肉妇

肉妇(04)

类别:激情耽美 作者:大番薯 本章:肉妇(04)

    肉妇第四章作者:丶大番薯2019210字数:5254就这样,在母亲丰满肉体的熏陶下,几个老头越发频繁的来我家“串门”。

    每次我回到家都能看出点端倪,隔三差五都能看见母亲没戴胸罩,凡是有点眼力见的话,都能透过上衣清晰的看到母亲勃起的奶头。

    明明上午出门刚换上的崭新丝袜,下午我一回到家,就发现母亲又打开包装换上了新的一双,嘴里还嘟囔着“哎,这几个老头,不知道从哪里学的,太坏了。”

    通过母亲嘟嘟囔囔说的这番话,总使得我浮想联翩。

    晚上还经常性的,吃饭吃到一半,大石就心急火燎跑过来,一把拉扯起母亲,笑嘻嘻的对我说“小方啊,你家浴室好像出了点问题,我和你妈去看看,你慢慢吃饭哈”

    说完,便拉着母亲进浴室。

    没过多久,我稍微的调低了电视的音量,就能够听见浴室传来噗嗤噗嗤的打桩声,不时还参杂着母亲痛苦的低吟。

    差不多隔了半个多小时才出来,只见大石满头大汗的从浴室出来,得意洋洋的对我说:“小方啊,费了我好大劲,终于修好了,你家这“管道”

    隔三差五必须得修理修理,要不然很容易坏的”

    母亲则被大石弄得满脸红晕,包裹着丝袜的双腿时不时的颤抖一下,高潮过后的母亲散发着一股成熟女人的香气。

    我透过地板窥向母亲的三角地带,发现母亲连内裤都没有穿就出来了,肉穴上似乎还残存着大石的精液。

    大石看着微微颤动的母亲,如同打了胜仗一般,淫笑道:“走啦,小晴啊,反正我住楼上,你有事吱呼一声就行啊。”

    母亲羞愧的低下头,发出“嗯”

    的一声。

    而老李和老黄,则是如同孪生兄弟一般,母亲刚开始洗碗,2个老鬼如同长蛇一般缠绕在母亲两侧,2顶鼓起的小帐篷,不停地在母亲的丝袜美腿上下划弄,享受着丝袜的触感。

    2个老头,不时的看向我这边,我连忙装作在看手机,顺带着把电视音量也稍稍调大了些。

    2个色鬼,彷佛吃了一记定心丸,老李一双手直接覆盖上了母亲硕大的酥胸,母亲刚准备打掉老李的咸猪手,老黄则趁机一把攀登上了母亲丰满的肉臀,先是拍了拍母亲肉滚滚的屁股,接着老黄用力一抓,顿时十根手指深深的陷入肉浪中。

    正在洗刷碗筷的母亲吃痛,“啪”

    的一声响,一个碗碎落在地面上。

    3个人顿时手忙脚乱起来,我灵机一动,头也不回的大声嚷道:“妈,咋了啊。”

    看到注意力放在电视上的我,母亲道:“没事没事,手滑了一下,我和你李叔黄叔等下要进房“谈点事情”,乖儿子你看电视吧”

    母亲为了赶快打发这两个糟老头子,直接牵着2人的手进了她的卧室。

    我刚欲回头查看3人的情况,还没等我出声,2个老头顺势便将门给反锁上了。

    心中念叨:“两个老东西,特么的动作挺快哈”

    我赶紧凑上去,用耳朵紧贴着木门。

    “哎.哎.哎,你们别这么急啊,.............衣服,我衣服掉地上了,啊!别这么用力吸啊,受不了!!....唔....唔”,老李和老黄大口大口的吸奶声,听得我裤裆肿胀。

    大约吮吸了将近1来分钟,突然房内没有了动静。

    这下可把我急个半死,连忙回到自己的卧室开启摄像手环。

    只见画面中,胴体雪白丰满的美熟母吮吸着2个老头发黄的脚趾,胸前凸起的两点,不时地与他们的腿毛蹭弄着。

    老李和老黄则齐刷刷的捏弄着丝袜肥臀,把脸深深地的埋向母亲肥硕的臀部,用尽全身力气,彷佛要将自己的脸彻底融入到成熟美妇的肉浪中。

    随着老李用鼻尖不停地触碰到母亲的私处,不一会的功夫黑色蕾丝小内裤便浮现出一轮水圈。

    “别.....,别这样!!!”

