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娇[古穿今]

85 番外

类别:其他类型 作者:暮生死 本章:85 番外

    “二妹, 你可千万要想清楚”,她拉着郑宛, “且不说她是公主, 就单说自古至今,也没有妻子去告丈夫另外的妻室的呀”为妻者三从四德是本分, 女戒更要牢牢的刻在心里。

    “那我这条命, 我这个人就白白受人欺负”郑宛推开自己嫂子的手,“为母则强, 嫂子你也是做母亲的人,若有人活活鞭笞让你的孩子死了,你会如何”

    她能说些什么,作为一个女人她同情郑宛, 可她之所以站在这儿用女戒来训她, 怕的不过是这天下悠悠之口, 怕的不过是庙堂上的皇帝。

    郑母虽怕郑父回来生气,却也对害女儿到如此的三公主怨恨到极致。原先没人拦着她到有点忐忑, 如今被儿媳一拦,心里的火反倒上来, “宛儿是我郑家的人, 你不帮着她反倒替别人说话,起开”做儿媳的再怎么也不敢拦着婆婆, 因此她只能让两人离开府邸。

    刚下了朝堂,丘壑陪同自己的岳丈一起进了皇帝的上书房。

    作为宠臣,平日下朝后他免不得去上书房与皇帝别的一干心腹商量进入在朝堂上遇到的问题。今日依然, 等处理完了所有事物,又拟订好了章程,已经过了个把个时辰。他正打算告辞,却突然被上座的帝王留了下来。

    “爱卿今日府中可有要事”

    “无。”

    皇帝从御座儿起身,“那便陪着朕去听一场京都衙门的官司到与你的夫人有些关系。”说罢又看了一眼立在一旁的郑父,“郑大人也一起吧。”

    “老臣听命。”

    翁婿两人对视一眼,皆都不知发生了什么事情。

    郑宛跪在堂上,有了皇帝的御令京畿衙门的人很快也将三公主请上了公堂。

    “郑氏!”一个金枝玉叶的公主,居然在众人瞩目下被压上了衙门,让她怎么吞下这口气,“你居然敢状告本公主!好你个郑氏,平日里的软弱模样都是装出来哄骗我的罢!”说着她便想抽出腰间的软鞭,只是此刻在朝堂之上,外围还有众多看热闹的百姓,衙官惊堂木一拍,“公堂之上,大胆!”

    三公主性子骄纵,但在宫里却绝不是一个受宠的公主。否则皇帝也不会让她不顾名分的跟着一个男人跑了。

    衙官发火之后她便收敛了自己的脾性,只是语气仍称不上好,“不知大人找本宫来所谓何事若听这贱人胡说八道,那本宫可没闲工夫!”

    衙官惊堂木一拍,“堂下原告,说出你的冤情。是非黑白,公道屈直,自有本官为你判断”。

    “禀大人,小妇人所告之人,就是如今站在一侧的当朝三公主”,她话一落,外面百姓便哗然一团都说王子犯法与庶民同罪,但谁都没见过这个场景,也因为这样这消息一透出来,便引来这么多人。

    “我乃副相正妻郑宛,一告三公主谋害我儿性命”,郑宛朝天一拜,“二告我夫婿,宠妾灭妻,致使宅内不合。我朝律法,凡宠妾灭妻者,仗三十,为官者,仗四十。”郑宛不是一个不通文墨的人,相反她看过许多的书,她甚或从古书中看到过之前的母系氏族。

    何况而今执掌朝政的是塞外入关之人,风俗比较之前开化许多。她自己想也不透为何在副相府中一直忍着好似心被人蒙住,脚上却被装上了轱辘,朝着固定的方向一步步迈去。

    郑宛说道后面就用起了文言,大致就是状告三公主刁蛮再就是说丘壑乱搞男女关系。

    在这个年代乱搞男女关系倒不是什么大罪,但丘壑是官,而且还是所有百姓心中的清官,如今被子妻子告了除却那些看闲事儿的人,衙门口还有几个恋慕丘壑的大姑娘直接把菜篮子里的菜扔进来砸郑宛。

    “丘大人出身寒门,一心为民,明明是你作深闺怨妇姿态嫉妒旁人!”

