绝品灵仙

150 筹码

类别:武侠修真 作者:顾仁棉 本章:150 筹码

    <!go>

    狂暴的灵气在体内肆意游走,骆青离引导着这股灵气,将之压缩为灵液,归至丹田之中。

    然而她转换的速度根本比不上灵气涌入的速度,经脉之中充斥的灵气太过庞大,随时都要被挤爆。

    这样的情况她只有在筑基时遇到过,而在筑基之后,无论丹田还是经脉都已经被拓宽了许多,能够承受的灵气也增加了许多倍,可即便如此,她依旧感觉快要被撑得爆了。

    丹田处传来钻心刺痛,过于饱和的灵气在经脉里乱窜,流入八脉奇经之中,又顺着涌入识海中的第二丹田。

    第二丹田始终处在炼气大圆满的饱和状态,如今突然有这么一大股灵力涌进来,竟冲破了那道无形的壁障,发出一声清脆的声响,自发进入筑基状态。

    于是整个识海都开始翻搅了。

    大部分灵气都流向第二丹田,骆青离的主丹田压力顿时小了许多,可识海中的战斗才刚刚开始。

    她怎么也没想到,这第二丹田的进阶契机来得这样猝不及防,她事先甚至没有一点准备。

    灵气正在冲击拓宽丹田壁,每一次的冲击都会造成一次识海震荡,骆青离修练凝元诀,神识的强度已经足以与筑基后期修士相比,可这并不代表在第二丹田筑基时她不会受到任何影响。

    第一次识海震荡时,骆青离就感到脑中一阵剧痛,脸色刷的惨白,一层细密冷汗布满额头,她深吸一口气,强行忍耐来下,一边疏导经脉中淤积灵气,一边稳住识海。

    第二丹田的空间被越拓越宽,识海震荡也一次比一次强烈,就好比有一把凿子,一下一下刺在她最敏感的神经上,几乎要将的脑子都给劈开,眩晕刺痛接踵而来,她甚至渐渐觉得自己的意识都开始变得有些模糊。

    这边骆青离水深火热,而玲珑四人也定定瞧着那颗裂缝的灵兽蛋。

    蛋壳一点点剥落下来,在一阵耀眼的红光之中,一个俊美绝伦的男子忽然盘膝出现在原地,这男子身穿镶着红边的玄色衣袍,一头乌发用紫金宝冠高高束起,鬓若刀裁,凛冽桀骜,五官完美地近乎超越性别,眉梢眼角微微斜挑,满是清冷傲气。

    看到男子现身时,玲珑几个大妖面色纷纷一喜。

    罹烬依旧在原地调息,他全身笼罩在红光之内,澎湃的灵气席卷了整个山洞,扬起漫天飞尘。

    那四个大妖静静待在一旁,耐心等待,这一等就等了足足数月。

    胡理百无聊赖地蹲在山洞门口嗑着瓜子,偶尔往洞里瞥上一眼。

    山洞里的动静从最开始的暴乱到现在已经归于平静,洞里那两个人始终维持着盘膝打坐的姿势,罹烬身上的红光越来越淡,想必再过不久就该醒了。

    想到大荒堂堂二公子被一个人修签下了契约,胡理就忍不住想笑,他从来都是个看热闹不嫌事大的,哪怕罹烬还是他的主子。

    黑鹰也往山洞里看了眼,一双拳头捏的嘎吱作响,听到耳边咔擦咔擦嗑瓜子的声音,忍不住叫道:“有完没完,别磕了!”

    胡理吐出瓜子壳,斜了一眼过去,“你冲我发脾气干嘛,我又没招你惹你。”

    黑鹰一拳头打在山壁上,砸出了一个深坑,恨声骂道:“这个该死的人修!”

