绝品灵仙

152 七星海螺

类别:武侠修真 作者:顾仁棉 本章:152 七星海螺

    <!go>

    罹烬吹了半晌的夜风,也没有把心里那股火气吹散。

    这个人修,他打不得伤不得杀不得,正因为如此,他才一时无法决定该怎么做。

    早些年罹烬也曾经混迹在人类世界里,他从不否认人类在各方面领域上的能力和建树,道门众艺,乃至歪门邪术,他或多或少地都接触了解过一点,罹烬甚至还有想过,拘了骆青离的魂魄将之收进玉瓶里,或者将她炼成一个没有思想的傀儡。

    这样骆青离也算是某种程度上的“活着”,既不影响两人之间的契约关系,他也不用受到一个人修的牵制。

    可这样一来,这层契约关系将会始终存在,无法解开,而且还有一个更致命的问题,无论是魂魄还是傀儡,能够存在的时间都是有限的,至少绝对不会比他自己剩下的笀元多。

    现在他们之间的问题是境界差距过大,要想解除契约,目前摆在他面前的就只有两条路。

    一是像骆青离说的,给她时间,等她成长起来,当她的元神强度赶上他的时候,就能斩断联系。

    当然,也不是不能由他们强行给她进行填鸭式提升修为,但一个两个小境界也就罢了,现在他们是几乎相差了两个大境界,中间甚至还隔了一个金丹期进阶……人修进阶金丹期可是有心魔的,强堆起来的修为,冲击金丹期,必然碰壁,还是得从头开始。

    第二条路,是自己的境界大跌,跌到骆青离之下,就如当初他还是一颗灵兽蛋的时候,骆青离还是能够感应到他们之间契约存在的。

    罹烬会变身完全是因为化虚神封术,这是他的一项保命秘术,不到万不得已不会轻易使用,虽然效果相当不错,每次都能靠它脱险,但除却不可控的变身对象以外,这项秘术同样还有其他限制。

    至少起码在未来的三四十年之内,这个秘术是施展不出来了。

    罹烬抱着胳膊,看着眼前的深沉夜色,面沉如水。

    一只蓝色雀鸟从远处飞来,落到玲珑的肩膀上,叽叽喳喳叫了几声,玲珑微微点头,挥一挥手,雀鸟便已自行飞走。

    她上前几步,低声道:“二公子,我们离开有段时间了,现在老妖王基本已经不管事了,全靠几位妖君大人在维持大荒的秩序,这些日子里,大公子闹出的动静有些大,您再不回去,就要由他一人独大了。”

    罹烬扬唇浅笑起来,“我这大哥,还真是不让人省心啊……”他浅褐色的眸子里闪过一道精光,轻轻捻了捻手指,“这次他暗算我的账,我还没找他算呢。”

    若不是因为骆青离在这耽误了事,他现在就已经动身回大荒了,偏偏这个人,他还真就拿她没办法。

    罹烬实在是做不到去完全相信一个人修,却也不能把她带到大荒去,更没法时时将她放在自己眼皮子底下,人类和妖族的世界是格格不入的,更何况她还这么弱小。

    但偏偏罹烬的势力主要都集中在大荒,在西部自家地盘上,他大可以随意兴风作浪,但在人修的地域里,他还真做不得主。

    玲珑当然也希望罹烬能早些回去,但眼前这个麻烦还没有解决,“二公子,那个人修,您打算怎么处置”

    罹烬再次沉默下来。

    客观地讲,其实骆青离提出的方案未必就不可行,充其量也就是需要给她一些时间,这个人修的天资出众,修炼速度在人修之中十分惊人,又是大门派元婴修士的弟子,修练资源、名师指导,样样不缺,如果顺利的话,百年之内虽不能结婴,但结丹却是不成问题的。

    换句话讲,只要能够在她的元神强度达到自己标准之前,确保她性命无虞,这份契约关系就可以解开了。

    届时他要她生还是要她死,都不过一念之间的事。

    但很快罹烬又想到了一件事,出声问道:“玲珑,你确定那个小丫头是天灵体”

    玲珑点点头,“她是隐性全灵根,既然能修练得这么快,应该也是天灵体无疑。”