    “就是就是……前些时日三公主还和邱大人一起去沧州派粮呢”

    堂内三公主头抬的高高的,眼神不屑。

    郑宛没防备被一个硕大的梨砸中了脚踝,郑夫人连忙护着她。而后堂上的衙官惊堂木一拍,便有不少衙役来维持秩序,“你说三公主鞭笞致使你落胎,人证物证都有吗”

    “家中郑妈妈”郑宛还没说完,便被人截了话头,“你找个你的奶妈子当证人算什么,她自然是偏向你,本公主虽看不惯你,但也不至于做出鞭笞至你胎儿致死的事,分明是你借机栽赃我!大人,敢问诬赖皇室公主是何罪名”

    那衙官眉头也皱着,“府内没有别的证人了吗”

    郑宛苦笑,府内有何证人会听她的。她突然站起来,脱落自己的外袍,郑夫人大惊之下要拦住她,却被她推开,“我身上一共三十多道鞭痕,其中老旧的伤痕是公主入府时断断续续打下。还有二十多道,是那日鞭笞所致”她眉目决绝,“小妇人至此,再不求清白,只求为我无辜枉死的孩子讨回一个公道,只求还这世间一个天理昭昭!”

    郑宛只露了后背,而她身后的郑母却再也不拦着她,哭的上气不接下气她身子很瘦弱,肩胛骨清楚可见,谁都不会忘记丘壑那日迎亲时郑家女的曼妙姿态,再结合如今女子细瘦的背,满布青紫鞭痕的伤口,莫不神情各一的看向三公主。

    “谁知道你不是自己伪造了这些伤口来诬赖本宫!”决计不能承认,如今事情闹的这样大,承认了就算郑氏下堂她有何脸面做丘郎的夫人

    “三公主当日鞭笞我所用的鞭子便是如今她腰上别的这一支,而宫中锻造出来的器物花纹各宫皆都不同,大人自可与我身上的伤口比对。”

    “郑氏!如今你还是丘相的夫人,袒露身体在众人面前,你要不要脸”三公主捏着手中的鞭子,知道今儿这事儿怕是不能善了了。

    “我要脸做什么”郑宛冷笑,又跪拜,“只求大人为我做主”

    衙官瞧见三公主的神色也知道事情已然分明,就有些忍不住想看后面听审三位的脸。却见左侧的丘壑按耐不住,“郑宛,你非要这样吗”

    今日郑宛当朝状告三公主,对丘壑来说好比从前全心全意信赖他的人却站在了和他相反的对立面,背叛有之,心痛也有但此刻他必须跳出来保住三公主,比起郑宛来说,她对他的仕途才大有进益,尤其皇帝还在后侧,天家颜面不能有亏损。

    他看着明显脸色苍白的三公主,握了握她的手,“原先你就善妒,如今更变本加厉。公主她只是无心之失便被你红口白牙说成这样”

    “呸!”郑宛万分厌恶的看着面前的这个男人,再也没有之前的情意,“她是无心之失,我身上的道道鞭痕都是假的吗我失去的孩子也是假的吗”

    “等闲变却故人心。我从不怪你苛待我,如今我只是想求一个公道。”

    “连皇上也说了,天子犯法与庶民同罪。我的孩子虽未出生,但也是条生命,我不该为它讨回公道吗还是因为她是你心爱的女人,身上流着皇室血液,就活该让我这个平头老百姓,让我的孩子无辜赴死”

    丘壑从未见过这样的郑宛,印象中她一直和她的名字一样,是个婉柔的女人,“你非要置我们的情意不顾”

    “是我吗”郑宛一笑,“方才百姓侮辱我时不见你出来,她一处下风你就出来邱郎,我再拿不起你的情意了,我还想活下来,我还想要一个公道。”

    丘壑脸阴沉下来,他有些难堪的看了眼堂内居于皇帝右侧的郑父,他眉头紧紧的皱着,看不出喜怒。而原本捧着茶盏正喝茶的皇帝却放下茶杯,他从位置上站起来,小太监也跟着他一起走出来。

    “说的好!”他缓缓拍打掌心,“好一句天子犯法与庶民同罪,夫人刚硬堪比须眉,宁折不弯。”

    看了眼身旁的太监,那太监便拿着披风盖在了郑宛身上。而皇帝自己却走到三公主跟前,亲自娶下她腰间的长鞭,“这鞭是幼时你母亲送给你的,本意是想让你学会自护。没成想你仗着公主的身份胡作非为,现在更是伤了一条性命!”

