绝品灵仙

105 水涡

类别:武侠修真 作者:顾仁棉 本章:105 水涡

    <!go>

    半月时间一到,玉蟾宗所有进入河谷猎妖的炼气弟子都回到了来时的地方。

    无论之前在流沙河谷之中如何你争我夺针锋相对,到了这时候,大家却都约定俗成一般地停了手,静静等到结界的开启。

    明杰真人挥手打开了一个缺口,所有弟子纷纷御器从缺口处飞了出来,几乎每个人的面色都有些沉重,身上也或多或少带着伤,甚至出来的弟子数量还少了一部分。

    这倒是在意料之中的情况。

    这些没出来的人,可能是在猎妖时遭逢不测,也可能是后来被同门残害,这都是大家心照不宣的事,虽说有些残酷,可这世道规则就是如此。

    明杰真人大致扫了眼,发现折损的弟子并不算多,便点点头唤来几位筑基修士,又朝着众人道:“你们自行过来排队,将猎得的妖兽上交,回到门派后,宗门会根据你们的猎妖数量,给予你们相应奖励。”

    听到这话,一众炼气弟子的面上多了几分喜色,自发排起了长队伍,去筑基修士那儿做记录。

    任星丞将装着妖兽的储物袋交出去,待到登记完毕过后,便走到一边。

    他已经是炼气大圆满了,千鹤真君也早便为他准备好了筑基丹,随时都可以闭关筑基,又恰逢遇上了这次河谷猎妖之行,任星丞就顺便再过来磨砺一番。

    他面无表情地站在一棵枯木之下,环视了一圈四周,眉心忽然一拧,再三确定之后,又从储物袋中找出了两张传讯符,但这两张传讯符却根本发不出去。

    明杰真人看着走到跟前的任星丞,乐呵呵地问:“任小子怎么了”

    任星丞抿唇道:“真人难道没有发现少了什么人吗”

    明杰真人微怔。

    少人是肯定的,这毕竟不是自家门派的试炼地,必然会有伤亡,但让任家小子注意到的,也不会是寻常人物。

    这次来流沙河谷的队伍里,需要重点关照的也就这么几个,明杰真人方才不曾细看,现在目光一扫,忽然全身一僵。

    惊鸿师叔家的骆丫头,玉堂师兄家的容小子和杨丫头,还有和硕师兄家的秦丫头……居然一个都不在!

    明杰真人再看了一遍,确实没找到这四个人。

    任星丞取了两张传讯符说:“这是阿放和骆师妹的传讯符,一张都发不出去。”

    明杰真人接过传讯符,确实没有用……原以为这几个孩子好歹有自家师父开小灶,保命手段肯定是有的,完全不用担心性命安全,谁能想他们根本就没出来!

    容玉堂、钱和硕,还有宋惊鸿,这三个人一个比一个难缠,明杰真人光是想想回去后该怎么和他们交代就突然觉得头大。

    不对不对,一个两个没回来也就算了,四个都没回来,那就很不对劲了,再说传讯符发不出去也不能代表对方凶多吉少,说不定他们是被困在了什么传讯符传不到的地方……

    明杰真人这般一想,便决定亲自去一趟河谷找人。

    金丹期的修士在流沙河谷完全能够来去自如,毫无阻碍。

    明杰真人将河谷下游一寸寸找了过去,也没找到那四个孩子的踪迹。他又回了隔绝屏障之外,仔细询问那些炼气弟子,虽也有见过这四人的,却无一知道他们都去了哪里。

    明杰真人沉默了半晌,轻轻叹口气,他总不能带着一堆弟子一直留在这里,只能先带上大部队回宗门,至于回到宗门后的事,那就只能之后再另外头疼了。

    ……

    地下的暗河很长,骆青离几人漂流了足足五天还是没有看到头。

    明杰真人说的期限已经过了,但骆青离觉得,真人或许可能会为了他们几个多等一段时间,却不会一直等下去,何况等到他们离开这条暗河后,估计也不会在流沙河谷的范围了,那时还是得他们自己回门派。

    想明白这一点,骆青离也就十分淡定了,而且这条暗河之中没什么危险,即便看到了游鱼,也都是没有灵气的。

    她们三个都知道容放和杨盼儿不远不近地跟在身后,但大家互相井水不犯河水,平时也没什么交流。

    不过因为骆青离三人用的是避水珠,并不损耗灵力,是以几天下来,各方面状态都慢慢调整了过来,而容放则需要时时维系避水咒,灵力损耗严重不说,伤势也丝毫未见好转,倒是杨盼儿一路被护着,有了时间调息疗伤,现在基本能动了。

    这样又漂流了几日,骆青离看到前方有了亮光,秦紫嫣和易微微也都纷纷一喜。

    “是到出口了吗”易微微眼中光芒大亮,“老天,总算是可以出去了!”

