智取威虎山

【智取威虎山】第二十八章 夫妻裸聊

类别:激情耽美 作者:小清河 本章:【智取威虎山】第二十八章 夫妻裸聊

    智取威虎山第廿八章夫妻裸聊作者:小清河2019-02-10张佳影从开始就认定,贪官出身的小炉匠,有着淫人妻的强烈欲望,当然这么认为很有道理,所以之前打算与我假扮夫妻钓出小炉匠,想直接抓到小炉匠的图谋失败了,又让我与文晓冉假扮夫妻钓小炉匠。我现在则认定,联络图是老断设的骗局,小炉匠跟老断一起已被杀了,威虎山不知道小炉匠已被杀,奶头山不知道他们连老段一起杀的人里有小炉匠,两下都认为联络图是真的小炉匠藏匿了起来。逃出奶头山的前提,是被认为在找联络图上有利用价值,我只能当联络图真的存在。

    约两个月前,根据我想出的主意,张佳影授意黄爽让群主沈默,对原来的“浪漫乐园”进行一次大规模清理,将群成员精简了一半,明确了淫妻交友的群主题,并将群名改为了“开心乐园”。张佳影正是因此认为,已有的目标范围更缩小了,有机会直接抓到小炉匠,结果带着人忙活了一个多月,连小炉匠的影子都摸着,只好又回到了之前的套路上。

    奶头山施行的是双老大制,张佳影相当于政委,与她的哥哥徐紫薇,既定的是男主外女主内,因找联络图只能由张佳影负责,所以暂时是调过来了。“宝印号”赌船是来年正月十五开业,奶头山现只有这一个海上据点,张佳影回来就忙活起了相关事宜,交代我自主决定如何跟文晓冉一起钓小炉匠。

    实际我所用的手机和电脑,都装了监控软件,所以我只能通过看新闻赚钱的app,慢慢攒够越狱的钱,可以找群里的熟人给发个红包,但收到钱后马上就被没收走,而且就会被发现想逃跑,遭到更严密的看管监视,关键还会连累无辜。

    我和文晓冉是在腊月二十六,搬进的布设为普通民宅的客房,经过一天的适应磨合,腊月二十七的这天,我让文晓冉穿上一条婚纱款式的白色裙子,搭配一双红色的高跟鞋,到群直播间唱着大鼓书跳了一段热舞,随后由我在直播间里玩起了语音直播。

    “开心乐园”已是第三代的群,从第一代的“芳华”开始,就有一个外网直播间,作为了全群玩视频的平台。这个外网直播间的形式,相同于以前的老视频聊天室,有一个视频窗口,管理员可将直播间的任何一个人抱上视频窗,有一个文字聊天窗口,每个人都可以随便打字发言。等到了第三代的“开心乐园”,玩视频直播的次数更多了,直播间里也能打字聊天,现在翻墙到外面反而让人更踏实,干脆主要在直播间聊天,很少在群里一起聊天了。

    文晓冉刚跳完了艳舞,“激情无限”打字问道:“木木,你不是单男嘛,怎么也夫妻一起玩上啦!”

    我说:“嗨,咱哥俩认识时,8奥运还没开呢,一晃十多年了,人都是在不断变化嘛。不过我老婆,还做不到你家嫂子哪么开放,暂时只能在网上小秀一下。”

    这时李卉打字问道:“木木,你啥时候结婚的呐,怎么没通知我啊!”

    我说:“今年……不是,准确地说,是去年的十一结的婚。都是大龄男女,一切从简办的,再加上还没定,婚后在沈阳还是去北京,亲戚同学都没通知全,近半年没跟你见面,就是因为结婚这事儿。不过结婚了不影响玩,媳妇都出来秀了嘛。”

    李卉又问道:“你们现在哪呢啊?有空请你们吃饭吧,咱也算得上半个亲戚啦。”

    我说:“饼干姐,等过完年了,我们请你把,现在是来女方老家过年啦!”