    “朕饶了你,天下人也饶不了你!”皇帝以仁善执政,最见不得世家子女仗着身份欺辱百姓。而外面的百姓此刻也早变了风向,到不说丘壑,只单纯针对公主在场的每一个百姓谁不比公主身份低,弱者心理都有。

    凭什么身份低贱的就任凭高位者欺辱

    “朕褫夺你的公主封号贬为郡主,你既鞭笞丘夫人导致她落胎,也合该挨上她三十鞭”他转身又朝着百姓,“天子犯法尚与庶民同罪,何况公主来人,先将她暂且下狱,处置过后再行处理。”他掷地有声,堂外众人第一次这么近的面对九台之上的帝王,又听他这番话,一时之间胸潮热浪滚滚。

    莫不一一对皇帝叩拜,山呼万岁。

    三公主只是浑浑噩噩的看了自己的皇兄一眼,求情都不敢求,只有她知道自个儿的公主身份究竟有多少含金量,如今还被贬为郡主了,先不管那三十鞭的事儿,她只觉得自己日后的脸面都没了,白眼儿一翻便晕了过去。

    郑宛被郑夫人扶着起来,又走到旁边的衙役处拿了刀,“人人都道我丈夫是个好官。他确实是个好官,他善待百姓,安抚流民,四处赈灾,又有书立世。可他却实在不是一个好丈夫,一个能任由旁的女人将自己亲生骨肉鞭笞致死还不管不顾的男人,又算的上什么有担当的男人!”

    “我与你割发断情,从此以后,你我桥归桥,路归路。”

    皇帝到不好对臣子的家室多做干预,便向着衙官道,“按律该怎么处置就怎么处置”又看了眼丘壑,“爱卿是个好官,但在家务事上难免犯了糊涂。律法是律法,爱卿受苦了。”说罢便举步由身边的护卫护送着离开了京畿衙门。

    丘壑宠妾灭妻不,算不上妾。公主还是未嫁之身,只是入了相府,想夺别人丈夫还未成功,如今顶多也只是个外室。

    纵容外室残害正妻,官员罪加一等,按律四十大板。

    “郑宛,我当真是小瞧你了。”丘壑面目沉痛,一旁的三公主已经被衙役拖走,今日事一过日后她在皇室中再无地位,于他的前程也再无任何帮助。郑宛这个蠢妇!

    郑宛淡淡瞥了他一眼,“你瞎了眼,我盲了心。”

    三公主伤人入狱,可事情还没有完。

    远远没有完,丘壑依旧高高在上。在天下百姓心中他后宅不合,可依旧是瞩目的大才子,男人风流本就寻常在火光的映衬下,郑宛眉目幽沉。丘壑一日不摘下伪善的面孔,她便一日不得心安,一日不得心安,她日日如处地狱。

    “你有什么计划,我可以帮你。”这是道女人的声音,柔柔的,但在沉沉月色下却也透着股诡异。

    郑宛却没有害怕,她心中被仇恨填满,再也容不下别的东西,“你是谁”

    “自然是有人要我来帮你。”那声音缓缓道,“你想要一直这样过下去吗明明是丘壑对不起你,可风头过去处日艰难的却仍旧是你。”

    “我不服!”郑宛捏着自己的手腕,过了半天之后却又无力的垂下,“可那又能怎样,我状告三公主,皇帝碍于天下舆论处置了公主,我也报了仇。但我终究是个女子,我父亲因为我与丘壑生了间隙,他看不惯我,连带着我母亲都在府里被人排挤。”

    只是因为她被皇帝夸了一句刚硬不让须眉,否则怕早被父亲和哥哥扫地出门了。

    她为状告公主在众人面前袒露身体

    “丘壑为人机敏,但他也有他的弱点,这个你最清楚”那女子又道,“我主子从前太过看重他,经由你这一次却突然醒悟,他既然敢于三公主苟且,又哪里是忠心为他”

    皇帝不顾皇家颜面处理公主,哪里只是为了堵住幽幽众口。更多的是因为这个公主本来就与她很多间隙,甚至她的母亲差点夺走他的皇位。

    “而且他连原配糟糠都不管不顾,狼心狗肺,也不像一个忠心之人。主子有了嫌隙才开始排查,也才发现如今他在朝中声威过大,竟一呼百应,着实让人烦心。”

