,若是布下傀儡阵,将之引入阵法之中,兴许也能够实现反杀。

    骆青离觉着这是件好东西,将它们收进了储物手镯中。

    日子如流水般的过,骆青离两耳不闻窗外事,但她却知道这段时间里还发生了一件事。

    且说沧海宗的绮罗仙子结婴成功,对南诏各宗门广发请帖,宋惊鸿和伏冀真君便是代表的玉蟾宗上沧海宗登门道贺,他们俩去得比较早,被留在了沧海宗用以招待贵宾的客峰。

    结婴大典,乃是盛事一桩,四方道喜,无论是南诏还是中原皆有修士临门,甚至还有来自海外的朋友,可就在这大典开启前,万俟商会却来了一行人寻事,说是沧海宗有弟子杀了他们的族中晚辈。

    万俟商会在浮华大陆上的名声响亮,而他们正是为了万俟珊的事找上门来的,而且还带来了万俟珊的魂灯。

    那盏魂灯早早地便已经熄灭,但只要施以秘法,便能够还原魂灯主人生前的最后一段影像。

    那段影像是三男一女四个筑基修士围攻万俟珊,这四人出手毫不留情,联起手来对付一个筑基初期的女修,最后万俟珊被另一个女修一剑穿喉。

    影像之中,那四人的身形样貌十分清晰,骆青离用的既是化名也是易容面孔,可宁珅纪若初方静山三个却是本来面貌,而且他们三人都是名门子弟,要想找到人对万俟商会来说并不困难。

    修真界中充满了杀戮,像这种事并不罕见,但找在人家结婴大典的时候拿出来清算,却是落了沧海宗的颜面。

    一众宾客心照不宣地沉默看戏,伏冀真君不动声色看了眼宋惊鸿。

    骆青离用的那把沉霜剑是他亲手打造,伏冀真君当然认得出来,对号入座一下就能想到影像中那个女修究竟是谁。

    “惊鸿师姐,这事可是你家那小丫头做的”

    “是又如何”宋惊鸿轻哼一声:“我还未去找他们算账,他们倒是自己先送上门来了!”

    宁珅回来之后便将此事与师长报备过,万俟商会找上门来,他们却也不慌,将客人请入了沧海宗的议事堂,同时也请来了纪若初的师父平阳真人。

    那些人最后是怎么谈的,当时的宾客都不清楚,只知道最后大家谈崩了,直接开始大打出手。

    万俟商会来的人中有一名元婴修士,而宁珅的师父则是沧海宗的宇轩真君。

    都是为了自家晚辈,哪怕当时沧海宗宾客众多,此事旁人也不好插手。

    双方打得胶着,难分高下,宋惊鸿突然起身加入战局。

    年轻的时候宋惊鸿有个女罗刹的诨名,除却她本人好杀之外,亦是因为斗法犀利招式狠辣的缘故,她一加入,整个战局便瞬间倾倒。

    宇轩真君心中不解,按理说他与宋惊鸿交情平平,几乎没什么往来,实在想不明白她此刻横插一脚是何缘故。

    万俟家的元婴修士更是怒道:“惊鸿道友,这是我们私事,还请不要插手!”

    宋惊鸿冷冷一笑,“我徒儿也是受害者,若非她命好,恐怕早便死在了那小妮子的算计里,你说我应不应该插手”

    “你徒儿……”

    宇轩真君愣了愣,万俟家那位元婴修士猛然反应过来:“那女修就是你的徒儿!”

    万俟珊是被骆青离亲手结果的,真要论起来,他们和骆青离的仇无疑更大些。

    与其让万俟商会以后查出来骆青离的身份再作文章,还不如现在宋惊鸿先发制人,将他们打回老家。

    万俟家那位元婴修士勃然大怒,宋惊鸿早便打定主意要给自家小徒弟讨公道,恰好她手痒地厉害,便一掌将宇轩真君拍到旁边,自己和那万俟家的修士斗得难解难分。

    宇轩真君:“……”

    两个元婴修士的斗法威力巨大,沧海宗甚至开启了护山大阵,诸多沧海宗的弟子们目光怔怔地望着阵外,元婴修士的斗法难得一见,隔着这么远甚至都能感受到他们身上浩荡的灵威,压得人喘不过气。

    这场斗法结束最终以宋惊鸿的胜利告终,短短数十息的功夫,她便将万俟商会来的那一众修士通通打了回去。

    宇轩真君额角直跳,行了个道礼:“多谢惊鸿道友。”

    “都说了,本座只是为了自家徒弟。”

    宋惊鸿轻拂衣袖,重新落座,施施然道:“大典吉时都要到了,赶紧开始吧。”

    广场之上,一切有条不紊地进行,伏冀真君似笑非笑道了一句:“惊鸿师姐宝刀未老。”

    宋惊鸿双眼一眯,“你的意思是说我老了”

    伏冀真君摇头失笑。

    宁珅和方静山站在广场的一角,遥遥望着玉蟾宗宾客的方向,方静山不可思议地看了眼宋惊鸿,悄声说:“宁师兄,原来那位裴道友真的是玉蟾宗的人啊,而且还是惊鸿真君的弟子!”