    胡理摇摇头,这句话黑鹰每天都要说上好几遍,他都懒得去数了。

    骆青离和那颗蛋结成了特殊契约关系,罹烬在某种意义上已经成为了骆青离的灵兽,只是两人之间的境界差距太大,所以这种联系并不明显。

    早前玲珑让他吸收了不少妖丹,按理说罹烬早就可以解除化虚神封术了,可能也是因为这层契约关系,他还需要骆青离的鲜血为引,而在他恢复修为之时,过强的灵力动荡甚至还反馈给了她一点。

    罹烬好歹也是个七阶妖修,哪怕只是一点,都足够骆青离受益无穷了,于是肉眼可见她的修为增长了起来,离筑基初期巅峰也仅有一线之隔。

    然而大妖们并不知道,这还是她分出了大半灵气用以第二丹田筑基的结果,否则那些灵气若是全部利用起来,都足够她一路冲到筑基中期了。

    当然,也有可能在那之前,她就因为承受不住过于饱满的能量爆体而亡了。

    熬过了最开始丹田开辟时产生的识海震荡,后面的事就容易多了,好歹骆青离也是主丹田筑基过一次的,对于筑基的过程已经有了经验,第二丹田中的灵气被挤压成灵液,丹田内下起绵绵细雨,最后形成了一个浅浅的小湖。

    一道温和的灵力游遍全身,让她的精神和体力都恢复到了最佳,一瞬间有种使不完的力量。

    至此,第二丹田就算是成功筑基了,但这次筑基,并没有任何天象产生。

    骆青离缓缓睁开双眼,看到一个陌生的男子正盘膝坐在自己的对面,这男子模样极为俊俏,但她从未见过,刚想着这人是谁,罹烬忽地睁开了双眼。

    那双眼睛深邃如海,是如琉璃一般的浅褐色,清亮剔透,然而此刻这双眼睛里,却形成了两个小小的漩涡,好像正在酝酿着一场猛烈的风暴。

    对视的刹那,骆青离感到一阵莫名的熟悉,心里猛地一个咯噔,看到他眼中泄露而出的愤怒和杀意,暗道一声不好。

    她飞快起身,就往山洞口冲去,然而罹烬比她更快,五指成爪,干净利落地擒住了她的咽喉,将她举了起来。

    罹烬的个子很高,哪怕骆青离的身形在女子中已经算高挑了,他还是足足比她高了一个头。

    他掐着骆青离的脖子,将她凌空举起,双眼燃起两道暗色火光,愤怒几乎华为实质,要将她片片凌迟。

    罹烬气愤到了极点。

    被人暗算逃命,使用化虚神封术是无奈之举,变成一颗灵兽蛋也不是他能够选择决定的事,这次他伤得实在是太重了,一度失去意识陷入沉眠,究竟是怎么被弄到巨芒城那个灵兽铺子里,成为一众陵火兽蛋中一员的他也不清楚。

    他只知道,后来他是被一个人修给唤醒的,这个人修将一滴精血滴在了蛋壳上,精血渗入其内,与他结成了某种特殊的契约关系。

    意识恢复了一瞬,在知道自己被一个人修契约之后,罹烬感到出奇的愤怒,恨不得冲破蛋壳去把这人修咬死。

    可他太累了,没过一会儿便又陷入了沉睡。

    在灵兽袋里虽然也能够慢慢恢复伤势,但那速度太慢了,他只能引导这个人修为他找来合适的疗伤之物,待到将那枚妖丹吸收之后,他恢复了一点力量,便第一时间通知了玲珑几人。

    这几个妖修都是他的心腹,足以他全心信任。

    如今他已经完全恢复过来了,这个冒犯他的人修,必须得死!

    罹烬的嘴唇抿成一道直线,死死盯着骆青离,一字一顿道:“你算个什么东西,也敢来契约我”

    堂堂大荒的二公子,岂是一个人修能够契约的

    这件事,将是罹烬一生的耻辱!

    他掌中越发用力,骆青离被掐的喘不过气,面色涨得通红。

    罹烬发现手中的颈骨似乎格外坚固,寻常筑基修士,他轻易就能将他们的脖子拧断,这个人的骨头也不知道是怎么长的……

    罹烬又用了几分力,可下一瞬便好似有一只无形的大掌,攥住了他的脖颈,他很快感觉到阵阵窒息。

    门口的胡理和黑鹰察觉到里面的动静,纷纷冲了进来,一进来就看到他们二公子面色阴沉地要把那人修掐死。

    “二公子!”

    黑鹰胡理齐齐上前,一人拽住罹烬,一人用力掰开掐在骆青离脖子上的那只手,罹烬顺势松开之时,也觉得自己脖子上那道无形的力道随之一松。

    他微微一怔,看着正捂着脖子大口喘息的骆青离,陡然明白了什么,张了张嘴瞋目结舌,更是气得跳脚,食指指着她大喝道:“老子今天不弄死你,我就不叫罹烬!”