    郑宛聪慧,如何听不出来她口里的主子是谁,“自然愿为阁下分忧。”

    毕竟是这个朝代,在这种事情上行错踏差只要他不承认对原配疏于照管,没有人会骂丘壑毕竟他是一个劳苦功高的清官。

    丘壑自然也知道或许他有对不起郑宛的地方,可在这样一个世界,他能给她别的男人都给不了的爱情,毕竟他是真的爱她可他也需要她的付出,他要高位,他要权利。

    “邱郎今日下朝早了,怎么又喝起了酒”一旁的女人柔柔的笑着,丘壑有些恍惚,便直接伸手将她拉入自己怀中,“小荷,陪我喝一杯。”他不爱公主,他爱的是郑宛,可郑宛离开他了,她便只能找到这样一个和她相像的。

    被叫小荷的女子柔柔应下,又听他在耳边抱怨,“我对她不好吗现在外人都在说我薄幸我如何薄幸了,天底下男人哪个不是三妻四妾,我却只有她一个有名分的妻子”

    小荷摸着他的头,听他慢慢抱怨,只等他最后醉的不省人事的时候才缓缓道,“起码旁人给了妻子应有的尊重,而你带给她的是屈辱。”待他昏昏沉沉又睁开了醉眼,小荷便又灌起他酒来。

    如此过了几月,突然传来副相病重的消息。

    皇帝大哀,到副相府中亲自看他,又找人分担他现在的事务,让他好好养病,不用操劳朝事。丘壑原本淤堵心口中的血堵的更是厉害,皇上这是在卸他的权利。偏偏这时郑宛又回来了,重病归来她忠贞礼仪全都做全了。

    她喂他吃今天的药,又道,“若你不这么自私,或许结果不该是这样。”说着她又翻看起了旁边的奏折,副相虽然不上朝,但这个位置却没空下来,郑宛为他枕边人,帮他处理一些事务再寻常不过。

    “郑宛!你”丘壑抬不起身子,他如今刚过二十五,却已半头白发,“为何这样对我,我对你不好吗!”勉力说出这句话,他便跌在床上吁吁喘气。

    “你对我好吗”郑宛挪到书桌前,自己给自己研磨,“你对我好将我放置柴房不闻不问对我好任由她欺负我对我好”

    “你一个妇人懂什么官场上的事儿!”丘壑大声道,“失去一个孩子怎么了,待日后我爬上高位,我所有的孩子都要叫你母亲你!”

    “我是不懂”,她回头看着他,“所以我让你看着,我是如何不用你的方法,一步步走的更高。”

    副相病重,原本和他情深的三郡主离开府邸,反倒是原配夫人对他不离不弃,日日为他念奏章,照顾他数载郑氏原本就出身书香门第,学富五车,这几年帮助副相与其门生处理朝事从初次的慌乱到日后的有条不紊,样样可见其蕙质兰心。

    副相病重第六年去世,时年郑宛虽还是诰命夫人,却已经代替了他在百姓中的地位。

    “这就是你想要的”丘壑看上去如同行将就木的老人,“我小瞧了你,你勾搭他便是为了现在你的野心比我还大!”

    郑宛原本的怨气在日复一日的诗书洗涤中已渐渐不知去向,她面容恬淡,“副相高看我了。”

    她原先所求是一个好丈夫,现在所求的,不过是一处心安。她知道他快死了,“我这一生,再不会嫁旁的人,我是真心爱过你,可是你太小瞧我了,丘壑,你不把你的妻子放在心上,也不把我的怨恨放在心上你口口声声说爱我,却从未拿我当与你平等的妻子看待。须知我也是人,我也有恨。”

