绝品灵仙

115 不管用

类别:武侠修真 作者:顾仁棉 本章:115 不管用

    <!go>

    玉蟾宗的弟子实在是编不下去了,就算是吹牛,那也不能信口胡说啊。

    大家你看看我,我看看你,不知道这话要怎么圆回来。

    程家的修士一见他们不说话了,顿时就明白了。

    若是骆青离的资质比程萦好,或者说与程萦相差无几,这些人怎么可能不还嘴呢

    这世上之人千千万,能有灵根者本就是万里挑一,而有灵根的修士中,拥有天灵根的人更是少之又少,像玉蟾宗这样一个上万人的大门派,所有的天灵根修士加起来怕也屈指可数。

    程萦六岁那年测出火系天灵根,程家上上下下喜出望外,程萦也是从小就被养在金丹修士身边的,实力一点都不输给大宗门的精英弟子。

    “怎么不说了你们骆师叔是个什么资质啊,既然能得到惊鸿真君的青眼,想必你们骆师叔也是上等之资吧”

    然而就算是上等之资,也肯定比不过程萦。

    程家修士自认已经胜了一筹,哈哈笑着说起风凉话。

    玉蟾宗弟子哑口无言,憋得涨红了一张脸,想要辩驳却又无从说起。

    有个年纪小的修士见他们如此嚣张,忍无可忍,脑子一热就大声吼道:“就算我们骆师叔是五灵根,也照样能把你们打趴下!”

    这话喊出来,不仅仅是程家的修士默然无声,就连玉蟾宗弟子也都无言以对,莫名觉得脸上有些发烫。

    众人瞪了那小年轻一眼,心想既然都已经这样了,那就干脆破罐破摔得了,于是一个个拍着大腿高声道:“资质并不代表一切,骆师叔会用拳头好好教你们做人!”

    可这样的话听在程家修士耳中却只觉得可笑。

    “究竟是谁给你们的自信”一个筑基中期的程家男修眯了眯眼,摇摇头嗤笑道:“一个五灵根修士也能在十九岁筑基这嗑药得嗑成什么样啊”

    玉蟾宗弟子觉得面上更烫了。

    骆青离一个五灵根能在十九岁就筑基成功,在他们看来确实是不可思议,曾经也一致认为是惊鸿真君用了什么秘术,把骆师叔的修为硬生生地给堆了上去。

    但他们怀疑是一回事,外人怀疑又是另一回事,这时候绝不能跌份儿。

    “休要逞口舌之利,我们骆师叔自有她的独到之处,否则又如何能入得了惊鸿真君之眼!”

    说完众弟子便好像找到了依据,底气瞬间就足了。

    斗法场下吵得不可开交,而这一局的赌盘也开展得十分火热。

    一边是中原的天才女修,一边又是玉蟾宗的精英弟子,想要借这一把翻盘的修士一时有些犹豫不决。

    私心上他们自然是希望骆师叔能够赢的,可他们对骆师叔的实力到底还是不太了解,何况先前那程萦都已经连胜三场了,就连落木峰的尹师兄都败在了她手里……

    秦紫嫣来到赌盘前,匆匆瞥了眼,发现这次压程萦胜的人明显多了不少,两边算是旗鼓相当。

    她取出一袋子灵石放在了骆青离那一面,负责开盘的修士打开一看,瞬间被那闪闪发光的上品灵石晃花了眼,细细一数,竟有一百之多,这可是相当于一百万的下品灵石了啊!

    多少人一辈子都没有见过这么多钱啊!

    无数双眼睛齐刷刷地看向了秦紫嫣,注意到她只是炼气期,身上穿的却是内门精英弟子的服饰,心中不由恍然,但还是有些纳闷。

    哪怕身为金丹真人的门徒,炼气期精英弟子一年的份例也不过是一万下品灵石加一百块中品灵石而已,换算下来也就是一年两块上品灵石,光是靠自己攒肯定是攒不到的,那就无疑是师长或是家族的补贴了!

    想到这里,众人心中再次感叹,有师长的弟子可真是个宝啊!

