贵女虐渣手册

90 番外

类别:其他类型 作者:少年之上 本章:90 番外

    万泰八年的秋天, 谢奕因为在川府试点的治农策进行的非常顺利, 农业实现了连年的增收, 把滁州搞得有声有色。

    后来其他北方县市都跟风学习,北方整体的大环境农业形势, 终于从前些年的旱灾中缓过来了。

    谢奕也充分的在地方上展现了自己的才能, 获得了朝野上下的一致好评,升职是铁板钉钉的,所以带着家小回京述职。

    现在,比起首辅之子,皇亲国戚, 这些原先的标签,谢奕更为突出和为人所知的, 是他的能力和才干,他终于成为了谢奕自己,不是谁的儿子,谁的夫君。

    除了在发展农业, 劝课农桑的方面做出了突出的成绩, 谢奕还在一年多前, 费了很大的力气, 把川府地区的农户人数全部普查清楚, 户籍更新完毕,第一个上折子给朝廷,更新旧的税赋核算基数。

    原先整个北方地区官员们暗自遮掩,自成一系的规矩, 就这么突如其来的被暴漏出来,引人注目。就是谢首辅有心阻止事态扩大,也没法正面使力。

    他的这一举动,一时之间朝野震动,便是少帝刘瑞也是当朝怒极,要求彻查,于是,许多地区私扣朝廷发放的赈灾粮款,瞒报死亡人数的事情,都跟着暴漏了出来,北方的吏治可见一斑。

    若不是谢奕还有个做首辅的亲爹,妻子又是当今天子的亲姨母,谢奕因为揭发了真实的滁州户籍数,早就在川府待不下去了,甚至人身安全都无法保障。

    但是谢奕毫不露怯,他专门花了两年的时间,整理了很多详实的证据,就为了一朝发力,能够将北方的吏治改天换地,谁也无法阻止一个有毅力有准备的人。

    时值多事之秋,前有边境战乱和旱灾,后有反王刘怿伏诛不久,为了保证整个国家的安定,南方和北方的政治稳定,刚娶妻亲政的少帝,只能采取宽严相济,杀一儆百的做法。

    在南方和北方的官员中,挑出影响最恶劣的,把南方依附反王,兼并土地私开盐厂的几个豪强和官员进行了处理,对于北方贪污赈灾两款数额巨大,国家免除北方税负期间,私下征税的官员也毫不客气的处以极刑。

    经过两年的发展,大秦连年积弱的国力得到了增强,终于在去年时,谢首辅等四位先帝提拔的辅政大臣,都彻底的还政于万泰帝。

    本来谢首辅自然是不肯的,他在对付反王的时候,也实是出过力的,这些年新帝年幼,朝纲决断都是他撑起来的,本身又是先帝信重的大臣,。

    然少帝年纪一年比一年大,但是反王的势力被拔出,谢首辅正是一手遮天的时候,哪里肯为他人做嫁衣裳。

    只是刘瑞三番两次暗示不从后,在御书房里,私下召见了谢首辅,将一本账册送到了他的面前,正是之前谢首辅和反王两派争相寻找却求而不得,最后被谢奕反而无意中得到的前曹州郡守高拱的私账。

    里面记录了所有他经手的朝廷拨款的盘剥,以及层层上缴贡献给清流一派各个大人的赃款,每年都会从本地百姓中搜刮出来送去的孝敬,在这里面,谢首辅既收取了高拱送来的上贡,无疑也充当了的作用。