    罹烬叫嚣着就要冲上去掐死她,却被黑鹰和胡理一左一右拦了下来。

    当然,这两只大妖会出手可不是为了骆青离。

    罹烬虽是主子,但黑鹰和胡理的修为境界都在他之上,要将他拦下来是易如反掌之事。

    山洞里吵吵嚷嚷,很快便将玲珑和席易也引来了。

    骆青离往后退了两步,见那人被四妖众星捧月围在中间,心中暗暗叹了口气。

    该来的总会来,谁让她误打误撞将人家给契约了呢

    骆青离轻咳一声,向几人拱手行了个道礼,“二公子,晚辈骆青离,在巨芒城得到灵兽蛋,后来又将您契约都是阴错阳差,实为无意之举,对此晚辈深感抱歉。”

    “无意之举”

    罹烬听到这话,剑眉向上微微挑起,当即冷笑一声:“修士的精血何其宝贵,对着一只没什么大用的陵火兽兽蛋,你会想到用精血去与它签订契约骗鬼呢吧!”

    对她的说辞,罹烬一个字都不信,这个人修得到他变成的那颗蛋或许只是个偶然,但趁着他虚弱之际与他签订契约必然是故意为之。

    说什么无意,不过都是人修推脱责任的借口!

    况且不管她有意无意,他现在都已经成了这只人类蝼蚁的灵兽,这是铁打的事实!

    骆青离眸光微闪,一瞬哑然,罹烬又是嗤笑道:“你也别跟我说这些没用的,你要真觉得抱歉,就立刻给我把这见鬼的契约解开,然后自裁谢罪,老子好歹留你一个全尸!”

    骆青离拧起眉,觉得这只妖简直就是不讲道理。

    在这四个大妖出现之前,她压根就不清楚那颗蛋是什么二公子变的,如果事先知道了,打死她都不会来惹这个大麻烦!

    面对五个妖修,各个都比她高了起码一个大境界,骆青离处在绝对的弱势。

    但这件事未必就没有转圜的余地。

    她和罹烬之间的契约关系,便是她最重要的筹码。

    骆青离定定神,深吸一口气,抬眸说道:“抱歉二公子,恕晚辈不能答应您的条件。”

    “你再说一遍!”

    罹烬眸色一厉,强大的威压霎时朝她笼罩下来。骆青离咬紧牙,脸色发白,冷汗涔涔,却是没有哼上一声,而这股威压也在一瞬过后就收了回去。

    罹烬的身子跟着晃了晃,先前给骆青离的压力悉数反噬到了自己身上。

    “你……”罹烬瞪大眼,怒火中烧。

    他发誓,哪怕是在老妖王面前,他都没有这样掣肘过!如今,居然被一个筑基初期的女修处处牵制!

    玲珑四人面露无奈之色,他们很清楚罹烬现在的心情,在此之前,他们也体会过了这份憋屈。

    这个女修,在契约之中占据主导地位,与二公子命数勾连,他们如果不想罹烬死的话,就杀不得她。

    否则,骆青离哪还有命活到现在

    “既然杀不得,那便把她带回大荒!”黑鹰攥紧拳,一双金瞳微眯。

    胡理白他一眼,“一个人类,带回大荒,你让其他妖怎么想”

    他看了看骆青离,又传音道:“而且万一被大公子发现这个人修和二公子的命数相连,你说他会怎么做大公子忌惮二公子也不是一天两天了,他弄不死二公子,难不成还弄不死一个筑基期的人修吗”

    黑鹰哑口无言,一口闷气憋在肚子里,脸都憋成了猪肝色。

    罹烬在气恼愤怒过后,慢慢冷静了下来,沉着脸说:“你现在解开契约,之前的事,我可以既往不咎,并且保证,放你安全离去。”

    这是他能够做出的最大让步,对于一个冒犯他的人类修士,罹烬自认已经足够宽宏大量。

    骆青离心里苦啊,她知道这个条件对她来说已经很好了,如果可以的话,她真想一口答应下来。

    可谁能告诉她,天然契约要怎么解!

    所有签订灵兽的契约之中,就数天然契约最简单也最牢固,她只知道滴血可以认主,但不清楚要怎么才能解除契约。

    <!over>


如果您喜欢,请把《绝品灵仙》,方便以后阅读绝品灵仙150 筹码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绝品灵仙150 筹码并对绝品灵仙章节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