    然而事实上,秦紫嫣自己都有些感到有些意外。

    骆青离上台前,给了她一袋子灵石让她帮忙下注买自己胜,秦紫嫣直接就应下了,也没留心看袋子里究竟有多少钱,现在看到这些上品灵石,她内心也是有些惊讶的。

    自己身上虽然也有上品灵石,但也不过零星几块,绝凑不出这么多来,结果骆青离一出手就是一百块,让她也不由感叹起骆青离的有钱程度来。

    “这……这位师妹是全压骆师叔胜”来这里开赌的基本上都是炼气筑基修士,赌桌上也鲜少会出现上品灵石,负责设赌开盘的修士不得不慎重确定了一遍。

    秦紫嫣顿了顿,心想骆青离对这场斗法应该是极有自信的,否则这些上品灵石可就要打水漂了。

    她微微一笑,自己又取了一袋子灵石压上去,“还有这些,一并压骆师叔胜。”

    这回拿出来的都是中品灵石,但数量也有不少了,众修士不由自主捂了捂心口压压惊。

    秦紫嫣在众人惊叹的目光中转身,朝着斗法场上的骆青离眨眨眼,悄悄打了个手势,骆青离微微一笑,颔首相回。

    光是论弟子份例,她当然拿不出这些上品灵石来,但之前在流沙河谷的深渊,冰灵精的周围可是布了一地的灵石,被她一块不落地收进了储物袋,再加上这几年她炼制的丹药去药堂贩卖所得,早已经是一个妥妥的小富婆了。

    既然有机会可以盈利一笔,骆青离当然也想利滚利,钱生钱,毕竟这些灵石可都是给碧幽的口粮,当初碧幽为了给她修复灵根连本源力量都有损耗,她得给碧幽全都补回来,那就得加把劲赚更多的灵石。

    只是她借的是秦紫嫣的手下的注,上品灵石从金丹期修士手中拿出来一点都不稀奇,筑基期修士拿出手也能说得过去,但秦紫嫣到底还只是炼气期,为了不让她太过扎眼,骆青离将上品灵石控制在了一百块,再多的话,那就说不定要给人带来麻烦了。

    赌盘前的众人还没从震撼中回过神来,怔怔看着那些上品中品灵石移不开眼,又是两个内门筑基弟子并肩走来,在赌盘上压下了一百上品灵石,再次将众人惊得不轻。

    江陵苦着脸看着柳黛色,传音道:“师妹,我身上的上品灵石都被你搜刮过去了,要是赌输了,那我可就真的要成穷鬼了。”

    柳黛色白了他一眼,“你大可以放心,骆师妹既然敢上台,就应该心中有数,她可不会做没有把握的事。”

    这几年虽是同门,但柳黛色并没有和骆青离交过手,也不知道她现在的水平怎么样,可她至今尤记得当年在小树林里,骆青离是怎么以一敌二,化劣势为优势,杀了两个炼气后期的。

    说着柳黛色就握了握拳道:“要不是我现在已经是筑基中期了,怎么也得上去给那个程萦一点好看,看她还怎么嚣张!”

    江陵轻轻叹气,“希望骆师妹能旗开得胜吧。”

    柳黛色拍拍她的肩膀,目光一瞥看到不远处的任星丞,上前打了个招呼,“嘿,阿星,你也在啊。”

    任星丞点点头,柳黛色指了指一旁的赌桌,“怎么样,要不要也去玩玩”

    任星丞面无表情,“柳师姐莫不是忘了,那开赌局的弟子是任家子弟。”

    柳黛色微微一怔,拍了拍脑门,“早知道我就再去借点上品灵石了,反正东家是你们任家,就算是赔了也赔不垮你们。”

    任星丞嘴角一抽,选择了沉默。

    台上的程萦调息了片刻,将状态恢复到了最佳,当然这个最佳指的是她的体力灵力。

    程家是中原合欢道塔的一脉分支,她自小便天赋异禀,又修习了一项秘术,名为媚瞳术,这媚瞳术能够魅惑敌人,使其眩晕失神,同阶修士一不留神就会中招,先前那三人无一不是败在她这项秘术之上。

    但她的媚瞳术也不是能够无限次使用的,每用一次对她的精神消耗都不小,先前三场斗法如若不是为了给程家撑场面,她也不会连着使用秘术,三次过后,凭她现在的精神状态,几乎再使不出媚瞳术了,本来打第四场她是准备真刀实枪和人家斗法的,但骆青离却给了她喘息的机会。

