绝品灵仙

117 鬼柳虫

类别:武侠修真 作者:顾仁棉 本章:117 鬼柳虫

    <!go>

    就如先前程萦打擂台一样,骆青离也站在斗法场上继续接受着程家修士的挑战。

    她已经连败两人,程萦原先打出的优势也跟着大打折扣,眼看对方还要再战,程家自然也不好就此打住,只能继续奉陪。

    一个筑基初期的彩衣女修跳上了高台,这女修的年纪应该比程萦要大一些,身形凹凸有致,面容姣好,浓妆艳抹,一双狭长的凤眼妩媚撩人,一举一动媚态尽显。

    “小妹程舞。”

    程舞盈盈施礼,抬眸之间,指尖一弹,一只浑身乌黑泛着淡淡幽蓝光芒的小虫子无视了骆青离周身的护体灵气,飞到她的颈部,张开锋锐的利齿,对着她颈间白皙的皮肤一口咬下。

    “卧槽,这个不要脸的,她居然用毒物!”

    看清这一幕的玉蟾宗弟子不满地叫嚣出声,有脾气爆的甚至要跑去和程家修士算账。

    程家众修士却浑不在意的笑笑,“素闻玉蟾宗出毒修,怎么就允许你们使毒,不许我们用毒物了这鬼柳虫是程舞妹妹精心培养,与灵宠无异,自然也是战力的一部分,如何不能用了”

    玉蟾宗弟子却不买账,“我们骆师叔和你们斗法可没使毒!”

    “那就是你们骆师叔的问题了,我们又没说过不能使毒。”程家修士理直气壮,“正所谓兵不厌诈,不管什么招,只要能赢,那就是本事。”

    许多人表示不服气,但作为裁判的雁北真人并没有阻止斗法的继续,显然是默认了毒物的合理性。

    身为五毒峰弟子的江陵柳黛色在程舞使出鬼柳虫时便互相对视一眼,旁人或许不太清楚,但他们可是时常与毒物打交道的。

    这种鬼柳虫就是一种少见的毒虫,因生长在鬼柳林中,故得此名,它的外壳坚硬,口齿锋利,毒性很强,炼气修士若是不小心被咬上一口,那就会立刻皮肤溃烂,全身麻痹,筑基期修士虽好一些,但也会有所影响,且毒素还会随着灵力的使用扩散得越来越快。

    若是成批养殖鬼柳虫,倒确实是斗法时的好帮手。

    “师妹,鬼柳虫的毒,解毒丹可是解不掉的。”江陵有些忧心。

    柳黛色不在意地道:“急什么,骆师妹又没被咬到。”

    江陵不解,柳黛色传音笑道:“咱们骆师妹的皮,你看着嫩,其实坚韧着呢,那鬼柳虫的牙齿可未必咬得破。”

    “你怎么知道”

    柳黛色白他一眼,“我每次见她都要捏上两把,当然知道了!”

    “……”

    事实上,骆青离确实没被咬到,鬼柳虫虽小,却也有轻微的灵气波动,从程舞上台伊始,她就时刻留心对方的举动,对灵气的高度感应,自然让她注意到了那只小虫子。

    鬼柳虫落到她脖颈上时,她便及时覆上了一层轻薄的冰晶护甲,那利齿不过是咬在了护甲上,险些被崩坏了牙,何况就算不用冰晶护甲,凭她如今的皮肤强度,也能抵挡上一阵。

    骆青离两指轻轻一捻,轻易便已将那鬼柳虫碾死,皮肤上连一点牙印都没留下。

    程舞愣了愣,见一击不成,又是广袖轻挥,从袖中飞出了无数只鬼柳虫,密密麻麻地聚集在一起,从远处看,便好像是一团形状不规则的黑云,扇动着翅膀嗡嗡直叫,看得人全身的鸡皮疙瘩都起来了。

    一只放不倒你,我就不信这么多只鬼柳虫,你还是一口都不会被咬到!

