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meng

《梦》第十章 人生的枷锁(11)

类别:激情耽美 作者:缅怀 本章:《梦》第十章 人生的枷锁(11)

    梦第十章人生的枷锁(十一)2019-02-10消防通道里的淫情九月十七日星期六迷迷糊糊中,冯可依睁开了眼睛,发现她被周秀雄揽着腰,来到了门口。令她昏沉的大脑刹那间恢复清明的是周秀雄的右手推开了房门,冯可依一阵激灵,一丝不挂的身体已经一半在门外了,一只赤脚踏在坚硬的水泥地面上。

    “呀啊……不要……你想干什么?想把我带到哪里去?求求你,饶了我吧!

    至少,啊啊……至少让我穿上衣服吧!”冯可依惊惶地叫着、央求着,想拼命挣脱,可是刚刚苏醒的身体有些麻木,被不算孔武的周秀雄毫不费力地架到走廊。幸好,寂静的走廊里没有一个人,稍微安心的冯可依不敢大声喊叫,担心引出邻居的窥探,想抵抗又没有力气,只能绝望地被周秀雄拖着前行。

    “夫人,听说你很喜欢打野战,你和弟弟在深夜满大街逛的照片,我是看了一遍又一遍,正巧我也喜欢把人妻当做美女犬来饲养,牵着半裸的人妻,玩暴露游戏是我的最爱啊!不过,像今天这样,带全裸的美人妻去吹风还是第一次,嘿嘿……”周秀雄一边讥笑冯可依,一边把她带到走廊深处的防火通道的门扉旁。

    由于防火通道是在室外,铁制的楼梯镶嵌在墙身上,消防门门一打开,凉爽的秋风便迎面而来,抚上冯可依赤裸的身体。火热的身体被晚风一激,冯可依禁不住地哆嗦了起来,怯懦的眼神飞快地瞥了一眼不远处闪烁着灯火的商业街、隐约闪动的人影,连忙羞耻地垂下头,哀愁地想,他不会是想在这里侵犯我吧……“呀啊……周总,求求你,不要在这里,饶了我吧……”冯可依压低变了腔调的声音,都要哭出来了,拼命地向周秀雄乞求着,可是,等来的只是下流的淫笑。

    周秀雄抓住冯可依的手,用力拉着,沿着铁制的楼梯快速地向下走。楼梯上响起周秀雄的皮鞋“咚咚”的落地声和阶梯“吱吱”作响的声音,冯可依跌跌撞撞地跟在他身后,脚尖点了一下楼梯便被拉向下一级台阶,悬空的脚跟根本没有时间落下。

    怎么办啊!如果有人望过来,肯定会发现的,老天保佑,不要有人过来,不要有人过来……冯可依似乎已经认命了,只能向上苍祈祷。

    “就在这儿吧!把屁股撅起来!夫人,想必你也很想品味一番和自己的老公最得力的下属打野战的刺激感吧!那种唯恐被人发现的紧张会使快感强上几倍不是吗?或者,你不愿意,那我只好把你带回董事长身边,在他眼皮底下把你操得死去活来。嘿嘿……很简单的二选一,选一个吧!”周秀雄下了几层,在一个角度最好的休息平台停下来,把冯可依推到冰凉的铁栅栏上,冷酷地说道。

    冯可依绝对不想再回到熟睡的老公身边,被这个喜欢凌虐人妻的禽兽侵犯,所以说,根本没有选择的余地。

    “啊啊……不要在我老公身边,我,我……听话就是了……”冯可依紧紧抓着铁栅栏,屈辱地撅高了臀部,感觉自己就像被关在永远也逃不出去的牢笼里,羞耻地想道,他们要把我凌辱到什么程度才够呢!又是在老公面前,又是在室外的防火通道上打……打野战……“夫人!想我操你哪里?是骚穴,还是肛门呢?嘿嘿……”周秀雄脱下了裤子,先是用力抓揉着冯可依丰腴高耸的臀部,然后,一边挥舞坚硬的肉棒在弹性极佳、肉感十足的臀部上拍打着,一边在她耳边淫笑着说道,逼迫她自己做出选择。

