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X

白夕洱(3)

类别:激情耽美 作者:凉鹤 本章:白夕洱(3)

    七x 作者:凉鹤

    我看得见他们舌吻的纠缠,眼神的痴迷,那是丈夫同我做爱时动情的样子,而现在他正用这样的疯狂表情去亲吻另一个女人,

    而他下身坚挺的肉物却一下下狠凿着我,这让我有种错觉:他到底为谁而动情?

    若男人是下半身动物,那么他该是因为和一个女人做爱才会产生激情和兴奋,可他却偏偏不再看同他做爱的女人,而是把目光

    投向另一个女人——青春新鲜的女人,他激情地吻她,抚摸她,唇齿相依,双手相扣,同她进行爱的交流……

    然后,他再从嘴唇滑到脖颈和肩膀,再低头咬住那只熟圆白乳,舌尖环绕乳头又咂咂吸吮——

    我就这样看着我的老公在啃我妹妹的奶,好像他的眼里只有我妹妹的身体,她的白和嫩……而男人的身下还在规律地运动,送

    腰顶臀,实实在在地抽插进我的穴道,肉物浑圆胀大,刺向深肉处,就好像一个丈夫因为生理上的需求不得不同自己的妻子做

    爱,而心和灵魂却在那个年轻的小姨子身上。

    心被扎到底又反弹,我说不好自己到底是什么感觉,从尖锐的痛苦到被他身下蛮力带出带进的快美而模糊了意志,好像在某一

    刻,我的肉体和灵魂也分了家,那种绝妙又不得之的震颤和犯禁激荡的兴奋让我抛开了一切,好像有种力量在背后推着我,推

    啊推,猛地,我一头栽下去,眩晕、紧张、恐惧……转瞬间我觉得眼前什么都不重要了。

    就在陆绍礼的龟棱猛烈地刮磨我肉腔时,那种电流感传输全身,体内汇聚洪流而奔涌,我觉得我身体里的一切都在叫嚣——

    要这个男人!抢这个男人!把他夺过来!他是你的!

    也许就是这种力量促使我逐渐狂狼,骚首摆姿,故作媚态,乱舞腰肢,一双手虽被缚不能动,但声音可以用,模样还能扮,甩

    甩头发,弹起半个身,夹腿收阴,箍得陆绍礼一颤,忍不住回头看我,我贴过去,迷着眼睛哼咛:“老公,我要……给我嘛!

    不要亲她,亲我。”

    陆绍礼嘴角一挑,便把我扶起,我也顺势盘住他的腰,仰着头去接他的嘴——那是舔过白夕白一双奶的嘴巴,舌尖还存有奶

    味儿。

    “嗯……老婆,你的小穴肏得我好爽……老公给你。”

    男人果然是男人,下半身的动物,谁掌握了那根玩意儿谁就掌握了命脉。

    陆绍礼对我温语爱抚,但我知道白夕白是绝不肯罢休的,既然她意识到我的反攻,那么她也一定会再次进攻。

    于是,白夕白开始在我们中间磨磨蹭蹭,伸手去扶陆绍礼的臀,似乎是在捏他的紧臀肌,实则借力使力,朝我身上啪啪撞来,

    好几下,我被那根坚实的肉柱顶到穴腔的眼中心,麻生生地感到有种不适,但陆绍礼却跟发了疯一样,每一下插得又深又暴

    虐,是多年夫妻生活中从未有过的一种刺激,终于,我忍不住叫出声来——“啊,插到好深!啊不行了不行了,我要死

    了!”

    这声音叫得真骚,我都被自己的浪叫吓到了,更何况陆绍礼正入得兴头上,他的肉茎在体内胀得又大一圈,弹跳好几下,我知

    道,这是他要射精的前兆。

    “唔……”陆绍礼及时刹车,汗珠从额角淌到脖子上,顾不得擦了,流淌到胸膛,都肏红眼了。

    “两个妖精榨干我,等沈康回来,我跟他一起玩坏你们两个!”

    “姐夫现在就不行了?”

    白夕白这是激他,陆绍礼哪有不知道的,只是顺着话把她搂住亲:“轮到你了,你看我行不行!”

    说罢,他果然狠心从我体内拔出,挺着水淋淋红通通的硬东西,再把白夕白推倒在我身边。

    我被这突如其来的抽离搞得茫然失措,眼睁睁看身边的白夕白笑着劈开她的腿,陆绍礼再把那根才肏过我的肉茎插进去。

    “啊……阿姐,你看,姐夫在肏我!”