    程舞取出一只虫笛,呜呜的笛声倾泻而出,原本聚集在一处的鬼柳虫就好像得到了什么号令,开始朝着骆青离飞去。

    骆青离扬剑在周身打开剑气护壁,无数剑气交织成墙围在她周身,这些外壳极为坚硬的鬼柳虫在靠近之时便已被剑气绞得粉碎。

    一个人对付上几十只上百只的鬼柳虫当然不算什么,可程舞那里放出的鬼柳虫好像源源不断,无穷无尽,杀掉多少又有多少补充上,烦不胜烦。

    擒贼先擒王,把程舞解决了,这些鬼柳虫就彻底成了无头苍蝇。

    骆青离身形一闪,迷踪步施展开,一步数丈,已经到了程舞身侧,而程舞倒也警觉,身法也相当不错,在骆青离靠近之时便已侧身闪开,两人在场上你来我往地追了两个回合,程舞还是被骆青离堵了个正着。

    她也不做别的,只是扬手洒下一堆白色香粉,在确认香粉沾到程舞身上后,骆青离便自发退到了一边,什么都不干了。

    程舞原先还觉得莫名其妙,可接着她就发现这些鬼柳虫好像打了鸡血一样,不再朝骆青离飞,反而发疯似的朝她冲过来,无论她怎么吹奏虫笛,这些她驯养了许久的鬼柳虫都不听话。

    程舞手忙脚乱地祭出防御法器,然而还是晚了,鬼柳虫破开她的护体灵气,径自咬上了她裸露在外的皮肤,程舞吃痛尖叫,被咬的部位迅速发黑发紫,高高肿起,而鬼柳虫还在源源不断地向她扑过去,毒素在身体里蔓延,程舞抱着头一动都动不了。

    “程舞妹妹!”

    程家的修士慌忙上前,手忙脚乱一起动手,将那些小虫子灭了个干净,这才扶了程舞起来。

    那张原本美艳动人的面庞已经肿成了猪头,一众玉蟾宗弟子见了哈哈笑出声,只觉得大快人心。

    “让你用毒物,自食恶果了吧!”

    “使毒我们玉蟾宗排第二,还没人敢排第一呢!”

    “太棒了,骆师叔已经连胜三场了!”

    柳黛色也噗嗤笑出声:“哎呀呀,可真有她的。”

    江陵疑惑道:“那把粉是什么东西,师妹你给她的”

    “不,那是她自制的,大约是吸引兽类之类的东西。”柳黛色想起以前给骆青离的鲸香,含糊说道。

    骆青离抱着胳膊立在一边,吃了两颗补气丹。

    这一场的消耗并不大,先前撒向程舞的正是百里香碾成的粉末,百里香点燃后能够吸引附近的一些低阶妖兽,香粉的效果也是相同的,这些鬼柳虫算不上是妖兽,但身上也有些微灵气,对这百里香也是有反应的。

    之前骆青离便已经制作了百里香,程舞既然想靠毒物取胜,那她也不介意以彼之道,还施彼身。

    程家的人给程舞喂了解毒的丹药,回头便对骆青离怒目而视,“你耍诈!”

    骆青离耸耸肩,还没开口,场下就已经有弟子和人骂上了:“你们要点脸好吧,是你们程家先用毒物的,怎么就只有你们能用,还不许我们用了”

    他们把之前程家的说辞丢了回去,程家众修士咬紧牙,只能无话可说地生起闷气。

    有个筑基初期的魁梧男修越众而出,拿着一把黑锤,眯眼说道:“在下程八,骆道友真是好本事,不知可否与在下一战”

    骆青离看着他手里的黑锤,微微有些怀念,感觉自己的灵力还可以继续,颔首应允。

    程八也不多说,抡起锤子就冲了上去。

    “哇,骆师叔还要继续打吗”

    “大家来猜猜看骆师叔会几连胜”

    “这不公平,那程萦在胜了三场之后,明明有机会恢复灵力的,可骆师叔却是结结实实的车轮战!”

    “那是我们骆师叔大方,可程家的心眼比针尖还小,巴不得用车轮战耗损骆师叔灵力呢,才不会注意这种事!”

    程萦立在场下,听着耳边的闲言碎语,又看着台上意气风发的少女,心情实在算不上多好。

    如今这样的事,说到底和她脱不了干系,一年前她和祖母在百花会上看到了容放,容放的相貌英俊,身形又高大挺拔,但见惯了俊男美女,程萦也不觉得他有多特别,但祖母却看出了一些端倪。