    “啊啊……啊啊……”冯可依急促地喘息着,只是思忖选择哪个肉洞交给周秀雄凌虐,便令心房狂跳不止、激荡难平,火热的身体被狂炽而起的受虐快感支配着,羞惭至极地在心里叫道,啊啊……不要虐我啦!这么羞人的话怎么说得出口嘛……“夫人,为什么迟迟不做出选择,难道两个肉洞都想要?不行啊!我只有一根肉棒,要不!你上楼把车董喊下来,我们来个3p野战。哈哈……”周秀雄放肆地大笑起来,铁杵般的肉棒随着身体的摇晃,在冯可依的臀部上乱顶着。

    “呀啊……”冯可依羞耻地叫一声,脑袋低低地垂了下去。

    “快点选!夫人,到底想要哪个穴挨操?”巨大的肉棒不住震动着,周秀雄不耐烦地催促着,迫不及待地想要品味一番在露天室外侵犯冯可依的滋味。

    “啊啊……啊啊……我选,啊啊……阴……阴户。”冯可依只得张开嘴,屈辱地说出她的选择。

    “什么阴户?文绉绉的,要说骚屄,我只说一遍,你重复,一个字也不许少啊!尊敬的周总大人,寇盾董事长高贵的夫人冯可依想要她的骚屄被你的大鸡巴操。”“呀啊……太下流了,我说不出口,求求你,饶了我吧!”头摇得像拨浪鼓似的,冯可依实在没有勇气,说出那么粗鲁不堪的话。

    “别磨蹭,快点说!”周秀雄抡起手臂,冲着眼前微微抖动的臀部扇过去。

    “啪啪……啪啪……”“啪啪……啪啪……”清脆的掌掴声在静寂的夜里格外刺耳,白嫩的臀部很快被打成红通通的,最怕打屁股的冯可依娇喘个不停,一双美眸荡出迷蒙的光华,幽幽地叹了口气,打开颤抖的嘴巴,颤声说道:“啊啊……啊啊……尊敬的周总大人,寇……寇盾董事长高贵的夫人冯可依想要,啊啊……她的骚……骚屄被你的大……大鸡巴操,啊啊……”“哼哼……想要我操,我还不稀罕呢!骚穴里面装的都是车董的精液,脏死了,我还是走旱道好了。”说毕,周秀雄将肉棒抵在后庭菊花密不透风的中心,随着一声闷喝,气势汹汹的肉棒撞开了括约肌的排斥,一下子没进肛门深处。

    “啊啊……啊啊……”冯可依猛地仰起头,连忙伸出手捂住嘴,堵住即痛苦又愉悦的呻吟。

    哦……肛门很柔软嘛!简直跟骚穴没什么分别,夫人,看来这段时间,每天都在肛交啊!哦……哦……收缩得这么紧,真是个无可挑剔的美肛啊!“周秀雄一边在冯可依耳旁评价着她的肛门,一边兴奋得直喘,像个血气方刚的小伙子似的,飞快地律动着肉棒。

    “啊啊……啊啊……”虽然在心底暗暗发誓,绝对要忍住,不能产生快感,至少不能表现得太淫荡,也许是在室外消防通道野战的刺激,或是周秀雄一上来便是狂抽猛插,肛门里猛地涌起淫乐的快感漩涡,冯可依只坚持了十几秒钟,便情欲亢奋得无法抑制,毫无办法地被吸进去,沉浸在爽畅无比的肛交美感中。

    “啊啊……啊啊……好舒服,好热,肛门里好热啊!好像融化了,啊啊……受不了,啊啊……”冯可依不知不觉地放下了捂在嘴巴上的手,放浪地淫叫着,心形的饱满丰臀不住向后挺动,配合着周秀雄抽插的频率,奉迎、追逐着带给她无限快乐的肉棒。

    冯可依啊冯可依,你发誓不这么不堪的,怎么这么快就发骚了,他不是你爱的启杰先生,是凌辱你的恶棍!车忠哲说的真对,无论是谁,只要有个大肉棒,都能令你迷醉……冯可依在心中质问着自己,鄙夷着受不了肛虐的自己,可即将踏上快乐顶峰的身体毫不听从理智的指挥,强烈的肛交快感却令她愈来愈迷乱,愈来愈陶醉,只想不顾一切地泄出来。

    “啊啊……啊啊……可依泄了,啊啊……好舒服的感觉啊!美上天了……”这次的高潮来得格外快、格外强烈,冯可依痉挛般的狂抖着身体,剧烈收缩的阴户里迸射出一股股强劲的液流,隔了不长时间,竟然再次潮吹了。