    李卉说:“木木,你媳妇儿大鼓书唱得很地道,再让她给大伙儿来一段吧。”

    我回应道:“她洗澡去了,等一会儿的吧!她家在是南方,房子挺大,没暖气,刚才露着腿跳了会儿舞,说冷去泡热水澡澡啦。”

    文晓冉其实就挨着我坐在了电脑前,为防着我趁机占她的便宜,跳完舞专门换了一套衣服,上身是一间长身白衬衣,下身是一条牛仔裤。

    晚上八点来钟,一对夫妻要直播做爱,男的先在直播间出了视频,穿着一套居家睡衣,坐到了客厅的沙发床上,直接露出了脸,看着有五十多岁了,举着自拍杆说:“大家过年好,我是新加进来的,你们就叫我老张吧,我老婆早加进来了,你们都认识她,她在群里叫雨梦。”

    过了一会儿,老张的老婆出现在了视频里,穿了一件当睡袍的长身白衬衣,应该是年根儿下宅在家里不出门,纯素颜没化妆,看着是三十来岁,就素颜来说颜值很高,身材非常标准。

    老张撩起老婆真空穿着的衬衣,语气很兴奋地说:“你们看,我老婆的身材,很不错吧!我们年纪差了挺多,她特别骚,我很难满足她,希望大家都来帮我操她,哈哈哈……”

    这个雨梦显然常玩夫妻裸聊,等被老公脱掉了衬衣,分开双腿抚摸起了阴部,马上发出了浪叫声,帮着老公脱光了衣服,跨蹲到了老公的下体上方,拿过自拍杆调整了下摄头角度,向众人展示起了她的身材。

    老张靠躺在沙发床上,用一只手抠弄着老婆的阴部,侧脸向镜头说:“你们看到了吧,我老婆又骚又浪,看到鸡巴就想挨操,我是真满足不了她,得再给她找两个帅哥,把她的三个洞都插满了。”

    雨梦撸着老公的鸡巴说:“你就喜欢插嘴。再给我找两个帅哥,一个插我逼,一个插我屁眼,你专门插嘴,是呗?”

    老张笑着说:“我又不是李晨。人家李晨是喜欢冰冰被干爹们干,不要紧的,我是喜欢你被年轻帅哥们干,要紧的,哈哈哈……”

    雨梦说:“正好调过来了呗。哪等你彻底不行了,我就让你儿子帮你操我,反正他也不是我生的。”

    老张听了显得更兴奋了,捏住了老婆的奶头说:“你真是骚得不行啦,我已经找帅哥操你了,还惦记上我儿子了啊?也让他找人操你呗!”

    雨梦转过身趴到老公身上,将屁股朝向了老公的脸,仰起脸对着镜头说:“你们都一路货,都是喜欢被绿。来,先给老婆舔逼!你个老绿帽,不就喜欢给老婆舔完逼,再让别人操你老婆嘛。”

    老张打了下老婆的屁股,让老婆将屁股撅起到他的脸上方,随后单手抱住老婆的屁股,抬起头伸出舌头,舔弄起了老婆阴毛茂密的阴部。雨梦发出了更大的浪叫声,伸手握住自拍杆调整了一下,让镜头侧向拍到了她的整个阴部。

    给老婆舔了一会儿逼,老张缩回舌头低下头,啪啪打了两下老婆的屁股,示意老婆将屁股挪向了钱,拿过自拍杆调整了一下角度,顺势又打了两下老婆的屁股,用左手扒开屁股沟,将右手的食指,插进老婆的屁眼里捅插了起来,当即将老婆插得发出了连续的浪叫。

    老张亢奋地问道:“老婆,逼发骚了,是不是屁眼更浪了?想老公给你找两个,都是大鸡巴的帅哥,前后一起双插你!”

    雨梦浪叫着说:“啊……是……逼和屁眼都痒了,想被两根大鸡巴,前后一起操啦……”

    老张又问道:“除了逼和屁眼,还有哪里也痒了啊?”