    在这样幽暗阴冷的环境里待了这么久,又时时保持警惕,在心理上确实是容易感到疲惫的。

    秦紫嫣轻轻吐了口气,“是啊,感觉都好久没见到太阳了。”

    两人的眼角眉梢都带上了喜色,骆青离心中也有些高兴,但她感觉这处的水流极为驳杂,而且流速快得有些不正常。

    “你们先缓一缓,我去前面探探路。”

    骆青离交代一声,运起灵力朝着那处发光处而去。

    秦紫嫣和易微微面面相觑,稳住了身子不再前行,而后面的容放也带着杨盼儿过来了,见她们停在这里,不由问道:“两位师妹,是出什么事了吗”

    易微微可当不起这句师妹,瘪瘪嘴没说话,秦紫嫣摇摇头道:“不知道,似乎有些情况,青离过去探路了。”

    容放了然点头,干脆也停了下来,杨盼儿依旧没什么好脸色,但却什么都没说,扭过头生着闷气。

    骆青离越向出口靠近,越能感觉到周身的压力越来越强,直到避水珠的避水结界都开始有些不稳。

    她看到了透光处有一个硕大的水涡,无数水流一齐汇聚到了那处水涡里,水流飞旋交缠,声音响亮。

    骆青离挥动着沉霜剑,几道剑气朝着水涡打去,却俱都被水流吞没,不过溅起几点水花。

    她拧了拧眉,又是数道更凌厉的剑气打入,却只是短短阻隔了一瞬。

    骆青离转身逆流而上,回到秦紫嫣和易微微身边,轻叹道:“前方有个水涡,里面的压力很大,避水珠结界撑不住,而且进入水涡之后要多久才能脱身,我不能确定,你们要做好准备。”

    两人闻言微讶,齐齐点头,往身上拍了几张防御符,又将防御法器都取了出来。

    骆青离炼过体,那个水涡中的水压她自信可以扛得住,秦紫嫣状态良好,法器出众,应该也没有问题,只是易微微的伤势没有恢复,经脉有损,可能会有些难熬,骆青离准备和她一起走,替她分摊一部分压力。

    可这时容放却忽然出口叫住她:“骆师叔。”

    骆青离一顿,这还是数日来容放头一回和她说话。

    在此前,骆青离也只是和他见过几面,毕竟都是飘渺峰的人,偶尔也会碰得到,但也仅此而已。

    她转过身,微弱的烛火之下,容放平静地望着她,原本棱角分明的面孔也随之柔和了不少。

    “骆师叔,在下有一不情之请。”

    他这话刚说出口,杨盼儿便牢牢咬住了嘴唇,眼眶通红,双拳攥得死紧。

    骆青离大概知道他想说什么,那个水涡,凭容放如今的状态,自己度过都尚且有些困难,更别提还带着一个杨盼儿了,那么想从这里出去,就只能向人求助。

    容放轻叹道:“骆师叔,我和师妹都受了伤,那个水涡怕是难渡了,还请骆师叔帮个忙,待回到门派,禀明师父,必有重谢。”

    秦紫嫣和易微微面面相觑,不发表意见。

    秦紫嫣的师父是和硕真人,和硕真人和玉堂真人素来不和,容放没法去求她,否则将来师父必然要在和硕师叔面前矮上一截,师父也是要面子的,容放不想给玉堂真人添麻烦,如此便只能请求骆青离。