    “夫人,你的水可真多,连续两次潮吹,哦……哦……我也不行了,肉棒要被你夹断了,哦……射出来了,对不起老公的人妻,不贞的骚货,射死你,射死你……”周秀雄面目狰狞闷喝着,猛地向前挺腰,将冯可依撞在铁栅栏上,深陷肛门的肉棒剧烈地脉动着,射出一坨坨浓浊的精液。

    周秀雄让冯可依给他舔干净,瞧着尊贵的董事长夫人一丝不挂地跪在消防楼梯的休息平台上,像个卑贱的女奴甩动红舌、紧缩樱唇,为他清理肉棒的污垢,凌虐人妻的兽欲顿时得到了极大的满足,失去硬度的肉棒又恢复了虎虎生气。

    先是享受了一番美艳人妻高超的口交技巧,愉悦万分地在温暖滑润的嘴巴里射了一炮,待到她咽下去后,周秀雄又让冯可依把肉棒舔硬,然后,抬起她的一条腿,夹在腋下,将肉棒插进暴露出来的阴户里,采取站立的姿势,狂挺腰部,将她身后的铁栅栏撞得响个不停。

    痛快淋漓地插遍了冯可依身上的三处肉洞,周秀雄把瘫软成一团泥的冯可依仍在休息平台上,径直登上楼梯,向她的的公寓走去。

    啊啊……不要走,不要把我扔在这里不管……冯可依见周秀雄越走越远,想到浑身赤裸的自己一个人待在消防楼梯上,随时都有可能被人发现,心中不禁惊恐万分,连忙费力地爬起来,拖着虚弱无力的身体,摇摇晃晃地追去。

    周秀雄走得很快,冯可依根本追不上,随着“咣当”一声铁制的消防门关闭的声音传来,静寂得可怕的消防通道内只剩下冯可依一个人。不顾身体的疲累和双脚的酸痛,冯可依咬紧牙关,加快着上楼的速度,当她筋疲力尽地推开消防门门时,令她失望的是周秀雄并没有在走廊里等她。

    冯可依把赤裸的身子藏在铁门后面,探头探脑地窥视一番,见走廊里空无一人,便快步向自己的房间奔去。房门紧紧地关闭着,心里腾起一股不好的预感,冯可依暗叫一声不好,慌忙伸手去拉,果不其然,房门纹丝不动,已经锁上了。

    冯可依伸出手指,向门铃按去,在将要触到时,就像被烫着了般,慌不迭地把手指缩回去。

    不行,不能按门铃,会把老公吵醒的,怎么办,怎么办,我该怎么办啊……冯可依一边惊慌失措地想着,一边竖起耳朵听周围的动静,唯恐有人突然出现在走廊里。

    要不我还是先去防火楼梯那边吧……冯可依摇摇头,觉得不可行,待在那里永远也回不了家,一旦天亮了,没有穿衣服的自己便会暴露在光天化日下,被人当做有趣的谈资四处传播。

    不过总待在容易暴露的走廊里也不是办法,冯可依还是回到了消防通道,藏在消防门后,眼睛眨也不眨地盯着自家房门,在心中不断祈祷车忠哲或是周秀雄能善心大发,把门打开,让她进去。

    &x2193;&x8bb0;&x4f4f;&x53d1;&x5e03;&x9875;&x2193;&xff48;&xff54;&xff54;&xff50;&xff53;&xff1a;&xff0f;&xff0f;&xff14;&xff57;&xff14;&xff57;&xff14;&xff57;&xff0e;&xff43;&xff4f;&xff4d;寇盾还在睡觉吗?即使门打开了,我回到家后,还是得被他们在老公面前凌辱玩弄吧!算了,不想那么多了,先解决眼前的问题吧!我已经被玩弄得这么惨了,他们想怎样玩我,随便好了,只要别让我待在这里……想到这里,心中忽然一阵激荡,火热的身体冒出性的冲动,冯可依感到她兴奋起来了,感到受虐快感开始肆虐。

    啊啊……好舒服啊……右手情不自禁地抚上了乳房,揉摸起来,双眸飘散、荡出迷蒙光华的冯可依越来越兴奋,左手不由自主地滑向了“滴答滴答”直淌爱液的阴户上,竟然在消防通道里自慰起来。

