宠妻成病,不治要命

100 番外

类别:其他类型 作者:后紫 本章:100 番外

    余良策不知该怎么形容眼前的乱局。

    圣人驾崩,圣上虽然没有跟着去,却成了彻头彻尾的疯子。

    有多疯呢,他已经传位给了太子,要知道他正值盛年,倒是也给了太子诸多的限制,尤其不许太子过问他的事情。

    他整日和司天监泡在一起,要是研究怎么长生,炼些丹药,倒还能让人理解,可是偶尔从司天监的话中透露出来的,竟是圣上想要改天换地。

    余良策拦不住圣上,其实除了圣人没人能够拦得住。

    可是圣人,已经成灰了。

    圣上亲手焚烧。

    圣上为此颓废了好多天,实际上,圣上一直在颓废着。

    许多人出了歪招儿,给圣上送来了形形色色的女人。

    可那些女人和送女人的人,全部被送上了断头台,无一例外。

    他变得残暴、疯狂,对圣人的执着,就像那时的赵器对皇位的渴求。

    如果圣上真的疯了的话,那就只有……

    太子已经登基做了新帝,无论如何也不能让太子背上弑父的罪名。

    余良策只能去找平阳侯徐文翰商量。

    平阳侯一听要吓死了,连连摆手道:“善知,你这是大逆不道。要是圣人泉下有知,一定会伤心难过。”

    一个是做了十几年京官的侯爷,一个是大杀四方的杀神。

    一个的人生就没有激进过,除了娶媳妇的时候叛逆了一把,另一个敢怼天怼地怼世界。

    余良策冷笑:“你说,真的有黄泉我且不信呢!我只知……”他压低了声音,“如今的圣上有可能拉上整个东颜陪葬!这事情,你不要去说给新帝听,如今……哼,最难熬的是他!”

    徐文翰就算不是个强硬的个性,也肯定不会傻了吧唧地出卖余良策。

    这事儿,平阳侯不同意,就不好办。因为圣上现在谁都不愿意见,有时看在平阳侯也姓徐的份上,求见的十次里头,倒是能见上个一两次。

    余良策转身便回了府上,大将军府和和顺公主府只有一墙之隔。公主是他的妻不错,可他并不是每日都会到公主的府上去。

    圣人去的那么多日,他有时也会想,如果公主先他而去,他会不会如圣上一样的悲痛难当。

    又想,公主的年纪比他的年纪小了许多,公主怎么也不可能先他而去。

    结论,当然是没有结论。

    老天就不会给他当情种的机会。

    也不知是不是日有所思夜有所梦,夜间,他做了个梦,梦见了漫天的火海,还看见苍老的公主身在火海之中,屋毁梁倒,一场大火,沧海桑田。

    午夜梦醒,余良策一摸自己的枕头边,全是泪迹。

    原来,失去挚爱的滋味是这样的。

    过了十日,平阳侯请他过府。

    他并没有去,只是让人给平阳侯带了句话“以前的事,是他想错了。”

    错了,真的错了。

    圣上就是变了些许,可他仍旧清明,他没有选择自己把握着政权胡作非为,而是传位给了新帝。即使圣上想干的事情,用离经叛道都形容不了,但,他一定不会干出危害百姓的事情。

    “圣上,请三思,活在历史中的人能名垂千古。”

    司天监苦口婆心。

    章得之听见了他的话,却好似没有听见,他的眼睛一直在看着远方,过了许久,久的像是沉睡了一百年才将苏醒:“哪怕我只活一次,再无轮回,我也心甘情愿。”

    “圣上,那圣上可想过东颜”

    “我的决定和东颜有什么关系”

    “看来圣上并没有完全听懂臣的话,臣的意思是,如果圣上一意孤行,那那些个不可一世的造物者们,或许会因为圣上的鲁莽决定,将整个东颜朝从历史上抹去。”

    “抹去是什么意思”章得之沉思了一会儿,问。

    “就是不被后人知晓。”

    “你确定”

    “有七成的可能。”

    章得之忽然笑了,“我还以为我一意孤行,整个东颜都要被屠尽!”