    到底是求人,容放的态度还算诚恳,而杨盼儿纵使有千万般的不情愿,也知道形势比人强,垂着头一言不发。

    骆青离想了想,这个要求其实并不算过分,容放连玉堂真人都搬出来了,她怎么也得给几分面子。

    何况就算她现在拒绝了,他们也不是说就没有办法出去了,这条暗河里没有太大危险,只要等他们的伤好了,照样能够离开。

    如此,便是帮个忙也没什么,而且正如容放所说,她施以援手,等回去后玉堂真人必然会有所表示,反倒她这个时候要是袖手旁观,指不定以后会被玉堂真人记在小本本上,那可就得不偿失了。

    就当随手结个善缘了。

    “好。”骆青离没多犹豫就应下了。

    容放松了口气,轻轻颔首,“多谢。”

    一行五人朝着不远处的水涡行去,骆青离看了看秦紫嫣说:“微微过水涡的时候大概会有些麻烦,你帮忙照看一下。”

    秦紫嫣了然点头,“放心,我会尽力护着她。”

    易微微抿紧唇,望了望容放师兄妹,传音道:“你别担心我,多注意注意自己,我看那个杨盼儿似乎对你挺有敌意的,你小心些。”

    “好。”

    骆青离含笑颔首。

    这个时候已经能看到水涡了,容放将杨盼儿交给骆青离,杨盼儿的面色可谓难看至极,咬着牙狠狠瞪着她,一张脸涨得通红。

    “骆青离,你别得意!”咬牙切齿的声音从牙缝里挤出来,仿佛字字带血。

    “你哪只眼睛看见我得意了”骆青离扯了扯嘴角,淡淡道:“自从我入玉蟾宗以来,似乎都是你对我有些成见。”

    杨盼儿也不否认,冷笑道:“对,我就是看你不顺眼,你咬我啊!”

    “……”

    骆青离甚是无语,看她瞪大了一双眼满脸凶狠,身体却软绵绵的毫无攻击性,一时间只觉得好笑。

    不过像杨盼儿这样,好歹是将个人喜恶摆在明面上的,比起那些口蜜腹剑的家伙,或许还能勉强称得上一句直率。

    “我没事咬你干嘛……你只要不给我捣乱就好了。”

    骆青离随口一说,不过她想这种可能性应该不高。

    杨盼儿一下子更生气了,“骆青离,我又不傻,你带我过水涡,我要是捣乱,难不成还是不想活了吗何况我就算要对付你,也不会下这种黑手,我必是要堂堂正正地把你打趴下的!”

    她说得斗志昂扬,像是想到了什么,深吸口气直接下了战书:“等回去后我养好伤后,你可敢一战!”

    水涡就在眼前了,骆青离皱皱眉,“我说,你都这样了,就不能少说几句”

    “嘴长在我脸上,我就乐意说怎么了!”

    杨盼儿也看到了水涡,整个人直接挂在了骆青离身上,死死抱着她不放,倒还是不忘刚才的事,“你就说你答不答应!”

    “你修为比我低,回头我就算打赢了你也胜之不武。”骆青离往身上贴了几张防御符。

    杨盼儿瞠目道:“你少转移话题,答不答应!”

    “……随便你吧。”

    她算是怕了这位大小姐了,懒得再跟她扯皮下去。

    水流速度大涨,所有人都顺着水流被卷了进去,周身由避水珠结成的避水结界在重压之下轰然碎裂,骆青离手腕上挂着的珠子也裂开了一道裂缝。

    水流无孔不入地溢进,骆青离屏住呼吸,一瞬间感觉整个人像是被一只无形的大手死死掐住,全身骨骼都被挤压地嘎吱作响。

    她当即运转起炼体术,那股压力顿时一松,但于杨盼儿而言,却还是正面承受着水压,口鼻之中刹那沁出了血液。

    骆青离手中掐诀,周身凝出一面面冰盾,犹如围墙一般,将她们牢牢围住,杨盼儿明显感觉到周身压力一松,又有凛凛寒气刻骨。

    她看到冰盾围墙上不过瞬息便出现了一道道裂纹,骆青离一面掐诀稳固冰盾,一面挥舞沉霜剑,周围的水流被剑气逼退,而这些剑气又盘桓在她们周身,仿佛形成了一个护甲,所有水流都被隔在护甲之外,不得靠近。

    <!over>


如果您喜欢,请把《绝品灵仙》,方便以后阅读绝品灵仙105 水涡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绝品灵仙105 水涡并对绝品灵仙章节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