    若是账本被揭破流传,清流一派的名誉再也不复从前,谢首辅无疑更是名声扫地。

    除了这本账册外,刘瑞还提供了一本薄薄的册子。

    里面记录在案了谢首辅全部带着污点的私人生活,包括和儿媳通奸,伪造证据陷害南派官员,以及还有当年牵连了好些南方学子的舞弊案等等,也都在册中记录着。

    谢首辅看着手中的记录,心里又惊恐又震怒,但是没办法,若是自己不妥协,到时候刘瑞派人把册子里面的内容都公开了,他的境况就鸡飞蛋打,十分被动了。

    两个人在御书房密谈了许久,等到谢首辅出宫时,很多黄门和宫女都看到了他灰白的脸色和蹒跚的步伐。

    所以刘瑞可谓兵不血刃就从谢首辅手里夺回了权柄,又看在想继续用谢奕的份上,没有请追不舍,反而让谢首辅平和的还政。

    新帝在朝堂上大展手脚,培养自己的人脉和臣子,锐意进取,慢慢的谢首辅已经在朝中失去了优势,被挤到越来越边缘化的境地。

    谢首辅用了半生时间把一切心力都用在了仕途上,终于位极人臣,没享受多少年成果,苦苦求索的一切,到头来又是竹篮打水一场空。

    这对于一个生平最是爱权,为了仕途和朝廷党争几乎付出一切的人来说,也算是最大的惩罚了。

    在今年,谢老爷几次上书病退,最终也得到了同意,由刘瑞加封一层虚职后荣退。

    在谢奕调回京都时,谢首辅已经病退致仕,回到了旬州的祖宅,和谢大郎和谢夫人一起生活。

    然而谢老爷本来应该安享晚年的,但是回到旬州没有半年,谢老爷就被谢家对外宣称是得了急病而去,实际上谢老爷则是被知道自己被亲爹带了绿帽子,怀恨在心的谢大郎所害。

    谢夫人前几年无意中说起,谢大郎才知道,原来他的发妻刘氏和亲爹竟然有首尾,加上谢大郎被谢老爷“流放”到旬州,彻底只能做个富家翁,再也没有什么前途可言,早已为谢大郎所不满。

    这些原因的发酵下,加上谢老爷回旬州后,身上的积威难改,各种管束和看不上自己,更为谢大郎所怀恨在心。

    种种因素的催使,让谢大郎终是走上了弑父之路,在谢老爷的茶中投下了剧毒,把谢老爷毒死。而第一个发现的谢夫人,则是袒护着儿子,与长子一起,匆忙间就将人装进棺材里封起来。