    就在冯可依沉浸在比以往要刺激得多的自慰中,行将泄身的时候,忽然,电梯的指示灯亮了。电梯停靠的声音惊醒了神魂不知飘向何处的冯可依,她飞快地将手从身体上移开,一边为自己不合时宜的淫行感到羞耻不已、惊愕万分,一边瞪大惊恐的眼睛,看着隔壁壮硕的邻居小伙醉醺醺地从电梯里走出来。

    冯可依目送着邻居掏出钥匙,打开房门,直到“咣当”一声关上,紧张地都要窒息的心才算放下来。再也不敢做别的事了,冯可依不眨眼地盯着自家房门,度日如年地等待着。不知过了多长时间,终于,房门开了,周秀雄探出身子,向走廊深处的消防门招招手,满脸淫笑地叫道:“喂!夫人,光着身子待在外面又紧张又兴奋吧?骚穴湿透了吧?嘿嘿……”顾不得周秀雄的羞辱,冯可依慌慌张张地跑过去,明知道回到鸠占鹊巢的公寓后会再次在老公面前遭受凌辱,但还是拖着被耻辱的火焰炙烤得火热躁动的身体冲进了房门。

    “嘿嘿……老周不愧是玩弄人妻的高手,可依,很爽吧!看你湿的。”车忠哲倚在换鞋处的墙壁,双手悠闲地插着裤兜,看到冯可依被爱液浸湿、晶光闪闪的大腿,嘴角一勾,讥讽地说道。

    “呀啊……别……别看……”冯可依的脸颊刷的一下红到颈项,狼狈地伸出手遮掩着,口中不断溢出急促的娇喘。

    “到底泄了几次身子呢!骚穴已是汪洋大海了吧!可依!不只是我好奇,想必寇盾先生也很好奇,让他看看吧!”车忠哲向依然熟睡的寇盾努努嘴,瞧向冯可依的眼中射出淫虐的寒光。

    “呀啊……不要……”冯可依退了一步,旁边就是虚掩的房门,却没有勇气逃出去。

    车忠哲不由分说,一把攥住冯可依的手腕,将她拖到寇盾睡觉的沙发旁。

    “求求你,饶了我吧……”冯可依压低声音哀求道,惊恐失魂的脸上尽失血色。

    双手杵在沙发前的茶几上,右腿被车忠哲捉住,踏在寇盾熟睡的沙发的扶手上,高劈着股间的冯可依以狗撒尿的姿势在脸上印着微笑、仿佛正在做什么美梦的老公面前,露出被其他男人的精液灌满的阴户。

    竟然在老公面前摆出这么下流的姿势……冯可依羞耻地连连摇头,晶莹的泪珠雨点般落下。

    “车董,你看她这副贱样,像不像一只欠操的母狗?哈哈……哈哈……”“戴上狗项圈就更像了,诶!老周,你在外面操了她几次啊?”“三次,她是我操过的最淫荡的人妻,我们董事长真是可怜啊!被她清纯的外表蒙骗了,还以为妻子多么贞淑,其实娶了一个被操烂了的骚货。”“这就叫有眼无珠,哈哈……哈哈……”“啊啊……啊啊……”随着男人们讥讽的语言和哄笑如钢针般刺入耳孔,颤栗的受虐快感从身体里面腾地冒出来,方才在消防门后的自慰在行将泄身之际被电梯里下来的邻居打断了,火热的身体依然处在情欲亢奋的顶点,冯可依情不自禁地发出兴奋的呻吟声,只是在深爱的人面前摆出这种凄惨可怜的姿势,便令她抑制不住地攀上了快乐的顶峰。

    “嘿嘿……可依,泄了吗?原来仅凭羞耻心便能令你到达高潮啊!”车忠哲瞪大眼睛,无法置信地看着乱抖身体的冯可依,发出惊讶的感慨,然后,像给幼儿把尿那样把她抱起来。

    “呀啊……不要,不要,求求你,放我下来……”见车忠哲抱着比方才的姿势还要下流、还要不堪的自己向寇盾靠近,冯可依羞愤欲死地哀求道。

    车忠哲来到沙发侧面,将冯可依赤裸的股间对准寇盾的脸,慢慢向前探去。

    被男人们的精液和自己的爱液搞得污秽无比的阴户几乎碰上了老公的脸颊,冯可依就如风寒发作一般,剧烈地抖颤着身体,受虐心顿时被撩至极致,冲天而起的快感烈焰彻底将她点燃。