    雨梦浪叫着回答道:“啊……啊……还有嘴……逼和屁眼……想被别人的鸡巴操……嘴想被老公的鸡巴操……身上的三个洞都被塞满……”

    老张显然有着强烈淫妻欲,开始找到了兴奋点,跨间的鸡巴勃起了,在沙发床上站起身,让老婆手扶膝盖跪在床上,用双手抓住老婆的长发,挽了个发球攥在脑后,将鸡巴插入了老婆的嘴里,非常亢奋地抽插起了嘴。

    “哈哈哈……你们看到了吧,我老婆发情了,光我的一根鸡巴不够,还得再找两个男的,跟我一起操她的逼和屁眼……你们谁过年没事,可以联系我们,到我家里来过打年玩群p,我们是住在了海边度假楼房,一切方便……”

    老张操老婆嘴操得正亢奋,直播声音中响起了手机铃声,回头看了一眼放在枕头上的手机,冲着放在自拍杆上的手机摆了摆手,“啊……过年了事情多,你们先等一下啊,直播马上继续。”

    我点上了一支烟,对坐在旁边的文晓冉说:“这个老张,确如他老婆所说,只能插嘴,他的那个挺大,但勃起的硬度不够,插前边、差后边都做不到。五十多了娶了个三十的老婆,还能让老婆认真配合他玩裸聊,再加上说话时无意透出的官腔儿,这个老张应该是个当官儿的。”

    文晓冉盘起腿说:“行啊,赶不上狄仁杰,有些李元芳的范儿,难怪二当家的,让你负责抓小炉匠。”

    “小炉匠是杨子荣抓到的!”我往烟灰缸里弹了下烟灰,“对了,你看下嫌疑名单,这个老张在不在名单上。”

    文晓冉拿过笔记本翻开看了看,“没有!这个老张,是前几天才加进来的,应该不是小炉匠。”

    我点开qq看了一下好友名单,老张的老婆雨梦在我的好友里,点开了qq资料,网名叫“一帘雨梦”,复制了qq号码在群里搜了一下,群名片是叫“夫妻-雨梦”,又按相同方式查了下老张的qq资料,qq网名叫“菜园子”,群名片是叫“夫妻-老张”。

    抽着烟想了一会儿,我掐灭了烟头说:“这个雨梦,芳华群时就加进来了,很多夫妻是公用一个qq,可能早就加进来的才是老张。嫌疑范围是动态的,你这就去跟二当家的说一声,让她查查这个老张的底细。”

    文晓冉说:“二当家的正忙活过年的事儿,这都九点啦,也不一定就是,明天碰上了再说吧。”

    “过年肯定发红包吧!”我突然冒出了这么一句,趁得文晓冉一愣神,伸手搂住了她的肩膀,贴近她耳边悄声说:“咱俩属于春节加班儿,最好有所收获,才能领到加班费。”

    相处两天我已发现到,这个文晓冉非常有意思,本科就读于北大,硕士就读于清华,身怀绝技多才多艺,只进不出视财如命,同时跟我一样坚定地认为,公家的便宜不占是大笨蛋。

    听我这么一说,文晓冉赶紧伸腿穿鞋,我趁机又搂住了她的肩膀,“着啥急啊,直播还没完呢。”

    这时沈默的qq头像闪动了起来,我按过鼠标点开了聊天框,沈默随即发过来一条语音信息:“木木,听说你结婚啦,也没通知我随个份子。你一直没开微信,这回结婚了肯定开了吧!我跟闺女在外面呢,先加个微信吧,方便了再细聊。”

    &x2193;&x8bb0;&x4f4f;&x53d1;&x5e03;&x9875;&x2193;&xff48;&xff54;&xff54;&xff50;&xff53;&xff1a;&xff0f;&xff0f;&xff14;&xff57;&xff14;&xff57;&xff14;&xff57;&xff0e;&xff43;&xff4f;&xff4d;现在网上聊天离不开微信,张佳影正是因此给我发了一部手机,我不习惯用手机上网,并没有跟群里的人主动加微信好友。等与沈默互加完了微信好友,我发现微信自动读取手机电话簿,干脆给互留了电话的李卉、娥姐、老摄等人,挨个发去了加微信好友的申请。

    李卉、娥姐正在线,马上通过了申请,李卉在微信上发语音信息说:“木木,你媳妇儿长得漂亮,大鼓书唱得还特好,娥姐刚上线,正好直播空着呢,让你媳妇儿先上去秀一段儿吧。”