    容放体质特殊,哪怕用了秘法遮掩,普通人看不出来,但作为合欢道塔一脉,祖母自有辨认方法,将容放“请”回了程府上,再三确认之后,他确实是难得一见的纯阳之体。

    纯阳之体的男修,女子若与之双修,对己身也大有益处,祖母便将容放留在了府上,打算择日让他与程萦成亲。

    若说程萦有多喜欢他,并不见得,程萦自诩年少天才,未来要么没有道侣,孤独一生,要有道侣,那必然也得是人中龙凤。

    纯阳之体的男修,足够配得上她,程萦也就表示了默认。

    不成想婚礼还未举行,玉堂真人便已杀上门来,双方不欢而散,直到前不久祖父一鸣真人出关,才有了现在的种种……

    场上的骆青离正与程八打得激烈,程八是个炼器师,力量巨大,平时也注重锻体,一般而言,女修与他比力气,绝对讨不到好,程萦与程八斗法时,只能靠巧力取胜,她原本也以为,即便骆青离能打赢程八,必也是得靠她的剑法或是法术的,但令人惊讶的是,骆青离居然选择了最下下策的硬碰硬,更关键的是,她丝毫不见劣势。

    程八抡起大锤,转动身躯,大锤舞得虎虎生风,劲风如刀,在周身形成了几个气旋,护体灵气被层层割开,那大锤散发着乌黑沉重的光芒,朝着骆青离的脑袋砸了下去。

    众人看得倒抽一口凉气,紧张地摒住了呼吸,然后就见骆青离抬起沉霜剑,正面相迎。

    一个魁梧的壮汉,一个纤瘦的女子,光是个头骆青离就比程八矮了一大截,气势上也输了一筹,几乎所有人都预见了长剑被重锤打飞的画面。

    然而令人意外的是,骆青离稳稳地接下了这一招,她双手握住剑柄,手背上的青筋根根突起,面色涨得微微发红。

    重锤上沉沉乌光圈圈逸散,长剑上冰色光芒绽放风华,力与力的较量,骆青离居然完全不落下风。

    “天哪,骆师叔这么大力的吗让我一个男的情何以堪”

    玉蟾宗众弟子惊呼出声,程八心中也十分惊讶,他万万没想到,一个看上去纤瘦弱质的女修,竟也能接得住他的全力一击。

    这一分神,骆青离一个用力便将他的大锤打开,回身翻转,一脚踹在程八的身上,程八胸前铠甲上的护心镜被她硬生生踹开了一道细小的裂缝,他胸口一阵剧痛,还未来得及做出回应,骆青离又接二连三踹了数脚,每次都踹在同一个地方。

    终于,护心镜“咔擦”碎成了数块,程八也捂着胸口被踹出了场外,嘴角溢出鲜红血液。

    死一般的沉寂后,忽然爆发出一阵激烈的欢呼声。

    “天哪,四连胜了!”

    “骆师叔帅呆,以后骆师叔就是我偶像!”

    “快看程家的脸色,快绷不住了哈哈哈哈……”

    玉蟾宗四连胜后,众弟子顿觉扬眉吐气,昂首挺胸,雁北真人也笑得眉眼弯弯,捋着山羊胡子,目光赞赏地看着骆青离。

    程家众人咬紧牙关,气愤地身形微微颤抖,又是一个筑基初期女修跳了上去,二话不说就开始动手。

    然而这些修士的实力一个不如一个,不过是打着消耗骆青离灵力的主意,一定要把她拖垮!

    再被这女修赢下去,那他们真就要没脸回去了!

    可这女修的打算还是落空了,这几场下来,她的灵力剩得已经不多了,该挣的面子都已经挣回来了,骆青离不打算再继续耗下去,朝着女修的神识发动攻击,在她痛苦嘶喊的时候把她踹了下去。

    “五连胜,五连胜,五连胜……”

    台下众人呐喊鼓掌,也有人小声调笑道:“骆师叔好暴力,真是一点都不懂怜香惜玉。”

    “骆师叔是女修,要怜香惜玉干嘛不过真的好暴力啊……”

    程萦咬住下唇,握紧了双拳,蓝衣美妇走到她身边,看向台上之人,轻轻叹了声:“到此为止吧。”

    “祖母,对不起。”程萦垂下头,声音低落。

    原本只是想给程家挣回颜面,结果非但没有成功,风头还尽让旁人出了。

    她在第四场落败,骆青离却以一胜五,中途还不曾休息,孰优孰劣,一目了然。

    蓝衣美妇看着她,摇摇头道:“萦儿,你虽资质出众,实力不俗,但山外有山,人外有人,这世上惊才绝艳者多的是,你并非唯一。”

    <!over>


如果您喜欢,请把《绝品灵仙》,方便以后阅读绝品灵仙117 鬼柳虫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绝品灵仙117 鬼柳虫并对绝品灵仙章节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