    等到谢奕带着妻小回旬州丁忧时,谢老爷的棺材已经下葬,一切的荣辱是非,都埋在了黄土里。

    丁忧的三年过后,谢奕重新被委以重任,调任南方,在地方上继续发挥作用,磨练自己,造福一方。

    也是在岭南,陈芸辛苦的生下了自己的第二个孩子,是个七斤八两,白胖白胖的儿子。

    谢奕为儿子取名为谢霜,取自“宁为秋霜,勿为犬羊”的寓意。

    已经长成半大小姑娘的谢小初,带着宁儿一起逗着悠车里的小糯米团子,谢奕撑着腮在窗外宁和的秋光中,看着陈芸的睡颜静静的发呆。

    她素日最是讲究衣着饮食无一不精,精确地控制自己的体重,为了腹中的孩子,这一年来她多少有些胖了,自己总是不甚满意。

    加上千难万苦的生产过程,浑身被汗水浸湿,产后坐月子无法碰水,陈芸此时头发有些一缕一缕的,身上的味道也不太好闻。

    但是谢奕就是觉得她美得让他此生都无法移开眼睛,倾斜着身子凑过去,一下一下的轻吻着陈芸的眉心。

    谢奕万分感谢陈芸为他生下的两个孩子,如果说当初收养小初,是他秉着本心的善念,见证着他的蜕变和坚守。

    而后来的宁儿和谢霜,则是谢奕人生中最纯粹的感动和最珍贵的圆满。

    有这样两个延续着他们二人血脉的孩子,见证着他们一世的深情永不消逝,将来百年过后,黄土白骨,他们永世接受子孙的祭祀,是多么好的事情。

    一儿一女,凑成了一个好,有这么两个好孩子,谢奕真的太满足了,尤其是这一次亲眼看到陈芸生产是多么的危险而不易,谢奕更是不想再冒一丝一毫的风险。

    轻轻执着陈芸的手,谢奕放在唇边深深的吻着。

    为了怕对陈芸的身体有什么损害,谢奕之前已经叫人熬了对男子专用的“绝子汤”,喝下去后正常的男性功能不受影响,只是不能再令女子有妊。

    之前,他总是爱粘着陈芸,夜里喜欢翻来覆去的舔来舔去,陈芸便笑言他的做派像个小狗。

    而这就是他的爱情,他愿意做她一辈子的小狗,推不开,打不走,为她献上所有。

    此时,一室温馨,婴儿的呢喃声,小初和宁儿轻轻的说话声,陈芸沉睡时轻盈的呼吸声,交织成一杯浓酒,谢奕只觉得自己在这幸福的陈酿中,已经微醺了。

    时光荏苒,潇儿从最初陈蓉抱在怀里,有点瘦弱的小团子,变成了能跑会跳,爱哭爱笑的小姑娘。

    她长着大大的眼睛,长长的睫毛,雪白的皮肤,软软嫩嫩的嗓音,在常年寂静的后宫中,就像是生动的一节乐章,有她在的地方,就连空气,都仿佛新鲜了几分。

    对于潇儿的来历,宫中没有人比刘瑞更清楚了,一开始母后带着潇儿回宫后,刘瑞一直是冷眼旁顾的。

    他并不乐见这个孩子,她的存在本身,就是对某种规则的漠视和敌对,意味着背叛和逾越。

    特别是随着年纪越长,刘瑞身上威严日盛,和陈蓉虽然是血亲母子,但面对她总是亲近不足,显得有点冷漠,实在不知道怎么面对她好。

    但是另一方面来看,刘瑞又明白,为了自己,母后到底付出了什么。为了母后,他愿意暂退一步,所以再抗拒,也还是暗自配合着母后,把有孕的姨母送到了五台山。

    比起刘瑞不太想接近潇儿,潇儿倒是对他这个“表哥”特别的粘,小小的孩童,就能偷偷甩掉宫女和嬷嬷,自己闯进刘瑞的练武场。

    只有她敢拿着脏乎乎的小手,抓他的衣袍,挑战他素来爱好整洁的性格,也只有她,见了他的冷眼,没有敬畏,没有生疏,没有谄媚,只有发自内心的高兴。

    不管他的脸色多冷,她都会兴奋的扑过去喊哥哥,声音清脆,笑声明朗。

    再怎么狠心,刘瑞也不会对着一个不懂事的孩子发脾气,比起大人们诡谲又矛盾的心思,对着潇儿干净的如同清泉般的眼睛,刘瑞越来越端不住了。

    到底是与自己有一半相同血缘的妹妹,两人中有了潇儿这个润滑剂,刘瑞和陈蓉的母子关系,总算也不是那么僵硬生疏了。

    随着刘瑞大婚有两年,真正的与皇后以及诸妃嫔圆房后,陈芸就彻底放手,不在管理后宫,把所有的宫务都交由皇后,只一心陪着女儿深居简出。

    在刘瑞有了一子两女两个庶出的皇子皇女后,皇后终于也有孕了,十月怀胎,产下了一个儿子。

    见儿子有了嫡子,又有能力,前朝后宫都打理的和谐安宁,陈蓉总算彻底的放了心,再无牵挂。

    在元泰十二年的时候,太后娘娘又身体不适,带着养女灵潇郡主再度离宫,到五台山清修。