    罹烬敛眉沉吟。

    五万年……五万年前的景曜尊者名动天下,妖修虽与人修历来不和,但当年的老妖王却曾经受过景曜尊者的恩惠,也答应过替他保管一样东西,直到他回来或是下一位天灵体的修士出现。

    可惜自那以后,景曜尊者便再未在浮华大陆上现过身,那样东西也一直留在了大荒。

    这件事,在大荒妖王殿也不过寥寥数人知晓,就连玲珑这种十阶妖修,亦不清楚个中具体细节。

    现在老妖王的笀元将近,至多便是再有几十年的光景,而人类修士中又出现了一个天灵体,他不清楚这些事之间有没有什么必然的联系,但至少有一点可以肯定,无论骆青离有没有与他结契,这个人他是真不好动手了。

    而且有一点骆青离确实没有说错,那颗蛋要不是被她带了回去,他到现在都恐怕还在灵兽铺子里待着,而玲珑几人也不会这么快找到他。

    罹烬纠结了整整一晚上,直到第二日清晨,才又去那个山洞。

    骆青离正在打坐稳固修为。

    罹烬破壳时反馈过来的灵气不止让她第二丹田顺利筑基,包括主丹田的境界也跟着提升了一截。

    道修修练,既是修练修为境界,亦是锻炼心境,修为提升地太快,容易造成根基不稳,也容易心境不足,她现在这增长的修为几乎算是白捡来的,更应该好好炼化巩固。

    另外,骆青离还发现一件事,在第二丹田筑基之后,她的元神强度比原先更加坚韧了,筑基之时的识海动荡其实也是某种程度上的淬炼,虽还未到凝元诀进阶的时候,但照这个速度下去,再过几年她的神识强度兴许便能够媲美金丹初期修士。

    罹烬进了山洞就看到那个人修正盘膝坐在地上打坐,不由哼笑一声:“心很大啊。”

    骆青离睁眼看向他,起身行了一个道礼,“二公子。”

    一个晚上的深思熟虑之后,罹烬最终还是做下了决定,他深深看着骆青离,薄唇轻吐道:“我可以给你时间,但你也得答应我几个条件。”

    骆青离心中讶然,罹烬能这么快松口,确实让她有些意外,听到他说有条件,骆青离洗耳恭听,至于答不答应,得听过之后再决定。

    “二公子请讲。”

    罹烬伸出一根手指,淡淡道:“第一,在你有足够能力解除契约关系之前,不得有所懈怠,更不得耽于旁骛。”

    人修的世界里,高阶女修的数量比起高阶男修要少得多,女子生来比男子感性,容易感情用事,也更为优柔寡断,他见过不少人类女修,其中不乏天资出众之辈因为耽于情爱寸步不前者。

    这个女修要是也这样,那他还真不如一掌拍死她得了。

    骆青离点点头,没有意见,修练是她人生中最重要的一部分,已经成了每天的日常,目前除了和修练相关的一切,她并没有其他兴趣,这一点即便罹烬不说,她也会去做。

    罹烬瞥她一眼,又伸出第二根手指,“第二,从今往后,你不得涉险,不得冒进,凡事皆以性命为第一要义。”

    现在他们两个生命攸关,骆青离的安危同样会影响到自己,照罹烬的意思,她以后只要待在门派里安安心心修炼就得了。

    骆青离相当无语,轻咳一声叹道:“二公子,我不知道您对人修了解有多少,我们修行并不是一味闭关修炼就够的,在外游历增长见闻亦是必须,否则心境跟不上,更别谈进阶了。”

    罹烬的脸色沉了下来,骆青离只当没看见,继续道:“我了解您的顾虑,您放心,没有人是不惜命的,我也同样如此,什么该做,什么不该做,我心中自有权衡,超过我能力范围的,我不会轻易去尝试。”

    罹烬沉吟片刻,没说好也没说不好,但大抵还是默认了。

    他深吸口气,说出了最后一个条件,“第三,我要安排一只妖监督你。”