    “啊啊……啊啊……”肛门忽然一紧,巨大坚硬的肉棒一下子捅了进去,一股撕裂般的痛楚向她袭来,同时,冯可依还感到一种愉悦万分的充实感,不禁忘记了压低声音,响亮地呻吟起来。

    被自己高亢的声音吓了一跳的冯可依连忙看向寇盾,见他睡得正香,不由松了一口气。迷蒙的双眸浮起纠结难决的光芒,犹豫了片刻,冯可依深吸一口气,似乎做好了决定,把头向后仰去,在车忠哲耳旁小声地求道:“车董,别离他那么紧,我们去卧室好吗?我……我让你随便操……啊啊……啊啊……”为了不惊醒大醉的老公,冯可依鼓足了勇气才说出献媚的下流话,可是,话一出口,在今晚这种异常的状况下,以前从没有体验过的快感便如世上最强劲的春药,使她发狂,使她不顾一切地想要放纵。

    嘴巴就像闭不上似的,不断溢出淫荡的呻吟,刚刚到过高潮的阴户又开始收缩起来,在消防通道内,周秀雄射进去的精液被挤了出来,“滴滴答答”地落在地板上,冯可依羞愧地扭过头,不忍看事业有成的老公安心大睡的模样,在心中说道,老公,对不起,可依受不了了,实在忍耐不住了,求求你,千万不要醒过来,继续沉睡吧!千万别看可依丢脸的样子……“是吗?好是好,可是现在,我只想在寇盾先生面前操你,哈哈……”车忠哲得意地大笑,将冯可依放下来,让她身体伏低,双手扶住沙发的扶手,然后抱着高高撅起的臀部,飞快地挺动腰部,在紧凑的肛门里抽插起来。

    “啊啊……啊啊……随你好了……”说到这儿,冯可依脸上突地一红,为淫荡得没有底线的自己感到万分羞惭,随后,抖颤着声音求道:“啊啊……车董,可依一定听话,求求你,别吵醒他好吗?”“骚货!只要堵上你的嘴,不让你不停地浪叫,董事长就绝对不会醒的。”周秀雄被眼前血脉贲张的一幕刺激得兴奋异常,一个跨步上去,挥舞着完全勃起的肉棒,用力地拍打着冯可依的脸颊。

    迷离的目光带着些许羞耻、充斥着炙热的兴奋,瞟了周秀雄一眼,冯可依便张开嘴巴,把不住震动的肉棒含在嘴里,时而快速地起伏头部吞吐着,时而伸出红嫩的舌头,去舔最敏感的龟冠,像个温柔的女奴,一心一意地服侍她的主人。

    身后,设下圈套凌辱她的主谋车忠哲正在粗暴地与她肛交,身体左侧,老公的左膀右臂最得力的属下一脸舒服地享受她热情的口交,眼前近在咫尺的沙发上,坐着顺利地举办了上市庆贺宴会而放下重负安心大睡的寇盾,冯可依想到在深爱的老公面前,她被没有人性的禽兽们围住,正在遭受看不到尽头的凌辱,心中一荡,突然蹿出一个令她大吃一惊的念头。

    冯可依用力地摇头,想把这个荒唐的臆想驱散出去,可是,非但没有成功,反而愈演愈烈,想要在老公面前凌辱者们侵犯,想被玩弄得七零八落的,甚至幻想宠爱自己的老公能醒过来,无法置信地看她淫欲勃发、快感连连的下流痴态。

    啊啊……啊啊……好舒服……老公,没想到在你面前被他们操会这么兴奋,啊啊……啊啊……亲爱的老公,对不起,你的可依又要泄了,又要被其他男人的精液覆盖全身了,啊啊……可依泄了,啊啊……老公对不起,对不起,啊啊……若不是嘴巴被粗壮的肉棒塞满了,只怕嘹亮的呻吟声会响彻室内,冯可依发出沉闷的娇吟,剧烈地抖颤着身体,到达了迄今为止最强烈的一次高潮。