    吃着脚趾的母亲,刚欲回头阻止2个老头的进一步侵犯,老黄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扒掉了母亲的内裤。

    看着雪白丰臀和生过孩子依旧粉嫩的肉穴,二条老狗哪里还忍得住。

    摄像画面中的肉臀,顿时被2个光秃秃的大脑袋给遮挡住了。

    “特么的,搞什么啊,卧槽!根本看不到了!!”

    这时只有母亲发出的一阵阵呻吟在告诉我,肉穴正遭受着双舌折磨。

    等到我拿纸巾到床上准备撸管的时候,母亲的大屁股早已被2个老色鬼射满了精液,肉穴中流出的滚滚阴精滴落在老黄的胸膛上。

    “这娘们,真骚,真他妈的骚啊”,“嘿嘿,舔几下就不行了,真好玩”。

    看着高潮后全身泛红的母亲,两个老鬼对视一笑。

    伸出手指插入小穴,你一口我一口的吸食着母亲肉穴中不断流露出的淫液。

    “嘶..........”

    我狠狠的啜了一口烟,也开始了遥感上下运动。

    烈日当空,灼烧不尽的当属小区大叔们的熊熊色欲。

    小区门卫跟母亲打招呼的时候,都不忘记小兄弟向她“敬礼”。

    房东大石刚在母亲的丰乳上洒下自己的子孙,门外就传来“砰砰砰”

    的敲门声。

    母亲低声的说道:“......把我胸罩给我,我要去开门呢”,“不给,叫你用嘴含进去弄点口水再插奶子,你不听话,胸罩没收!!”

    说完把身子一横,死活不肯母亲回卧室拿胸罩。

    随着敲门声逐渐强烈,母亲争抢不过,没得办法只得一边硬着头皮开门,一边用一只手环抱住傲人的上围,来防止春光外泄。

    只是这样的动作,在我看来显得更加诱人。

    门外站着一个花甲老人,一张国字脸不怒自威,虽是满头银发,但依稀从轮廓中可以看出,年轻的时候不知祸害了多少妹子。

    “爸!你怎么来了,也不打个电话给我呀,好让我去接你啊”,是的没错,门外的老汉就是我的亲爷爷,那个生下我就抛妻弃子男人的父亲。

    虽说他儿子没有尽到一个父亲的义务,但印象中爷爷对我和母亲非常好,隔三差五就往家里送特产。

    要不是这阵子天气太热,母亲怕爷爷中暑,反复劝阻之下爷爷才消停了一些。

    爷爷笑着说道:“这不地里瓜熟了,我和你妈卖了一些,又吃不完怕浪费,给你们送几个嘛”,刚想把西瓜送到厨房切了,就发现站在浴室门口的大石。

    “你是谁!怎么在我媳妇家里”,不得不说爷爷板起一张脸还是挺有威慑力的,但是对经历了4多年风雨的大石来说还是不够看。

    小眼咕噜一转,伸出手来说道:“你好你好,我是房东,你媳妇家下水堵了,我来修修,修修,嘿嘿!”

    “哦,这样啊,那一起吃个瓜把,我刚摘的绝对新鲜”,“不了不了,老爷子您吃吧,我还有事,先走了”。

    说完,趁着爷爷去厨房切西瓜的功夫,大石这时从裤裆抽出母亲的黑色蕾丝胸罩,挑衅似的放在鼻前深吸了口气。

    母亲被他这个动作弄得双颊绯红,生怕有人路过,连忙推他出去关上大门。

    背靠着大门的母亲,低头看着因受冷气刺激,没有戴胸罩而勃起的奶头。

    似乎觉得爷爷根本没有注意到胸罩这回事,深深地出了一口气。

    .......................而我似乎注意到了,爷爷掩藏在瞳孔下的欲望,正随着烈日逐渐升腾。

    晚饭过后,妈妈和爷爷便在客厅说起话来,只听母亲数落着父亲走后生活上的种种难处,爷爷不时地点点头有一句没一句的闲聊着。

    随着时间流逝,两人的距离也越来越近。

    等我看完一集连续剧时,喝了点小酒的母亲已经靠在爷爷的肩膀上。

    爷爷闻着妈妈身上的香水和成熟女人独特的香气,和母亲上衣领口所露出的深邃乳沟,在这种伦理和视觉的双重刺激下,让他胯下的肉棒起了强烈的反应。

    &x2193;&x8bb0;&x4f4f;&x53d1;&x5e03;&x9875;&x2193;&xff48;&xff54;&xff54;&xff50;&xff53;&xff1a;&xff0f;&xff0f;&xff14;&xff57;&xff14;&xff57;&xff14;&xff57;&xff0e;&xff43;&xff4f;&xff4d;呼吸也急促了起来,但心中转念一想,这是自己亲儿子的老婆,亲孙子就在前面看电视呢。

