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天策

第一千一百零六章 人间的梵音

类别:武侠修真 作者:无罪 本章:第一千一百零六章 人间的梵音

    这章之前先仔细捋一捋,省得大学里工科数学年年重修的我还是算不清楚,反复修改反而会改乱了。四方巡王:北方巡王也叫无畏巡王,元庆羽,现在挂在了北魏洛阳。东方巡王贺拔度,也已经死在了北魏皇宫。南方巡王殷篱歌,被林意一拳人重伤,还在南朝。还有最后一个西方巡王就是这个教书先生模样的宇文珆,之后会有介绍。那这样四方巡王就全了。接下来八方神将,被魔宗杀了两个,还剩六个。南朝现在还有一个,就是那个想对付林意的,只不过林意飞得比较快,他应该追不到北魏了。这样还剩五个,死地神将李凉令已经挂了,断识神将操琵琶美女子,湮灭神将年轻贵公子,炼狱神将于积射,还有一个这买菜大妈彻天神将,名字还没提。其余这里还有三个准神将级别的高手,另外还有贺拔岳和高欢两个高手。贺兰黑云身边还有一个叫做高尽欢的,也是准神将级,高欢和高尽欢之间还有故事,先不表,而贺拔度家别处还有一个高手,就是安排救过白月露的贺归山,是贺拔岳的堂兄,前面已经提过,不算剧透。这样差不多齐活了,应该没错了哈?)”

    ……

    西方巡王感觉到了她体内的气息波动,他知道她应该明白了他和炼狱神将的意思。

    于是他微微转头,那种带着淡淡杀意的感知又落在了那名年轻贵公子的身上。

    接着便是别处的三名身穿不同服饰的修行者。

    那三名修行者都是男子,看上去都是四五十岁左右的年纪。

    一名是猎户打扮,一名却像是市井里专门帮江湖帮派打架的武夫,还有一名看上去却像是相貌堂堂的文官。

    其实此时散落在这片战场上的,还有不少就像是误入此间的身穿着市井服饰的修行者。

    但这三人不同。

    他们便是西方巡王口中所说的三名准神将。

    这三人也得到了强大的传承,也有和这些神将接近的真元修为,只是并没有那些凌驾于世间的传承法器。

    没有那种特别强大的传承法器,这便意味着这些人虽然优秀,但他们的功法始终没有最合适的法器配合,而且在长久的修行方面,他们也无法依托这些特殊的法器吸纳不属于这个世间的元气,所以修行的时间越长,他们在天赋方面的优势反而会慢慢泯灭,始终不可能越那些拥有独特传承法器的神将。

    对于这些人而言,他们只差一步便能站在最巅峰看风景,但就是差这一步。

    然而现在,他们却得到了这样的机会。

    只要有神将甚至巡王死去,他们便或许有机会填补上那样的位置。

    所以在此时的战场上,这三人倒是反而并不需要西方巡王和炼狱神王恐吓。

    他们比那名卖菜妇一般的彻天神将更不甘失败,他们并不想用逃离的方式来结束这场战争,在此生里对人间臣服。

    ……

    “遗族的人应该不会来了。”

    北魏皇帝的声音传入了贺兰黑云和吴姑织的耳廓,“他们应该会来,但到现在还未到,只能说明他们也已经遭遇了敌人。”

    贺兰黑云并没有从他的这句话里听出什么特别的意思,但吴姑织却听了出来。

    她转过头看着北魏皇帝,看着他眼中的神色,确定自己并没有感觉错误。

    她也轻声道:“所以你的意思是,除了遗族之外,还有人能够帮得上忙?”

    “一些你们之前绝对想不到的人。”

    北魏皇帝点了点头,道:“他们不如我们两个强大,但他们的意志不会比我们差,还有在某些方面,他们绝对比我们虔诚,他们会出现这里,是因为对于他们而言,天命之人另有其人,所以哪怕那人还未出现,但为了那人,他们绝对不会先将人间拱手让给这些人。”

    吴姑织听到北魏皇帝的第一句话就反应了过来,而贺兰黑云是听到北魏皇帝最后两句话,她才想到了是什么人,她的眉头微微皱起,道:“是漠北的那些苦行僧?”