    我在心里坏笑着表示了答应,伸手拍了一下文晓冉的大腿,“刚才那个女的出场时,只穿了件白衬衣,你正好也穿了这么一件,也按这个套路来吧。”

    文晓冉回手拍了我一巴掌,起身去了卫生间,我拿着手机来了玄关,等文晓冉只穿衬衣出来了,我让黄爽将我抱上的直播间视频,拍着站在墙边的文晓冉说:“大家都知道,我老婆还放不太开,算是中间插播广告,让她给大家小秀一段儿。”

    文晓冉唱了一段大鼓书,雨梦随即回来了,他老公还没有回来,索性拿来一兜子性工具,一丝不挂的在客厅沙发上,与观看直播的人玩起了互动。

    雨梦拿起一根粗大的假鸡巴,先含进嘴里吞吐了一会儿,随后叉开腿仰面躺在沙发床上,将粗大的插入了逼里,面朝手机摄像头呻吟着说:“直播间看的只能打字,手机放在了自拍杆上,离得有些远,你们把字调得大些。”

    双手握着粗大的假鸡巴,自己抽插着自己的逼,雨梦看了一会儿众人的发言,假做无奈地说:“不是吧……这根鸡巴就很粗了,你们还要……还要让人家,在屁眼里也插上一根啊……”

    嘴上这么说着,雨梦背朝镜头跪趴在床上,拿过一根较细的假鸡巴,慢慢地插入了自己的菊花,随后一手握住一根假鸡巴,同时插起了自己的逼和屁眼,大声浪叫着说:“啊……啊……你们太坏了……一根就受不了了……还要人家插两根……啊啊啊……受不了啦……要被操死啦……”

    双插了自己约五分钟,雨梦趴在床上休息了一会儿,转过身朝向了镜头,看了会儿众人的发言,依然是假做无奈地说:“啊……你们不带这样的……这么会玩死我的……逼和屁眼都插上了……还要往嘴里插一根啊……”

    有人打字说:“雨梦姐,快点儿再往嘴里插一根,你就是喜欢三洞齐插嘛……”

    又有人打字说:“雨梦妹纸,满足大家的一致要求吧!过年啦,给你发红包……”

    雨梦拿过一根假阳具,粉红色半透明,阴茎部分是软的,伸出舌头舔了会假鸡巴,浪声呻吟着说:“好,先发红包,再塞上最后一个洞。直播间不能发红包,到群里发qq红包吧。”

    文晓冉只穿着白衬衣,露着雪白的大腿,坐在了我的旁边,这时不由地问道:“在你们这个群里玩直播,还能收到红包啊?怎么没人给我发!”

    我趁机摸了一下大腿,“你就露腿了,人家不光三点都露了,还三个洞都插上了,你要这么玩,肯定也有人给你发红包。”

    真有不少人在群里发了红包,雨梦随即以玩深喉的方式,将粉红色假阳具的阴茎部分,整个插入了嘴里,这样自是坚持不了太大时间,过了约一分钟,从嘴里抽出假鸡巴,喘着气说:“啊……你们太坏了……不行了……再这么玩……真要把我给玩死了……”

    这时雨梦的老公的老张,突然一丝不挂地窜到了沙发床上,亢奋地将老婆按倒在床上,拔出了塞在逼和屁眼里的假鸡巴,趴到老婆的身上做起了剧烈运动,显然他刚才是在镜头外看着了。

    直播的手机放在了自拍杆上,剧烈运动中碰倒了自拍杆,老张趴在老婆身上的画面,只拍到了他们两个的一侧肩膀,过来约三分钟,老张扶正了自拍杆,与老婆改为了69势。

    雨梦是仰面躺在了床上,将头伸出到了床沿外,老张倒趴在了老婆身上,将鸡巴插进了老婆的嘴里,上下运动着屁股用鸡巴操着嘴,同时用双手刺激起了老婆的逼和屁眼,一只手的手指揉弄着老婆的阴蒂,另一只手的手指插着老婆的屁眼。

    我偷眼瞄向旁边的文晓冉,呼吸微促,面色泛红,明显是看得有了生理反应,假做不知地将手放到了她的大腿上,“看,我刚才说的没错吧,这个老张只能插他老婆的嘴。”