    丘壑原本想说她蠢,一个女人一生的美妙时光都被她自己耽搁了可罪魁祸首又是谁

    是他。

    如果当日他没有将三公主迎进府里,又在她欺辱她时站出来呢

    丘壑很清楚自己一直爱郑宛,他所做的一切不过是想爬的更高的同时,也能给她更高的位置。但同样的,他也从未将身后作为他附属品的她,他未曾将她的想法放进心里。

    可他又觉得不该是这样,她不是爱他吗她应该愿意为他付出一切,做他青云直上的扶梯他蓦然瞪大眼睛,年轻时誉满京城的副相便这样去了。

    看着那人暮气沉沉的眉眼,郑宛陡然觉得有道无形的枷锁离自己而去。

    郑宛一生都未嫁人,她也并非贪图权利之人。丘壑去世之后,她便解散了副相府中的门客,将所有的权利重归于上。

    原本树大枝叶繁的丘家一夕之间便这样就没落了而后她又雇了一个车夫,载了一马车的书籍缓缓离开繁华的京都。

    “丘夫人要走”到关门口的时候,有人拦下她的马车,“去哪儿”

    车夫揭开轿帘,当中郑宛做妇人打扮,岁月侵蚀之下她有种妇人雍容的美,又显得格外静谧,“到处走走看看。”她指着自己一车的书,“好长时间处理一些俗事,也没顾得上温习,如今脑子都堵住了,提笔不知道写些什么好。”

    那人看着她,“前些日子三公主和驸马大打出手驸马要娶一个民间女子为妾,那女子有了身孕,但最后流产的却是三公主,此后也不能再有孕。那小妾很能耐,比她当时要能耐多了,你不想留下来看她日后的惨状吗”

    郑宛听完了心绪并未起伏,“她鞭笞我害我失去孩子,早在当日我便报了仇了。如今她和我无关。”

    那人顿了一下,“丘夫人该知道主子是什么意思”她又道,“你浪费了七年的时光,女人最宝贵的七年你早该他是什么意思。”

    “我知道”,郑宛垂头,“若我如今云英未嫁,夜里或许会兴奋的睡不着。”

    “他并不曾嫌弃你嫁过人。”

    “我也不曾自卑。”她又抬头,比起七年前更多生了一份从容,“年纪越长我便越同情从前的我人活于世并不是为了旁人,我之前因为身为女子而轻贱自己,以后再也不会了。”

    “我不该是为了旁人活,从前我为丘壑而活,之前我为报复丘壑,现在我为自己而活。”她看了她一眼,又放下轿帘,“希望日后还能相见。”

    “这两个人本来该在一起的。”林约看着原本没有秩序的程序又重新走了起来,而且是朝着焕然不同的方向,“不过这样也好,谁说女人的一生就要围着男人转。”

    郑宛后来游历世间明川大河,写下无数脍炙人口的诗词。她和离之后未曾嫁人,但却过得比绝大多数女子更自由,也因为她后来名气渐大,也让一开始嫌弃她和离之身的郑父重新接纳她。

    只是在这个时候,显得也不是那么重要了。

    楚衡本来在测量别的东西,闻言看着那串程序,“每一串程序的运行都有一个终点,她会有她的终点。”他可不能让自己的妻子和郑宛生出一样的想法,“有男人和没男人的差距你不知道吗”

    “她只是没找到一个好男人。”

    林约一脸冷漠的看着楚大工程师:真会给自己脸上贴金。

    不过离他说的也差不离这个故事中郑宛与丘壑是主角,丘壑一心向上爬,这过程中郑宛不断付出却从未后悔,直到后来丘壑为了再高一位将自己的妻子献给了皇帝。

    这本来就是一个虐恋情深的故事到故事的结尾郑宛原谅了丘壑。但她却没活到三十岁就死了,人们常说的破镜重圆,可再好的修复术能将镜面恢复完整,在镜子破裂那一刹那的感触却永远不会消失。

    “你加班要加到什么时候”林约不在继续关注剧情,“早知道嫁给一个网络工程师要天天独守空床,我就应该沉迷剧情不出来。”

    楚衡抱着她亲了一下,“很快。等这些程序中的bug全部消除。”

    “哦这话你说了很多次了。”

    “这次是最后一次。”这话一落他就站起了身子,“我已经调试好了,现在咱们试试。”

    “hat”不是说好了坐星际飞船去旅游吗林约一脸震惊的看着他,楚衡给她戴上头盔,“在此之前我要弥补一下我最大的缺憾。”

    作者有话要说::3ゝ总算,彻底的完结了

    小天使们下本书再见,么么哒每一个o ̄ ̄ブ 166阅读网


如果您喜欢,请把《天娇[古穿今]》,方便以后阅读天娇[古穿今]85 番外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天娇[古穿今]85 番外并对天娇[古穿今]章节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