    北魏皇帝点了点头,道:“我知道你极为痛恨魔宗,但是漠北的这些苦行僧在这场战争里是我们这边的人,当然,他们之所以才参加这场战斗,只不过是为了魔宗。”

    贺兰黑云摇了摇头,“所以你是生怕他们出现之后,我无法信任他们,无法和你们联手一样和他们联手。”

    “不过你弄错了我的意思。”

    她没有转头去看北魏皇帝,只是轻声接着道:“我的确痛恨魔宗,但我不痛恨这些漠北的苦行僧众,相反,我很尊敬他们。他们是真正遵守信念的人,我明白他们来打这场战争的目的,是不想人间就此落在这些人的手里,我们所有人都死在这些人手里之后,即便魔宗重返人间,他们恐怕也觉得魔宗会再次成为他们的摆布的对象。对于他们而言,我们是敌人,但这些幽帝的后人是更为可怕的敌人,所以既然他们决定和我们并肩战斗,那他们便很值得信任。”

    “我只是有些不忍。”

    她顿了顿,然后才缓缓的说道:“漠北的这些苦行僧原本就不算多,我听说前些时日他们在西域想要对付原道人时,又死了不少人。他们这些人战斗,根本不会顾虑生死,到这里来…恐怕是那些在洞窟里呆了几十年的老苦修者和那些在洞窟里修经者都来了,这一场战斗下来,恐怕漠北苦行僧的根基都要断了。”

    “我很欣慰你会这么想。”

    北魏皇帝有些感慨,他看着这名甚至只能用少女来形容的修行者,认真道:“所以这一战之后,我们若是能够活下来,将来便要尽可能对漠北的这些苦行僧优厚一些,哪怕他们最后和魔宗站在一起,还是我们的敌人。”

    “若是能够活下来,若是将来能够战胜魔宗,我的想法会和你一样,会尽可能的恢复漠北苦行僧的一些传承。”贺兰黑云点了点头。

    吴姑织看了北魏皇帝和贺兰黑云一眼,没有说话。

    在她眼里,北魏皇帝和贺兰黑云一开始的对话有意义,因为他生怕贺兰黑云迁怒那些苦行僧众,但接下来的这些对话,在这种时候就有些不太正常。

    但是她很清楚,恐怕绝大多数人在觉得自己凶多吉少或是准备赴死时,都会有些不正常。

    或许他们会不自觉的,尽可能的给自己一些希望,描绘一些将来的事情。

    北魏皇帝和贺兰黑云或许潜意识里就是如此。

    只是她没有这样的情绪。

    她很肯定林意一定会来,而且会很快。

    如果有着这些苦行僧众的出手,她直觉有很大机会在战死之前等到林意的到来。

    不过连北魏皇帝和贺兰黑云都或许并未意识到自己潜意识里的这些情绪,所以她也没有说任何的话语。

    在这个战场上,作为光明圣宗的复仇者,她似乎是所有人里面,最没有情绪,最平静的那一个人。

    有时候,平静便是一种难言的力量。

    此时无论是炼狱神将、彻天神将,还是那境况很凄惨的湮灭神将和断识神将,还有那三名觉得自己有更进一步机会的准神将,他们都已经在朝着吴姑织、北魏皇帝和贺兰黑云前行,但却没有任何一个人抢先出手。