    放任她一个人,罹烬到底不能完全放心,他不能时时刻刻看着她,但至少得保证自己的眼线就在她身边,每隔一段时间定期向他汇报情况,好让他知晓这个女人的现状和进展。

    他已经做出了让步,这个条件可以说完全没得商量。

    想到以后会有一只妖时时刻刻跟着自己,监视着自己,骆青离就皱紧了眉,浑身不自在。

    她也清楚她和罹烬之间连最基本的信任都没有,这个条件真要论起来,倒也无可厚非。

    但理解是一回事,真的接受起来还是会有困难。

    她现在确实处于弱势,也受制于人,可这也不代表她能够完全不顾原则,什么都不在乎,一味由着罹烬牵着鼻子走。

    骆青离不动声色地抬眉,没有说话。

    罹烬哼了声,眼中已经出现怒色,“人修,我已经很退让了,你可别再得寸进尺,把我逼急了,我大可以在大荒找个地方把你关起来,任由你自生自灭!到时候叫天不应,叫地不灵,我看你怎么办!”

    骆青离闻言神色没有丝毫动容,只是扬起脸直视着罹烬的眼睛,微微笑着,“那可感情好,最好是把我关个一百来年,等我寿元到头,命不久矣了,还有大荒尊贵的二公子陪葬,那可真是莫大的殊荣……”

    “骆青离!”罹烬被气得一噎,额角青筋直跳,恨声道:“是谁给你的胆子,还敢来威胁我!”

    “二公子这可就误会了。”骆青离抬了抬眼,抿唇道:“我这不是威胁,只是刚刚好道出事实罢了。”

    真要是放只大妖在她的身边,那麻烦才是真大了去了。

    外面那四只大妖,哪一只是好相与的就是平时看着笑眯眯很好说话的胡理,那颗心挖出来也是黑的,有他们在身边,才是真正的日夜难安。

    罹烬深吸几口气,怒目而视。

    他原本的打算是要将胡理放到骆青离身边,跟过来的四妖之中,黑鹰性情急躁易怒,席易最看不上人修,玲珑是他的左膀右臂,回到大荒之后还需要她去办事,剩下的就只有胡理。

    正好胡理是银狐一族,聪慧狡黠,心有七窍,可以完美融入人类世界,有他在,罹烬才能够放心。

    可很显然这个人修并不愿意接受。

    骆青离重新回到山洞的角落里坐了下来。

    她虽是被困在这里,却也不是完全没有谈判的筹码,合理的事,她当然愿意接受,但某些不合理的条件,她也需要为自己争去权益。

    眼看着骆青离又要开始闭目打坐了,罹烬咬了咬牙,一字一顿地吐口:“这只妖不会超过五阶,你可以与它签订平等契约,就只当自己多了一只灵兽,它不会干预你的任何行为,甚至还会在你遇到危险之时助你一臂之力。”

    骆青离看了过来,罹烬扯了扯嘴角嗤道:“你最初急着与灵兽蛋建立契约关系,不就是希望以后多一分助力五阶妖兽,相当于白送给你当灵宠,除却定期与我汇报你的修为进展以外,你并没有任何损失。”

    “怎么样,你答不答应”

    这已经接近了他的忍耐上限,如果这个人修还是不知好歹地拒绝,那就真干脆鱼死网破得了!

    骆青离想了想,一只五阶灵兽,比起一只完全不可控的大妖,危险性确实低多了,而罹烬也确实需要一个耳目。

    都到了这个地步,骆青离见好就收,点头应了下来。

    罹烬深深吸一口气,翻手取出一只海螺,嘴唇微动对着说了几句话后扔给了她,“你去东海之滨的降珠滩,在月夜吹响这只七星海螺,会有妖出现,到时你将海螺交给它,它会知道怎么做。”

    骆青离微微讶然,这妖兽还是要她自己去认领的

    在南诏,罹烬手下实在是没有什么手下或妖众,而他现在又急着回大荒。早些年那东海之滨的有一个妖族首领受过他的恩惠,如今正好可以讨回来。

    <!over>


如果您喜欢,请把《绝品灵仙》,方便以后阅读绝品灵仙152 七星海螺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绝品灵仙152 七星海螺并对绝品灵仙章节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