    如此,程萦倒是还可以再勉力用上一回,那么这把她必然还是会大获全胜。

    以一己之力,力挫玉蟾宗四位同阶修士,其中还有一位金丹真人弟子,一位元婴真君弟子,哪怕祖父先前败给了玉堂真人,程家的场子也算是找回来了。

    程萦轻轻吐出一口气,看着骆青离的目光顿时柔和了不少。

    “骆道友,我已经好了。”

    骆青离微微颔首,等着程萦先出手,程萦眸光轻闪,心中冷笑,手中红莲猝然飞出,那红莲之上燃着熊熊烈火,迎面扑来之时,便有灼灼热浪席卷而上,近到跟前了,又从莲心喷吐出数道火线,火线交缠成一张火网,眼看着火舌就要舔上骆青离了,她却还是面不改色,不动如山。

    众人瞪大眼看不明白,可下一刻却见骆青离脚下轻挪,身形一闪,不少人都没有看清她到底做了什么,似是眼前有一道流影划过,她就已是退开数丈。

    火网扑了个空,落在地上,灼出了一个浅坑。

    程萦皱了皱眉,心道难不成只有你会轻身功法吗

    她同样身形一闪,红影划过,已经追上了骆青离,红莲如刀,在半空拐了个弯,朝着骆青离的后心袭去。

    “骆师叔小心啊!”

    观战的弟子惊叫出声,心脏仿佛都提到了嗓子眼。

    原本以为骆青离会躲或是使用防御法器抵挡的,然而她却只是抬了抬腿,一脚朝着那朵红莲踢去。

    程萦扯了扯嘴角,台下的程家修士更是冷笑出声:“萦萦的火莲可是极品法器,威力非同凡响,她居然敢直接用身体去接,真是……”

    话还没说完,他就说不下去了,因为骆青离一脚就把那朵红莲踢到了地上,碰撞的声音十分响亮,竟有种金玉相击的清脆,而骆青离不但自己分毫未损,还把那红莲上的火苗踢暗了不少。

    “怎,怎么会……”

    程家修士面色微变,玉蟾宗弟子却在一愣过后大声欢呼。

    “哇,骆师叔好帅!”

    “骆师叔都不怕火烧的吗”

    “我刚刚好像看到骆师叔脚上有一层亮晶晶的东西……”

    红莲在地上滚了两圈,再次飞回到程萦手上,那暗淡的火光才又重新燃起。

    她目光惊疑不定地看了看骆青离双脚,紧紧抿唇。

    玄冰诀的第三式,冰晶铠甲,凝聚寒冰之力,在身体的任何部位结成玄冰铠甲,防御力极强,结成速度也比使用防御法器快得多。

    自从醒灵有了冰灵根后,骆青离使用冰系法术便更加得心应手,且她的冰灵根纯度近乎满值,加上冰灵精力量的纯粹,冰系法术的品质又上升一个台阶。

    法器法宝符箓丹药,这些对于修士而言都是外物,虽也是战力的一部分,但相较于依赖于这些东西,骆青离更倾向锻炼自身。

    方才踢上红莲时,她就在脚上凝结出了一层防护冰晶,加上她炼体,身体各方面强度出众,与红莲相撞丝毫不受影响,反倒是寒冰之气压过了红莲之火,让其火光都暗了下来。

    程萦心中一肃,认真了起来,红莲轻抛,摇晃双手,手腕上的一串铃铛叮铃铃响了起来,声波有如实质,一圈圈向外蔓延,仿佛蕴含着奇特的力量,搅得人心烦意乱,就连场外的众修士都觉得心中烦闷不已。

    骆青离手执沉霜剑,扬剑挥舞,层层剑气形成一圈护壁围绕在周身,那声波还未靠近,便已经被层层剑气打散。

    程萦一面摇晃铃铛,一面催动红莲朝着骆青离发动攻击,骆青离也提剑与她战了几个回合。

    红莲与寒剑相击,每每都会被打开极远,程萦心中暗惊,纳闷这个女修的力气怎么会这么大,但她渐渐发现骆青离的动作慢慢迟缓下来了,就好像被什么无形的东西束缚住了一样,又是不由暗喜。

    摄魂铃开始见效了……

    就在骆青离双目失神的时候,程萦找到了机会,

    “不好意思,你的瞳术,对我不管用。”

    <!over>


如果您喜欢,请把《绝品灵仙》,方便以后阅读绝品灵仙115 不管用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绝品灵仙115 不管用并对绝品灵仙章节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