    “董事长,董事长,醒一醒,不能睡在这里啊!会感冒的。”周秀雄一边轻唤,一边轻轻地摇动着在沙发上酣睡的寇盾。

    “咦!秀雄?这里是哪?哦……我回来了,是你送我回来的吗?呵呵……可依,真对不起,一时兴起喝多了,下次一定注意绝不过量。”寇盾睁开惺忪的睡眼,看到站立一旁的冯可依,惭然地露齿一笑,连忙保证道。

    “真是的,怎么喝得这么醉?老公,要不要紧啊?头痛吗?”刚刚在饱受凌辱的身体上穿好家居睡裙的冯可依竭力做出平静的样子,扮演着关心丈夫的好妻子。

    “没事,没事……只是头有些晕,睡一觉就好了。”寇盾挥挥手,故作轻松地说着,不过,看他皱起的眉宇,应该不是那么好受。

    “董事长,几小时后,您还要飞往西雅图,早点休息吧!”周秀雄哈着腰,恭敬地提醒道。

    “嗯,我知道了。”寇盾点点头,重若千钧的眼皮又往下垂。

    “我扶您去休息吧?夫人,请问卧室在哪边?”周秀雄上前一步,把寇盾从沙发上扶起来,然后向冯可依捉狭地眨着眼睛,明知故问地问道。几分钟前,就在卧室的床上,他和车忠哲像包三明治似的,一人插阴,一人捅肛,把冯可依干得死去活来,连连求饶。

    “这……这边。”冯可依吞吞吐吐地答道,脸上浮起一团鲜艳的红晕。

    冯可依在前面带路,周秀雄在身后紧随,左手搀扶着闭上眼睛的寇盾,右手则大胆地撩起她的睡裙,一边抚摸着没有穿内裤的臀部,一边欣赏地看着他射进去的精液顺着被搓揉得发红的大腿流下来。

    将寇盾送到床上后,周秀雄施了一礼,礼貌地说道:“董事长,您好好休息吧,我告辞了。”“秀雄啊!今天辛苦你了,可依!帮我送送。”寇盾含糊不清地说着,头一歪,打起了鼾声。

    “是……”冯可依应一声,跟在周秀雄身后,向门口走去。

    “夫人,可能我将要说的话会令你感到奇怪,无法相信,但绝对是我的真心话,董事长,就交给你照顾了,他是个好人,是个无法挑剔的好上司,请一定照顾好他,至于夫人你,我是真的为你着迷,可是遗憾的是,以后不可能与你见面了,再也享受不到你狂野而淫荡的身体了,唉!真是遗憾啊!”周秀雄换好鞋,忽然转过身,诚恳地说道。

    “这个不劳你惦记,寇盾是我的老公,我会照顾好他的,请你不要说那些令人反感的下流话了,我在汉州的一切,请全部忘掉吧!”冯可依冷冷地说道,与不久前的热情如火、骚浪糜烂相比,简直判若两人。

    “俗话说婊子无情,真是不假,翻脸比翻书还快,不知刚才谁求我狠狠地操她,放浪地叫我不要停,嘿嘿……”见冯可依扳起冷若冰霜的脸,不为他淫秽的话语所动,周秀雄讪讪一笑,尴尬地说道:“对了,车董要我跟你说,你潮吹还有失禁的污迹不用收拾,等你搬出去后,马上会有新瞄准的目标入住,好像是个开干洗店的老板娘,据说美艳如花、狐媚入骨,与雅妈妈有一拼呢!”新瞄准的目标?又一个可怜的女人落入圈套了吗?唉……冯可依同病相怜地叹了一口气,为这个没有见过面的女人感到悲哀。

    “夫人,我走了,请一定幸福地生活下去!预祝你的宝宝长得像董事长吧!

    虽然我觉得这太强人所难了。”说过尖酸的告辞语后,周秀雄推开门,向外面走去。就在房门欲关之际,他又转过身子,脸上浮起淫秽的表情,轻浮地说:“夫人,从此以后,做为董事长专属的母狗奴隶,不会有人再调教你了,但是,不要懈怠啊!要保持住高昂的受虐心,全心全意地为董事长的肉棒服务!嘿嘿……”未完待续


如果您喜欢,请把《梦meng》,方便以后阅读梦meng《梦》第十章 人生的枷锁(11)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梦meng《梦》第十章 人生的枷锁(11)并对梦meng章节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