    白夕白故意在我耳边一边叫一边耸腰动身,一颤颤的奶荡着波光,我们并排躺着,脑袋身子并在一处而身下的人却站在她那进

    出抽插。

    “他不是肏你肏了好多次吗,干嘛这么大惊小怪?”我冷哼,起身看陆绍礼怎么肏白夕白。

    “全是你的水……”陆绍礼朝我笑笑,不要脸到丝毫没有一点愧疚,好像在我眼前干另一个女人是那么天经地义。

    “她的水不是也很多?”我带着手铐还去摸白夕白的阴户,很久没有这样摸她,反而觉得新奇,尤其摸到的是二人交接处,那

    粗桩茎身深嵌牝口,掀翻两页粉红嫩贝,肉色淫糜,粘稠热润,确实是细皮白肉的鲜,看得让人心生艳羡,更别说男人插进去

    的感觉,一定爽得不行。

    陆绍礼一边看我摸他们两个的私密处,一边伸手来摸我的脸颊,好像满意我的表现。

    我抬起头看他,他的双眼深而不可测,眉心一蹙,入到根了,我也竖起指尖,拨一下白夕白穴口露出的小肉粒,她忍不住哼出

    声:“唔,阿姐,姐夫……你们弄得我好舒服。”

    陆绍礼大概也肏得舒服,实在是宠那丫头不知怎么宠才好,勾着我下巴微微用力向他身下拉,我知道他是要我给他们两个口

    交!

    若平时,我大概要抽他,可邪淫夹着好奇击溃了我的自尊,我还真顺从了,乖乖地把埋头过去,凑近了,看得那二人的私处更

    仔细,头一次看老公这样入着一个女人的私处,浅浅深深,一挑挑进出,我伸出舌头,先去舔陆绍礼的肉茎,再顺下去舔白夕

    白的阴唇,跟着他们两个人的节奏来来回回,二人爱液溢出,都腻在舌尖,因我实在带着手铐不便,人也就顺势滑下去,抬起

    头,干脆咬住陆绍礼的两卵,他嘶地一声,顿住,慌张拔出来,一下子塞进我的嘴里,马眼精关微张,吐露几注出来。

    我只好吮住,用舌尖抵住龟肉前端,两手箍住茎管而向上螺旋撸弄帮他控制。

    陆绍礼这才大呼一声,从我口中抽出,人晃了晃哑声道:“啊,差点射出来!”

    白夕白此刻已经坐起来看我和陆绍礼亲昵,她没解馋,我知道,还用手时不时抚慰自己私处,晃着白脚趾笑:“姐夫射了,我

    和阿姐就没的玩了,该多没劲!”

    “想你家沈康了?”

    陆绍礼重振雄风,又上前拖她脚踝,捧在掌心里啃脚趾,白夕白一边笑一边去推他,陆绍礼又抱住她亲吻。

    我还从来没见他这么爱过我。

    可来不及发酸,陆绍礼就拉着我的手铐也拖到床上去,一手一个翻过去,要我们趴过去撅屁股,他从后面入。

    白夕白同我挨着,也是屈臂向前,头发贴着我的头发,发出咯咯笑:“阿姐,你看姐夫这渣男得有多大的艳福!”

    这话刚落,陆绍礼就入了进来,他狂风暴雨一般地先入我大概是要为刚才那一下“报仇”,所以插得又狠又准,一下是一下,

    触及穴底又反弹,啪啪作响,再整个抽出,我听见身边白夕白啊地哼了一声。

    陆绍礼又入了她。

    床在晃动,人也在动,我见白夕白时而咬唇蹙眉,时而闭目享受,大概是陆绍礼在玩九浅一深,可就在他玩得尽兴的同时,他

    的手指也并没有放过我,不仅揉插着穴口,还抵住我的菊门,加剧双重刺激。可想这手指比那东西还灵活,他一心二用却又歪

    打正着,所以当他再次扶巨物插过来的时候,我整个人都是欲死欲仙,像是解了渴,饱了肚一样,满足得浑身通透。

    白夕白也注意到我的表情,扭过头亲我,我意乱情迷,一回头同她接吻。

    情津渐浓,我欲念大增,水顺腿而流,整个人忍不住打颤。

    “阿姐……舒服吗?”

    “嗯……”

    “姐夫是不是很好玩?”

    “嗯……”

    “阿姐,以后我们还一起玩姐夫好不好?

    “好。”

    白夕白躺到我身下去嘬垂悬的奶,她咬住我乳蒂的一瞬,一阵电流倏然通过全身,我一边扭着屁股一边拔着身子叫起

    来:“啊,好舒服,我要来了,我不行了!”

    “呃老婆夹得好紧……”

    陆绍礼的肉物便在我穴腔再次激烈跳动,一股激热的液体也喷出来,我禁不住周身打颤,陷入混沌。

    白夕白则立刻钻出来抗议:“啊,姐夫,我也要一半!”

    陆绍礼这才想到什么,狠心拔出,而白夕白也早已袒露穴心迎接他了。

    男人终是男人,精虫上脑的一瞬,来不及细想,肉头冒出白浆也要塞进嫩穴里,利用最后蛮力,狠狠推塞,一边射一边摸着白

    夕白的脸蛋说:“嗯,宝贝真乖,这个礼物喜不喜欢?”

    白夕白挺动小屁股,看看陆绍礼又看看我,笑得很开心。

    **********************Щww diān po18diān Цs

    回头捉虫。

    我宣布这章是本书最没节操之章。

    捂眼遁走~

    </p>


如果您喜欢,请把《七X》,方便以后阅读七X白夕洱(3)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七X白夕洱(3)并对七X章节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