    文晓冉一巴掌打开我的手,“嗯,看来这个老张,真有可能是小炉匠。”

    这时音箱里传出的叫床声,变得更大更清晰了,老张将鸡巴从老婆的嘴里抽了出来,拿起自拍杆调整了一下角度,将镜头对向了老婆的下身,将右手从老婆的阴部拿开了,左手的中指仍插在老婆的屁眼里,仰起脸朝向镜头说:“你们仔细看着啊,我先用嘴和手,把我老婆刺激到喷潮,然后再拿鸡巴狠狠操她。”

    我推了一下文晓冉的大腿,“少儿不宜,你别在这看啦,赶紧穿上裤子,找二当家的报告去吧!这个老张没法和他老婆真正做,等把他老婆刺激喷了,肯定就找个说辞结束直播啦。”

    文晓冉白了我一眼,“不在这么一会儿,除了在a片里,我还没看过女的喷潮呢。”

    这时老张将头埋在老婆的两腿间,用舌头灵活地舔弄起了老婆的阴蒂,左手中指更快速地插起了老婆的屁眼,过了约三分钟,随着叫床升级为了嚎叫,阴毛浓密的阴部一阵抽搐,喷出来了一股尿流,斜向上喷起了两尺多高,喷了足有半分钟,将沙发床尿湿了一大片。

    文晓冉瞪大了眼睛嘀咕道:“这就是喷潮啊?怎么跟a片里的不一样?”

    我一摆手地说:“这不是喷潮,这就是尿炕。这两口子是在演戏,这么做的目的,是没法真正做爱的老张同志,以此在人前给自己找心理上的满足。”

    果如我所言,老张借口没留神将床全尿湿了,需要马上收拾一下,结束了这次直播秀。文晓冉喝了一罐饮料,穿上了牛仔裤,跟我简单商量了一下,该如何向张佳影说这个老张值得怀疑,蹬上鞋拿上笔记本出了客房。文晓冉刚离开,王月来了直播间,这时还没有散场,王月在群里知名度很高,有人要求她再来个直播。

    王月打字说:“我去看电影了,刚散场出来,没法玩直播,再说我也没在群里玩过直播啊!”

    有人打字说:“是,你不喜欢玩直播,你喜欢玩自拍秀,最近拍什么照了啊,发群里给大家欣赏下。”

    王月打字说:“过年这段我不太方便,只能偶尔偷着拍两张,干脆都发给木木了,让他做成合集帮我发出来。”

    又有人打字说:“木木发的你的自拍合集了,都加了密码啦,看不了啊!”

    王月打字说:“不是说明了嘛,下app填邀请码,就能获得解压密码啦。

    我是偷着上来的,今天出去看电影,我在车门旁拍了两张,还是先传给木木,等他凑够了合集一块发出来吧。”

    将刚拍的艳照传给了我,王月随即就下线了,在大家的一致要求下,我将她新发给我的两张自拍照,直接发到了群里,公布一遍“淘新闻”和“东方头条”

    的邀请码。

    老话说,“二十七看大戏,二十八把锅刷”,意思是到腊月二十八就开始忙活准备过大年了。二十七这天群里很热闹,二十八几乎没人在群里聊天了,我和文晓冉住到的这间客房,布置成了普通的民宅,锅碗瓢盆全都有,我找贼家雀要了几斤猪肉,从早上就炖起了肉。

    文晓冉睡着中午才起床,还是闻着肉香味起来的,脸都没洗就跑出了她住的屋子,抄起筷子抢先伸进盆里,夹起一块肉塞到了嘴里。

    我正想找电饭锅焖米饭,赶紧跑回了餐桌旁,“不是吧你,炖肉时候睡大觉,醒了就吃现成的啊!”