    只听见爷爷口中碎碎念道:“不行,不行,不能这样,不能这样”,勐地起身,冲向浴室,想用冷水来浇灭自己的欲望。

    母亲这个“罪魁祸首”,根本不知道全都是因为自己,公公才会去洗冷水。

    还在外门喊道:“爸,虽说天气是很热,但晚上洗澡也别用冷水,小心感冒啊。”

    “嗯................我知道,你和小方早点去睡吧”。

    看到这里我终于忍不住了,不行,想要今天有戏看,还得我自己亲自出马。

    趁着爷爷还没出来的功夫,我把母亲放入洗衣机的丝袜,胸罩胡乱的摆在了浴室门口。

    听见浴室内水声都没有了,我连忙回到房中锁上门,透过手机观察着动向。

    爷爷出浴室挂着条毛巾,眼神迷离的擦着身子,时不时还发出“唉!”

    的一声,眼神四处游荡的时候,无意中看到母亲的贴身衣物散落一地。

    定睛一看,那镂空的黑色胸罩示威似的躺在地上,手中的动作一僵,毛巾掉在地上。

    看着四周无人,爷爷终于按耐不住了。

    颤抖的捧起母亲那特大号的胸罩,盖在老脸上,疯狂的吸食母亲奶罩上的体香。

    那肿起的肉棒也毫不懈怠,上下套弄着母亲的丝袜。

    还没一支烟的功夫,就听见:“小晴,小晴,小晴,我要来了”,便射在母亲的丝袜上。

    看着瘫坐在地上满头大汗的爷爷,我无奈的说道:“唉!爷爷不给力,没意思,没意思啊!”