    司天监慌忙道:“圣上,这样的玩笑可不能乱开,毕竟……谁也不能草菅人命。可是圣上,名垂千古难道不是每个帝王都想要的吗”

    章得之看了他一眼,但笑不语。

    司天监的心里一慌,又道:“圣上,古书上记载了,想要操纵废王府邸湖底的机关,必须有异世的人来操作才行。咱们虽然已经找到了湖底的机关,可是异世人,要到哪里去寻”

    章得之知道古济心里的算计,又把眼睛望向了远方:“这个,不用你操心。”

    谢知不知道圣上为什么忽然想起来召见他。

    自打他同乡突然死了,他一直都处于惊弓之鸟的状态,生怕哪一天圣上想起他,会要了他的小命。

    按理说,清醒的圣上不可能会干出这么疯癫的事情,可在他看来,圣上并不清醒。

    先是拆了好好的废王府邸,挖地绝不止三尺,也不知在找什么东西。

    后来,又抽干了废王府邸里那个人工湖的水,用运水车往城外运,足足运了两个多月。

    还有重兵把守。

    就连百姓都忍不住吐槽,都挖成了那样,难不成,还怕人去偷石头偷泥巴不成!

    拆拆房子,挖挖地,倒还不至于吓得人胆战心惊,关键他还斩了不少人,就连新后的娘家蒋家也没放过,咔嚓,被腰斩,就因为那蒋恩进献了一个歌姬,好死不死,歌姬的眼睛和圣人有些许的相似。

    圣上变得不近人情,才是最可怕的事情。

    谢知留了个心,去见圣上之前,先去见了新帝,说的话有点儿多,惹的新帝询问:”宰相,你今日怎么这么不对劲“

    他便道:“臣……一会儿要去拜见圣上……”

    他想,多余的话不用讲,新帝应该明白的。

    谁知,新帝问:“宰相可是做了什么……不合时宜的事情”

    “不曾。”

    “那宰相只管大胆的去,圣上并不是个不讲道理的。”

    谢知没敢说,以前的圣上确实讲理,可如今的……确实不怎么讲理。

    他一步三回头地离去。

    谢知很快到了晨光殿,圣上一见他来,居然笑着让人上了茶水。

    这就更吓人了,就跟间歇性的神经病一个道理,没人知道圣上什么时候会发病。

    谢知绷紧了神经,生怕圣上翻脸不认人。

    茶喝了一盏,又一盏。

    圣上盯了他好些时候,才说:“谢知你为何至今不婚可是想着不定什么时候走了,了无牵挂一身轻松”

    谢知快吓哭了,走什么走啊,谁也不知这走了是真的走了,还是能够回去,这不能够确定的事情,所以,他还是想好好活着。

    看着他的表情,章得之没觉得自己说的哪里不对劲,又道:“我有法子可以让你回去。”

    谢知反应了许久,才反应过来,圣上说的可能不是想要他的命。

    想通了这个,他才问:“圣上说的回去,是回哪里”

    “回你们的地方……就是回星娘那里。”

    谢知一怔,随即惊喜,“圣上说的可是当真”

    “真,记载机关的古书上,就是那样说的。不过,你要带着我一块儿回去。”

    “观众朋友大家好,这里是皇城新闻。今天是20xx年4月14日。一起来看今天的内容提要。

    今日城中老居民区,发生洪水,一个八岁的孩子,被冲入水中,幸好被解放军官兵及时救起,一开始孩子没了呼吸,但我们的解放军官兵发扬不抛弃不放弃的精神,及时采取了救援措施,又及时送到了医院,老天也被我们伟大官兵的精神感动,如今孩子的生命体征一切正常。

    同一家医院,一位已经昏迷了七年的植物人,忽然清醒。

    ……”

    “章得之,哎呀,我又叫错了,我说江上,你不带我去见你的父母吗半路的父母,也是父母啊。”

    “我没有父亲,母亲五年前去世了。”

    “唉,这么说,你和我一样都是孤儿,我要是不要你,你就是孤苦伶仃一个人,好可怜啊,算了,我就勉为其难收留你。”

    “是啊是啊,你要是不收留我,我就得投江去。”

    “那江上,我们什么时候去领证就是结婚证,我们这儿和你们那儿不一样,没有那么多的规矩,可是我们这儿的夫妻想要结婚,必须得去民政局办个红本本。和离,也得去民政局,把红本本换成绿的。而且,我们这儿不管男女都可以提出离婚的诉求,我们这儿男女平等,有些地方,男人还是受歧视的。譬如,男人要是进错了厕所,就是流氓,但是女人要是进错了厕所,就没多大关系……”

    “嘘……别说话了。”

    “我的话还没有说完。”

    “嘘,我要吻你。”

    后记

    百年之后,东颜被灭。

    历史被新的当权者抹去,后世再无人知晓有过这样的一个政权。

    有人说历史是洪流,经过时间的冲刷,留下来的,仅仅是故意留下来的东西,而能够考证的,也或许仅仅是一个……谎言而已。 166阅读网


如果您喜欢,请把《宠妻成病,不治要命》,方便以后阅读宠妻成病,不治要命100 番外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宠妻成病,不治要命100 番外并对宠妻成病,不治要命章节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