    “咱俩不是两口子嘛,现在都是老公做饭……”文晓冉边揉着眼睛边夹着肉,说话间又塞嘴里了好几口肉,“别说,你肉炖得真好吃,比我老公做的饭好吃多了……”

    我一看要再去做米饭,一盆炖肉不够文晓冉一个人的,赶紧坐到餐桌旁抄起了筷子。俩人没就饼干吃的肉,不到半个小时,一盆炖肉全捡光了,文晓冉这才去了卫生间洗脸。

    下午两点多,沈默在微信上找我聊了一会儿,给我发了一个微信红包,李卉和娥姐随即也给我各发了一个微信红包,沈默发了五百,李卉和娥姐各发了二百,说是连结婚红包带新年红包。

    因为意外收到的九百块钱,我和文晓冉急赤白脸地吵了起来,我当然认为钱应当归我,文晓冉说红包是冲她给的应该归她。越吵越激烈时,我和文晓冉忽然都乐了,一是觉得忽然间真成了两口子,二是发现都是财迷太般配了。

    等不吵了我也想到了,这九百块钱随后肯定会被张佳影没收,还是跟文晓冉讨价还价了一番,将六百块钱转入了她的微信钱包,这样加上玩看新闻赚钱的app挣的钱,作为越狱计划第一步的五百块钱,终于攒够了。

    第一步计划终于完成了,我情不自禁地联想到,最好能在过年的这两天能逃出奶头山,否则这五百块肯定会被张佳影没收走。忽然文晓冉将我拉进了卫生间,我反应过来下意识向后缩了两步,“你……你想干什么……”

    “别瞎想!我想和你做,用不着我强迫你!”文晓冉打开了淋浴,拉过我站到了水淋不到的位置,压低了声音说:“手机就是窃听器和监视器,话筒和摄像头是随时打开的,只有到卫生间能方便说话。”

    文晓冉接着说:“我清楚你的心里很清楚,等找到了联络图,你肯定会被灭口。我也不想加入犯罪团伙,只想更已领证儿的老公平安生活,是我老爸硬拉着我来的。你和我一时很难相互信任,但可以相互利用,先联手搞到一笔钱,然后想办法逃离这艘赌船。你很聪明,应该能想到,我说的是实话。”

    我在心里合计了一会儿,觉得文晓冉骗我的可能性不大,因为在当前的情景之下,没必要再给我设什么圈套,又在心里想了一会儿,我肯定地一点头说:“好,看在都很喜欢钱的份儿上,我相信你。其实我已经有了搞到钱的目标,胡宝强,原来落到他手里的雅琦,很可能没有死,雅琦在威虎山是管钱的,主要负责清点数以吨记的现钞,绝对是个财神奶奶。我搬离了胡宝强所住客房的隔壁,没法再监视他了,你这就找机会摸摸情况。”

    文晓冉堪称姚翠萍、穆婉秋的结合体,当天就侦查到了雅琦确实没死,但同时侦查到胡宝强没在赌船上。

    “这艘宝印号赌船,隶属于香港无极保健品公司,那帮搞传销的是被贩毒的给涮了。赌船固定航行在日本海,配有多艘轻型的游轮和游艇,将赌客接到赌船上,过完年正月十五才开业,胡宝强趁机找大当家的,要了一艘游艇开出去玩了,雅琦肯定被转移到了游艇上。”

    我想了想说:“过年要搞大联欢,胡宝强负责放鞭放炮,鸭绿江出海口割给曹县之后,咱国家在日本海已无一寸海岸线,就这么两天的时间,胡宝强不可能将雅琦送上岸,今天二十八,最晚后天上午,胡宝强肯定能回来,到时候还会将雅琦藏到赌船上来。过年的这几天,群里没什么人聊天,已经跟二当家的汇报了,你出去帮着忙活忙活,暗中盯着胡宝强什么时候回来。”

    次日一大早文晓冉就出去了,到了晚上还没回来,我只能呆在房间里。过了凌晨12点,群里一个网名叫“鱼村长”的人,在群直播间玩起了群调直播,虽然已经是大年三十了,但直播的内容精彩过ps掉吴秀波的北京台春晚,群里很多人看完地方台的春节晚会,来了群直播间看这场群调直播。


如果您喜欢,请把《智取威虎山》,方便以后阅读智取威虎山【智取威虎山】第二十八章 夫妻裸聊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智取威虎山【智取威虎山】第二十八章 夫妻裸聊并对智取威虎山章节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