    便倒头打开手机准备吃几把鸡再睡。

    “他妈的,一群坑比,不玩了草”,玩了2个小时,突然尿意来袭,方便之后我便发觉屋子有些不对劲。

    客房怎么是空的?爷爷难道洗完澡就走了?还是说........................我赶忙回到卧室,打开母亲卧房的摄像头。

    借着微弱的月光,依稀能看见母亲的卧室里站着一个人。

    那人看着覆盖着空调被,依然呈现出凹凸曲线的美妙胴体,心里激动的七上八下。

    这时只听他嘀咕“媳妇啊,媳妇,真的不能怪我啊,是你太迷人了”,果然不出我所料,爷爷这个老色鬼还是拜倒在母亲的丰满肉体下。

    爷爷来回的搓着双手,生怕这双冷手惊醒母亲。

    搓了好一阵,终于蹑手蹑脚的向床边挪去。

    母亲可能是因为白天太累了,睡得很沉,身子侧躺着面向里面,将肥硕的丰臀对着门口。

    安静的卧室内,落针可闻,爷爷的耳朵里,不断回响的母亲均匀的呼吸声。

    那声音如同一剂强力春药,此时爷爷都没有抚摸到母亲,裤裆里的火烧棍已经把他胀痛的不行了。

    爷爷深呼吸了几下,平复了一下自己七上八下的心脏,借着便低下头在母亲的肉臀上吸了口气,爷爷吞了下口水,借着便抓着母亲的睡裤,轻轻的往下扯了一把。

    顿时肉滚滚的屁股便暴露在了空气中,爷爷激动地扒开2掰屁股,发现还有一根细绳,仔细一看母亲穿的竟然还是丁字裤。

    爷爷悄悄的脱掉鞋子,掀开被子一角,挨着母亲已同样的姿势侧躺了下来。

    在被窝了胡乱摸索了一阵,爷爷终于确定方位,双手微微用力一捏。

    “啊!不要,....不要”,爷爷顿时大惊失色,差点从床上掉下来。

    看着依旧熟睡母亲,爷爷长舒了口气,原来是梦话啊,吓死我了。

    回过神来,爷爷又重振旗鼓向着肉体进发。

    “身材真好呀,跟老太婆就是不一样”。

    爷爷继续侧躺着,双手攀上了母亲的大奶,感受着一只手都掌握不了的丰满,在自己的手中变换着各种形状。

    爷爷兴奋的吸了一口长气。

    “哎呀,下午看的时候就觉得真大,一摸起来,真软乎”,说完还双指并拢,夹住母亲勃起的奶头,来回晃动着。

    似乎不满足玩弄妈妈的胸部了,爷爷要进攻重点放在了母亲的屁股上。

    肿胀的肉棒不停地在母亲的臀缝中来回穿梭。

    双手贪婪地在母亲的肉臀上下来回搓弄。

    不一会,母亲的下体便有些湿润起来。

    爷爷再也忍不住了,取出一个套套麻利的套上。

    那熟悉的包装,我眯眼一看,“卧槽,这不是小卖部老板送给我的嘛”,不过这时也管不了这么多了。

    只见爷爷的烧火棍已经开始在母亲的肉臀中抽插了。

    “爷爷还是胆子小啊,都不敢进去,真的是在外面蹭蹭啊”,虽说爷爷没有刺入母亲体内,但是饱满的肉臀所带来的触感,也非同寻常。

    先是在屁股上,然后便是阴蒂、阴唇、大腿处。

    足足玩掉了半盒套子,爷爷才双腿颤抖的走出母亲的闺房。

    这个闷色的暑假,终于在爷爷的喷射下画上句点。

    随着“啪”

    的一声,我新学期的平静日子,又被打破了。

    “小兔崽子,叫你妈过来,打碎老子玻璃还想跑?”,门卫老金恶狠狠地抓着我的胳膊不肯放我走。

    “陪就陪,一扇玻璃几个钱”,“不行,必须叫你妈过来,我要跟你妈聊一聊,要她好好教育教育你。”

    听到这里,我看向老金,只见他满脸淫相不知他脑中在捣鼓些什么,我故作慌乱,连忙打了个电话给母亲。

    此刻,母亲正在给老李和老黄喂奶呢,接到电话,听到我惹祸了,慌乱的把满是口水的乳房塞进胸罩。

    “骚货,你又要搞什么,我们两还没吃饱呢!”

    “李叔、黄叔,我儿子出事了,下次吧,下次我边喂边用手帮你们”。

    “唉,老黄走吧,扫兴,扫兴啊,妈的,下次要好好惩罚你。”

    小区物业办公室内,看着面前这个丰满的尤物,老金缩了一下口水,义正言辞道:“小晴啊,不是我说了,这次还好是我啊,要是别人,指不定你家小方身上青一块、紫一块了。”

    母亲唯唯诺诺听着老金念叨着。

    看着肉色丝袜紧裹着的美腿,老金终于说到“你让小方先回去吧,我有点事要跟你商量下,是关于孩子教育方面的”。

    “妈,那我先回家了,等你做饭呢,饿死了。”

    母亲看着已经转身离去的我,无奈的在背后喊道:“.....好,你先去把饭煮了,我就回来,很快的。”

    刚出门,我就做贼似的绕到了,办公室的窗台边。

    我前脚刚走没多久,就听见老金反锁门,喊道:“大奶婆,快来帮我吸吸,每天看你上下班真是折磨人。”

    这时我轻轻的把窗帘拉开一条缝,只见老金双手插腰,先是用肉棍狠狠的顶了一下母亲的奶头,接着边握住自己的阴茎,如同敲木鱼般拍打在母亲满是口水的乳房上。

    “小晴啊,我都还没吸奶呢,哪来的这么多口水啊,哈哈!!”

    母亲被问得羞愧的低下了头,只是双手捧着自己的丰乳,好让老金能够更好用阴茎的敲击。

    突然门外传出一阵急促的敲门声,母亲刚准备穿上衣服,“慌什么,你继续,弄出来再走”,母亲满脸无奈,朝自己的沟壑中吐出一道口水,接着便把老金的命根子夹在中间做着活塞运动。

    随着敲门声逐渐急促,母亲晃动双乳的幅度也越来越大,感受着别样刺激的老金,双指用力的捏住母亲的凸起,引得母亲一阵吃痛。

    “疼!你轻点啊,轻点”

    “闭嘴,老子要来了,骚货你速度再快一点!!”

    似乎感受到了自己胸前阳具的热流即将喷发,母亲果断的伸出香舌舔弄着老金命根,那温软湿嫩的舌头冲破了老金的最后一丝防线,“啊!啊!射了,射了”。

    窗外的我,看着技术越来越娴熟的母亲,我的内心更加兴奋,小跑着回到家中洗米煮饭,期待着下一次,这些老淫棍和母亲的精彩大戏。


如果您喜欢,请把《肉妇》,方便以后阅读肉妇肉妇(04)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肉妇肉妇(04)并对肉妇章节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