    哪怕是一开始出声阻止西方巡王离开的彻天神将,她早已经觉得要动手,便要所有这些人一齐出手。

    所以无形之中,他们一开始的想法便已经变了。

    他们一开始觉得这是重返人间之战,一定要让人间看到他们是如何凌驾众生,但现在,他们只想要最终的结果是胜利。

    只是就在此时,有数声玄奥难言的诵经声响起。

    当这样的诵经声响起,天空之中早已经因为恐惧而飞远的众多秃鹫,突然成群的飞了回来。

    这些秃鹫在天空之中嘶鸣,盘旋,不知道在等待什么,抑或是准备送别什么。

    秃鹫的嘶鸣声越来越响亮,渐渐竟有了些莫名的节奏。

    这样的景象甚至让战场最前线的一些军士都忍不住抬眼望向天空。

    有十余名苦行僧众不知道从哪里走了出来,他们垂头诵经,几乎排成了一直线,走向前方。

    和贺兰黑云所猜测的一样,这些苦行僧众都是年纪很大的老僧,他们甚至比当日那名和魔宗交谈,告诉魔宗他能够一统漠北密宗的那名老僧还要苍老。

    他们身上的僧袍十分破烂,甚至不能完全遮掩他们的身体。

    炼狱神将和彻天神将微微色变。

    因为这些苦行僧众便是正对着他们两个人而来。

    他们也瞬间猜出了这些人的身份,只是想着这些人竟然和北魏皇帝站在了一边,他们便也有些震惊。

    这些漠北的苦行僧众也似乎根本不像要出手,但他们就是这样一直笔直的前行,朝着他们前行。

    炼狱神将于积射的眼睛微微眯了起来,他想到了这些苦行僧为什么要朝着自己而来,因为方才是他出声恐吓那些人。

    对于这些苦行僧众而言,他便比其余人更重要。

    只是他完全不觉得这些人能够对付自己。

    “活着不好吗,一定要找死?”于是他出声,喝道。

    没有任何一名苦行僧回答他。

    他们只是诵经。

    但令人想象不到的是,明明是很多人呢喃般的诵经声,那声音竟然似乎如雪花渐渐堆积起来,突然之间变成十分宏大的一声。

    “嗡”!

    诸多呢喃的声音堆积在一起,此时震响的,竟然只是异常简单的一个音阶。

    然而天地为之震荡,天空之中盘旋的无数秃鹫似乎骤然静止在空中。

    一道强大的音波轰然冲击在炼狱神将的身上。

    “有何用!”

    炼狱神将一声厉喝,他的身体周围空气瞬间变得无比灼热,甚至因为他体内真元的鼓动而隐隐泛出红光,就像是有一条岩浆河流要从他的身体里喷涌出来。

    他左手翻手向天,左手的手心黑色的浓烟喷涌,转瞬间有一口黑色的灯笼在他的手中凝成。

    这口灯笼的内里,有许多红色的光芒闪电,就像是很多火星,又像是很多怪兽在黑夜之中闪动的眼睛。

    几乎同时,那些苦行僧众的前方,出现了一抹红意。

    “唵!”

    这些苦行僧众似乎只是诵经,但第二声宏大的声音在此时堆积迸。

    这第二声声音震荡天地,却似乎根本无法阻止炼狱神将的力量。

    一片潮水般的惊呼声响起,那抹红意燃烧出真正的火光,火光的内里,就像是一条融化了的通红铁索。

    嗤的一声,这条通红的铁索一端刺在了第一名苦行僧众的胸口。

    这名苦行僧的身上原本就看上去皮包骨头,没有多少血肉,这条铁索落去,却是连骨裂声都没有响起,就像是烧穿了一层窗纸一般,涌出诸多烟尘,便轻易的刺了进去,然后带着一蓬黑色的飞灰,从这名苦行僧的后背透出。

    这名老僧的头颅往更低处垂去。

    他瞬间就被这道通红铁索燃烧掉了所有生机,但他身后的所有僧众,包括就在他身后的那名苦行僧,却是连脸色都没有什么变化,诵经也没有停止。

    “嗡!”

    又是一声简单但宏大的声音在天地之间响起,这一声声音,似乎和第一声完全相同。


如果您喜欢,请把《平天策》,方便以后阅读平天策第一千一百零六章 人间的梵音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平天策第一千一百零六章 人间的梵音并对平天策章节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