医色生香:病娇王爷妖孽妃

135、喜服(二)

类别:其他类型 作者:鱼醉桃花 本章:135、喜服(二)

    卿千玑看着突然闯进的独孤九,先是诧异了一下,随后在心底松了一口气,她还以为是独孤长生回来了呢。

    面色未改,甚至还带着作为女主人看见有人误闯进屋的微微恼意:“你平时也是这么没大没小的吗你大哥的卧室就这样不敲门随便进的”

    独孤九被她猛地噎了一下,反应过来后指责她恶人先告状:“明明是你先随便进我大哥屋子的,嘿,你这人还反过来指责我的不对了”

    这小公主果然还是一如既往的性格恶劣,不过见她这幅盛气凌人的样子,好像已经从丧兄之痛中缓过来了,如果真是这样的话,他心里反倒宽慰了不少。

    卿千玑将藏在袖中的书帖收紧,脸上依旧是一派坦然,她挑了挑眉正色道:“这是我未来夫君的卧室,我想怎么进怎么进,倒是你,以后低头不见抬头见的,可记得要恭恭敬敬地喊我一声嫂嫂。”

    “你可拉倒吧,你心里放着谁我能不知道”独孤九瞥了眼门外的院落,确定没有其他人在后凑过来低声道,“墨重华人在哪他就这样放着你不管了”

    “寒疾复发,我让人将他送回东海了。”

    闻言,独孤九的剑眉皱得更深了,他不由地前倾着身体抓住了卿千玑柔软的小手,语气严厉逼人:“你告诉我,你们两个到底是怎么想的”

    卿千玑满不在意地撇撇嘴,扯谎这种事情她干得格外得心应手:“还能怎么想,夫妻本是同林鸟,大难临头各自飞呗,更何况我与他还不是夫妻呢。”

    “搁我这你装什么装,游涓涓都和我说了,你这人死心眼这辈子就认定那个病秧子了,若旁人非逼着你嫁给我大哥,没准你就拿刀抹脖子了”

    “墨重华不是病秧子”卿千玑面上笑意全无,她现在护短的很。

    独孤九瞪了她一眼,没好气地接道:“我说你这人听别人说话的时候,能不能抓住重点”

    湛蓝色的桃花眼弯了弯,卿千玑面上带着戏谑的神色:“行啊,我抓重点,你和游涓涓还有联系呢”

    “你要气死我”独孤九无可奈何地看着面前的小人,打也打不得骂也骂不得,只能气得他抬手拍了把桌子,听听哐哐一阵响声后,桌上的云松墨砚摔在地上一分为二了。

    卿千玑倒吸了一口冷气,觉得有必要提醒还在气急败坏的独孤九一句:“你大哥现在还会揍你吗”

    随后,她指了指地上的砚台,一脸看戏的表情。

    独孤九看着地上破碎的砚台回过神后,实在没忍住骂了一句娘,然后哀求似地望着向卿千玑:“能不能说是你摔碎的,他应该不会揍你的。”

    “你瞧瞧你这点出息。”卿千玑上前几步,直接将书桌上的一排狼毫毛笔架子掀翻在了地上,顺带着扫落了一地的公文书籍,而后拍了拍手坐在了太师椅上,冲独孤九得意一笑:“你且等着,我看他敢不敢凶我。”

    独孤九看着面目全非的书桌附带一地的狼藉,颇为同情地开口说道:“昭阳,我觉得你要完。真的,我大哥最讨厌别人动他的桌子。”

    卿千玑拍了拍手,大功告成,刚好借这机会弄乱了他书桌上的陈设,届时也没人能发现她偷了本他的字帖去临摹。

    虽然心里因为了结了一件大事而窃喜,但当看见独孤长生一身黑衣背着手进来的时候,卿千玑还是和独孤九一起没出息地咽了口口水。

    不行,她不能当这个罪魁祸首。

    念及此,趁独孤长生还未完全进门前,她扯过独孤九的腰带往自己身上一带,然后整个屋子里爆发出一声惊天动地的痛哭:“独孤九,你不能这样对我,我是你未来的嫂嫂”

    独孤九还没缓过来,趴在卿千玑身上眨巴眨巴了眼睛,这什么情况

    “呜呜呜,虽然我知道你我从小青梅竹马,但我马上就要与你大哥”