    宋惊鸿的名号在南诏不可谓不响亮,尤其此人明明看着是一副清心寡欲的仙子模样,实则却是位杀人如麻的地狱罗刹,反差实在太大,方静山一时还有些没缓过神。

    宁珅目光微动,看了看身侧的方静山,摇头暗叹。

    他比方静山多知道一点,那位裴道友非但是惊鸿真君的弟子,而且还是药王的传承者,无论是他们看到那张脸还是听到的那个名字都是假的。

    不过这事相信瞒不了多久了,当年的知情人随便一打听就能联想到前因后果。

    但有宋惊鸿这样一个势力强盛的师父,又有整个玉蟾宗做后盾,着实没什么多忧心的。

    闹剧结束之后,绮罗真君的结婴大典才顺势开始。

    宋惊鸿回来还与骆青离说起了这事,骆青离闻言先是惊讶,随后又为没能见到元婴修士之间的斗法而觉得遗憾。

    “师父,那万俟商会就这么罢休了吗”

    虽说宋惊鸿将人给打了回去,这事归根结底他们也是占了理的,可难保以后万俟家的人不会卷土重来。

    “它万俟商会本身就是一团乱麻,早就不是当年姓万俟的当家作主了,万俟珊死了已经有段时间,他们早先不来,却趁着绮罗真君的结婴大典过来寻事,无非就是想借此机会来谈判捞些好处,只可惜没谈拢……”

    说到这,宋惊鸿嗤笑一声:“他们不可能会为了一个小辈与南诏上三宗之二还有散修联盟为敌,短时间内是不会再来找麻烦了,不过以后怎么样还不一定。你在门中就不必多担心了,只是日后行走在外,还是留心注意些。”

    “是,徒儿明白。”

    骆青离点头应下来,回了吹雪谷。

    接下来的日子她一直都在自己的洞府闭关,这期间她炼制六阶丹药的技艺愈发纯熟,有时也会去宋惊鸿那里讨教炼丹术方面的问题,若是在阵法上遇到了问题,她便整理一番过后,上青焰峰向伏冀真君请教。

    有一回没遇到伏冀真君,却是撞上了薛策。

    薛策对她的态度依旧不怎么好,但和几年前相比,那股子阴阳怪气却没了,不咸不淡地跟她说了几句话,骆青离便告辞下了青焰峰。

    偶尔她也会去藏书阁找些资料。

    作为元婴修士的弟子,她的身份相当于金丹修士,权限不小,下三层的玉简书册都可以观看,有一次在看到一本南诏史的时候,骆青离不由自主翻了翻。

    这册书主要讲的都是近五万年来南诏的格局变迁,以前她没怎么关注过这方面的问题,但接了谭雅柔那个委托任务之后,她也想了解一些有关青阳派的事。

    正如谭雅柔所说,七八千年前的青阳派还是南诏的几个大派之一,但是后来既是内斗又是别派围攻之下,青阳派快速没落,整座门派都被摧毁得一干二净。

    书册之中还有一张当年的大致板块地图,对比如今的地图,骆青离发现当初青阳派的宗门地址竟然就是在现在的药王城一带。

    她几乎一下子想到当初去过的迷瘴林秘地,药王师尊也曾说过,那个地方曾经是一个古门派的旧址,他年轻的时候在那里得到过机缘,后来在他坐化之前,便将那处利用了起来,改成了一个选徒之所。

    那里的阵法奇特,堆满了大量伏魔石,而且附近也有不错的灵脉……照这么看来,当初她曾经去过的秘地,很可能就是青阳派的旧址。

    骆青离轻舒口气,心中感慨顿生。曾经的青阳派好歹也是个大宗门,可她看到的遗址破败成那样,就足以想象当年的战役有多惨烈了。

    <!over>


如果您喜欢,请把《绝品灵仙》,方便以后阅读绝品灵仙181 青阳派旧址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绝品灵仙181 青阳派旧址并对绝品灵仙章节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