    在陈蓉走的时候,刘瑞带着后宫妃嫔用最盛大的鸾仪和排场为她送行。

    这些年,他是亲政爱民的好皇帝,是知人善用的好君主,是将大秦基业壮大巩固的好子孙,却唯独不是一个好儿子。

    刘瑞也知道,这座皇宫,是全天下人最向往的地方,意味着富贵尊荣,但是只有住在里面的人知道,这是一座黄金搭成的笼子,里面肮脏又空旷。

    母后从小护着他长大,全心的疼爱与他,为了他干脆的断送反王的贪念,他已经牵绊了她这么久的时间。

    现在刘瑞终于想通了,母后年纪依然正当盛年,既然在宫里过得了无生趣,那么,就放她在别处得到幸福。

    最后抱了抱潇儿,刘瑞低声在陈蓉耳边说了一句话,陈蓉的身体猛地一颤,抬起头来时,两行眼泪控制不住的流了下来。

    她何其有幸,有这样的儿子。

    也依然坚持着之前的选择没有错,比起作为一个渴望幸福的女人,她排在最前面的,还是一个母亲。

    离开京都走了两天后,陈蓉偷偷带着潇儿,与几名忠仆和侍卫,留下了替身,便按照原定计划,脱离大部队,踏上了南下的船只。

    南海边最近处的一个孤岛上,一个身穿月白中衣,身形清癯,面容如刀砍斧削般凌厉的男人,轻轻咳嗽着,放下了手中的书卷。

    书房外面的珠帘,被风吹动便相互撞击,声音清脆,男人闭上眼睛,侧耳倾听着。

    那边,陈蓉带着潇儿下了船,又坐上了早就等在那里接她们母女的软轿。

    “母后,我们要去哪里啊”

    潇儿睁大了眼睛,好奇的问道。

    “不是说好了,出了宫就不能喊母后了,要叫娘亲啊。”

    陈蓉轻轻捏了下潇儿的小鼻子,纠正她道。

    “咯咯,我忘记了,娘亲……”

    潇儿捂着嘴嬉笑着,在陈蓉怀里动来动去。

    “我们啊,去见一个又喜欢又讨厌的人。”

    陈蓉轻轻一笑,摸着潇儿的额头,有点期待的道。

    “啊”

    潇儿睁大了眼睛,喜欢就是喜欢,讨厌就是讨厌,怎么还会有既喜欢又让人讨厌的人呢。

    “傻孩子,我们要去见你爹……”

    陈蓉搂过女儿,眼睛里带着在后宫里没有的热切和鲜活。

    从最初在珈蓝寺的初见,刘怿就是个坏小子,故意突然出现,吓了她,又搅起了漫天的桃花。

    这么多年过去,无论他是仗剑江湖,系马高楼的少年侠客,还是皇宫里被人遗忘忽略的小皇子刘子玉,亦或是汲汲权势,想要执掌天下的反王,他总是那个,唯一让她爱之恨之的男人。

    他什么都想要,却失去一切,而她终于尽到了自己的责任,重新无牵无挂。

    其实陈蓉也不知道,以后他们的关系会怎么样,不管是把他当做太后娘娘的男宠,亦或是他们成为寻常人家的夫妻,她只知道,她还有半生的时间,与他一起耗下去。

    风雨潇潇,鸡鸣胶胶。

    既见君子,云胡不瘳

    少年之上丁酉年四月六日

    作者有话要说:现在是十二点半,贵女虐渣手册正式完结。忽然有一点不舍,我们之前一起相约了九十多个日夜,舍不得有你们陪我共度的时光。

    本文写到三月中旬后,少年菌的状态就调整的不太好,加上春天,总是困困的,白天上班晚上干六千,坚持到第二月,真的有点疲乏了,不过最终还是坚持下来,顺利完结了,感觉自己棒棒哒~

    每一本书,都是一次成长,后面的一段时间,少年菌会好好沉淀一下,争取下一本有所进步。江湖浩大,写文的作者这么多,你们却能在每期的榜单上发现我,还能喜欢我,真的是一件让人特别开心的事呐~谢谢我的仙女们,有你们真好呐。

    最后,还是我们的广告时间啦,少年菌下一本会开幻言重生之尽欢,收藏一下作者,更新早知道哟~四月,我们不见不散~

    长相平庸的大龄小保姆,一朝重生成相貌璀璨,故事很多的少女,人生得意须尽欢~

    预计七月暑期档,重新回归古言写凤头钗,古代被抱错的孩子的故事~也请不要大意的收藏一下吧~~


如果您喜欢,请把《贵女虐渣手册》,方便以后阅读贵女虐渣手册90 番外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贵女虐渣手册90 番外并对贵女虐渣手册章节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