    “停。”突兀的男声打断了她带着哭腔的话语,独孤长生拎起自家小弟的衣领扔到了屋子外,长腿一带关上了房门,整套动作行云流水,他做起来尤为赏心悦目。

    孤零零的独孤九站在偌大的院落里大喊冤枉:“大哥,我真没有,这臭不要脸的小妖女陷害我”

    “给你三秒钟时间滚出去。”独孤长生的声音听不出喜怒,脸上也看不出个分明。

    身体的本能让独孤九提腿就跑,开玩笑,上次在秋猎惹事还没被大哥罚呢,他最近可不敢再惹家里的这尊大佛。

    卿千玑假意擦了擦眼泪,清瘦的肩膀还在一抽一抽的,看上去楚楚可怜,犹如雨中飘零的栀子花。

    独孤长生看着乱七八糟的屋子,有些苦恼地扶额,深深地叹了一口气。

    卿千玑看他这样子是要找自己算账的意思,立马抹眼睛哭诉:“都是独孤九干的,他想非礼我”

    独孤长生慢慢坐到她对面,破天荒地没有生气,而是和颜悦色地开口:“九弟不是那样的人。”

    “那你是觉得我自导自演这出戏,污蔑他了”

    “”

    见他抿着唇不答话,面上一派严肃,卿千玑心中警钟大作,完了,她堂堂一国公主可能要面临挨揍的危险,怎么挨打能不那么丢脸呢

    “其实你不用害怕我,独孤九是我的弟弟,我有教育他的职责,但是你”独孤长生叹了口气,蹲在地上开始收拾起她折腾出来的烂摊子。

    他认真地将没被墨汁染上颜色的书籍和公文挑选出来,重新整整齐齐地摆放在书桌上,然后再一支支地架起毛笔,没费多少功夫,收拾的已经和起初的样子差不了多少了。

    除了那一地的漆黑墨汁还在昭示着卿千玑做过的恶行。

    卿千玑抬头望着他,一双眸子里波光粼粼,像是阳光下璀璨得到湖面,“你话还没说完呢,如果是我弄乱的,你会怎么罚我呢”

    “你是我的妻子,你如果做出事,我替你担着,不会罚你。”

    “被你说的,我倒是有种无地自容的感觉。”卿千玑有些局促不安地坐在椅子上,完全没有了刚才盛气凌人的模样。

    “这话我可不信。”独孤长生替她斟了杯茶,气定神闲地站在书桌前看着她。

    卿千玑在心底翻了个白眼,这人洞察人心的本领确实强,也就没必要在他面前演戏了。这样想着,她将今天带过来那套喜服递交给他。

    “喏,这是我为你绣的礼服,你试试合不合身。”

    独孤九觉得她使小聪明的样子有些好笑,不紧不慢地接过沉甸甸的喜服,“这套喜服我在衣裳铺子里看见过”

    “”卿千玑下意识地咬了咬嘴唇,然后摊手道,“好吧我承认是我买的,但也是我亲自挑选的款式图样,也是用了心的。”

    “我知道。”

    “你这么喜欢去千丝坊做衣裳啊”

    “不是,我也是去挑喜服的,没想过这辈子还会和另一个人成亲。”大手摩挲着手里的喜服,星眸中褪去了肃杀的漠然之气,难得显露了几分柔情,他沉声道,“我去内室换上,你在这里等我,一会儿帮我看看。”

    言毕,也没有等卿千玑回话,就径直走进了内室换起了喜服。他解衣裳的手指有些颤抖,那绯红色的喜服就像是燃烧着的火焰一样,莫名地灼烧了他的肌肤。

    等换了喜服,他却陡然生出了一股近乡情怯的感觉,站在帘子后迟疑了好一会儿才踏出去步子。

    然而,原来坐在书桌旁的人儿早就已经不见了踪影,只剩窗外的清风吹进来,肆意地翻弄着桌上的书页,那张太师椅静静地立在一旁,就像从来没有人来过一样。

    独孤长生伸出手,看着铜镜中一身红衣的自己,突然觉得有些茫然无措。

    他好像,变得软弱了。

    另一头,卿千玑急匆匆地出了独孤府,坐上了回去的马车,她以最快的速度掩饰自己的心虚。

    心虚什么呢就因为独孤长生对她那莫名其妙的感情,她就下不去手杀他了吗

    只要她闭上眼睛,她就能回想起射在大哥胸口的那支羽箭,高堂上,独孤长生拉满了弓,一身寒霜。

    卿千玑啊卿千玑,你要死在自己的心软上多少次

    回到了侯府,管事将一个匣子交给了她,说是司昱派人送来的。

    卿千玑掂量了匣子的分量,眼色一变大步走进了书房。纤纤素手打开那个匣子,里面静静地躺着几封密信,纸张已经有些泛黄,上面的笔迹却依旧清晰可见。

    卿千玑一封封地读完信笺,指节抿得泛白,这是当年渭水边三州刺史写给独孤辰霄的密信,问要不要派兵增援烈风军。

    给他们回信的人不是独孤辰霄,上面的笔迹卿千玑刚刚见过,她拿出藏在袖子中的字帖,仔细对比一番后确定是出自独孤长生之手。

    疏影也送了一封信进来,是墨重华寄来的,信上只写着寥寥数语,自己潦草

    “已到东海,平安勿念。”

    “墨世子有提到将军吗”

    “没有,但是我相信他一定能医好大哥的。”

    疏影眼眶泛红,为了不引起卿千玑的伤心事,恭敬地行礼退下去了。

    卿千玑将墨重华寄来的信小心地叠好,放在妆匣的暗格里,里面还静静地躺着一支干枯了的兰草。

    她从前笑话墨重华总是收着她用过的东西,她又何尝不是呢所有与他有关的事物她都小心翼翼地收藏着,唯恐有一日两人再也不能相见时,能睹物思人,聊以慰藉她成堆的思念。

    明月敲了敲门走了进来,照旧替她诊脉。

    卿千玑见他面色有些凝重,不安地问道:“怎么了,是不是孩子出什么事了”

    “不是,你就最近吃得比较多,肠胃有些胀气。”

    卿千玑自知理亏,微微咳嗽了一声以缓解尴尬,“晓得了,我这不是怕孩子饿着嘛。”

    “我看你是自己嘴馋,借着怀孕的借口胡吃海喝。”

    “”

    明月看了她这幅样子就觉得心烦,蓦地瞥见桌子上的几封密信,拿起来一看,连连啧声道:“你们大梁是独孤的天下吗怎么这种关系到家国百姓的事情还要问过独孤辰霄”

    “当年,我父亲在渭水抵御西晋兵马,永绪帝给渭水两岸的州郡下了密诏,不得增援。”

    “那西晋当年还能和大梁打个平手回去”明月惊讶地开口说道,“不行,看来我这趟回北燕可以直接整装征讨西晋了,这不就摆明了是一群废物吗”

    “怎么样小公主,要不要和我一起灭了西晋,为你父亲报仇雪恨”

    “西晋我要打,但在这之前,我得先收拾了大梁这群缩头乌龟。”

    “你打算怎么对付独孤氏”

    卿千玑扬了扬手里的密信,嘲讽开口:“难道这些龌龊肮脏的交易还不够让他们名誉扫地吗”

    “名誉扫地容易,但想倾覆他们整个庞大的家族,你需要居高位者的点头。”

    “小女不才,还真有那祸国殃民的本事。”

    明月嫌弃地别过脸,懒得去看她:“你打算用美人计诱惑司昱不过也是,现在皇帝昏迷不醒,他可是监国皇子。”

    “嗯,我不止打算诱惑他,我还打算利用完了他就过河拆桥,让他和他那侧妃先去地下给我探探路。”

    明月这会儿倒是真被她勾起了好奇心,又眼巴巴地凑过来问道:“敢问卿小姐,有何御敌妙策”

    卿千玑走到书桌前拿起毛笔,照着独孤长生字帖上的笔迹照着密信上的内容临摹了一遍。

    明月也跟了过来,站在一旁静静地观看,等到她全都描摹完后,仔细盯着两封正品和赝品密信瞧了瞧,随后轻笑了一声;“你这临摹他人字迹的本事是不错,只是时隔这么多年,独孤长生的字迹早已经发生了变化,你要是想抄写密信上的内容,也该按照他早年的字迹来临摹。”

    卿千玑拈着信纸吹了吹,浅笑着注视着逐渐干涸的墨渍,望着明夜笑盈盈地说道:“我要的就是让人看出不一样。”

    明月愣了一会儿,随后反应了过来,情不自禁地拍了一下手,连连赞叹道:“这招高明我心服口服”


如果您喜欢,请把《医色生香:病娇王爷妖孽妃》,方便以后阅读医色生香:病娇王爷妖孽妃135、喜服(二)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医色生香:病娇王爷妖孽妃135、喜服(二)并对医色生香:病娇王爷妖孽妃章节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